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729章 相見不相識

第729章 相見不相識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0-17 21:22  字數:2513

「那名英國人說的,兩人擁抱親吻,深情對視,女孩兒對他也非常依戀,這都是戀人的標誌啊。好像那男人說,要帶妻子去法國一家醫院看看。」阿普拉說道。

周軒悲喜交加,終於又知道有關苗霖的信息,可是,最悲哀的事情,卻莫過於曾經相愛,卻相見不相識。

裴勝男皺眉問道:「你確定那個女孩兒就是zhàopiàn上的人嗎?」

「不能確定,但有幾分相像。」阿普拉說道。

這就是周軒要找的貨船,只是知道了行蹤,但還是數不清的問號,周軒胸中墜著一塊大石頭似的,每一次呼吸都疼痛無比。

帆船啟動,阿普拉和布卡揮手告別。之後阿普拉給其餘海盜通diànhuà,不可追擊帆船,否則別怪他翻臉無情。

「阿普拉,你瘋了嗎,周軒是隱網標價一億美元購買的大人物,逮著他就發大了!」

阿普拉大吃一驚,「怎麼,他還是國際什麼組織要找的人物?」

「是啊,一個億啊,美金!」

「這個人是我的恩人,我不能傷害他,否則會遭到報應的。」

「海盜還怕報應?阿普拉,你做過多少傷天害理的事情,早就是惡魔了!」

「不管怎樣,我絕對不允許你動他一根汗毛,否則,咱倆沒完!」

「阿普拉,沒人和錢過不去。」對方急了。

「哼,一億美元,那麼多,你也不怕撐死?發在隱網上的,都是秘密組織,咱們小小的海盜可鬥不過他們,就死了那條心吧!」

「說的也對,這樣的好事,確實有點荒唐。」

……

在阿普拉的極力阻攔之下,周軒在公海再沒有遇到海盜,直到夜晚才放慢速度,海盜通常不會到達深水海域。

周軒靜靜的坐在船頭,從艷陽高懸到烈日落下然後又是滿天星辰,一動不動,背影看上去清瘦而又孤獨。

大家知道周軒心情不好,沒人敢勸,苗霖或許還活著,但假如是那樣的話,她已經忘了周軒,並且愛上了別的男人,甘心情願跟著新的丈夫去海中逐浪。

希望你過得好,是一種最為無奈的祝福,周軒所期待的莫不是與心愛的人長相廝守,而不是歷經千辛萬苦,卻發現她的愛慕屬於別的男人。

先是羅雨凝,後是苗霖,周軒全都是真心以對,但他的愛情似乎受到了詛咒,她們都已經走遠了。

「勝男,去勸勸啊!」昆洋提醒道。

「唉,周軒是個內心非常強大的人,這種事勸說無用,得給出時間慢慢消化。」裴勝男搖頭道。

「消化夠久了,去吧,一動不動,把身體都糟蹋了,快去!」昆洋催促道。

「我不,我才不會在這個節骨眼討他嫌,你們就死了心吧,誰願意去誰去!」裴勝男堅決不同意。

昆洋不善於交流,戴維和周軒用英文交流,悲傷的緩解程度就差了,而管清是個孩子,最後,大家的眼光落在溫迪身上,都偷偷笑了。

溫迪招牌式的蹲坐呆萌樣,但這次卻看懂了,搖著尾巴來到周軒身邊。

「溫迪太通人性了!」昆洋幾乎要感動落淚。

「只要舔舔周軒的臉或者手,他的心情就會好許多。」戴維是無限期待。

「溫迪,加油。」裴勝男暗中鼓勁。

「嘿嘿,俺調-教出來的狗嘛!」

管清得意洋洋的仰著臉,接受大家的讚歎。

然而,接下來一幕卻讓他們想把溫迪給踢海里去,它來到周軒身旁後,什麼都沒做,而是蹲在他身邊,成為另外一個雕像!

「這條傻狗!」裴勝男扶額長嘆,勸說計劃破產了。

溫迪呆瓜似的陪著周軒在船頭坐了一夜,等朝陽升起,身心疲憊的周軒躺在船頭睡著了,溫迪則將頭靠在他的身上,為他擋住直面吹來的海風。

「咱們該往哪裡開啊?」昆洋撓頭問道。

「這還用說,當然是去歐洲!」戴維說道。

「你又不是周軒,怎麼能知道他的想法?」戴維不以為然,反問道。

「我們都是失去過摯愛的男人。」

戴維的話讓昆洋一愣,沒說的,帆船由亞丁灣直奔曼德海峽。

周軒是被張磊的diànhuà吵醒的,頭腦還在發脹,只聽張磊高興的說隱網上的信息已經撤銷了,暫時安全了。

哦,周軒隨口答應一聲,這並不代表魅影組織的放棄,而是擔心太多人參與進來,被其他研究機構發現了周軒的秘密。

「你現在是想要去英國嗎?」張磊問。

「或許要在法國停一下,我遇到了一個索羅裏海盜,看到了那艘貨船,還有個很像苗霖的女孩。」周軒解釋道。

「唉,你這條路走得太艱辛了。」張磊感慨道,突然反應過來,「什麼,索羅裏海盜,你還和他們交談了?」

「比較巧,我剛好救了他的兒子,並沒有太為難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好吧,算你命大。」張磊diànhuà那頭略微停頓,又問道:「周軒,世界都快被你找了一個遍了,什麼時候回來?」

「哪天累了,就回去了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嗯,保重。」

放下diànhuà,張磊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下來,為了愛情,周軒走上漫長而又曲折的尋妻之路,最後的結果不一定圓滿。搖搖頭,張磊在回家的路上給媳婦買了一束鮮花,回去後感慨人生最難的不是過去和未來,而是珍惜眼下的幸福。

不過,妻子卻體會不到張磊的心境,總覺得他做了什麼虧心事,覺得他私藏了獎金,在家中翻了個底朝天,還真就找到幾百塊錢,兩人吵了一架,氣得張磊回辦公室睡覺。

進入紅海之後,海上的風浪非常平穩,沿途補給便利,昆洋便不吝嗇動力前行,推進的速度很快。

在補給燃料時,不少人認出了周軒,興高采烈打招呼,這段行程也是裴勝男發表文章最為密集的一段,卻引來虞江舟的不滿。

「勝男,軒處境很危險,你不要再頻繁發文章了好嗎?如果實在想要發,可以延後,讓別人掌握不住你們的行程路線。」diànhuà里,虞江舟差點就要翻臉。

「我又不傻,但是我不發,不代表沿途國家的粉絲不發。不信,你上,最先公布消息的從來不是我。」裴勝男據理力爭。

「隱網的消息好不容易撤了,你非得把軒往火坑裡推嗎?」虞江舟質問。

「什麼隱網?」裴勝男迷糊了,她從來沒聽說過這個地方,更沒有聽周軒提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