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728章 別人的妻子

第728章 別人的妻子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0-17 21:22  字數:2446

你是?周軒問道。

海盜頭嘆口氣,將蒙面方巾摘掉,露出一張布滿滄桑的臉,左腮邊還有一道醒目的疤痕。周軒看相出身,此人與布卡有神似之處,再看孩子的表現,心裡也就猜了個大概。

「布卡,我是爸爸,布卡。」海盜頭柔聲道,布卡卻不理他,然後整個人便被拉扯過去,卻伸開雙臂要找周軒。

父子重逢,周軒沒有阻攔。

「兒子,爸爸每天流的的淚水比大海都多,思念你的次數比星辰都多。感謝你還活著,我的布卡!」海盜頭流淚了,踢打過布卡的那名跟班小弟,嚇得不敢從海里上來,沒想到這個孩子還有這樣的身份。

「我的爸爸是漁民,不是邪惡的海盜!」布卡哭泣道。

「等你長大了,就會懂得。」

「也去做海盜嗎?」

面對兒子的質問,海盜頭無言以對,只是抱緊兒子的手不敢再鬆開,周軒最為了解這種感受,失去過一次更害怕失去。

「你們都下去,我要跟周軒談談。」抱著布卡的海盜頭命令道。

下帆船並將快艇遠離,留出了絕對的空間。

「真沒想到,你救了我的兒子,我還以為,以為……」

這名海盜頭,本名阿普拉,原本就是漁民,和家人過著拮据平淡而又幸福的生活。但是戰亂讓這個與世無爭的家庭變得支離破碎,先是母親病逝,然後又是父親在交火中被打死,妻子也死於疾病,阿普拉和唯一的兒子布卡相依為命。

在一次打漁中,與阿普拉結伴同行的漁船隊遇到了海盜,打來的魚連同船隻全都被搶走,所有漁民被推下大海。阿普拉憑藉堅強的體魄和對兒子的思念,在海上漂流一天一夜,奇蹟般的活了下來。

看到坐在大門口睡著的兒子,阿普拉躲到一旁失聲痛哭。

「從那以後,我發誓,一定要讓兒子過上好日子!」阿普拉咬牙道。

「然後你發現海盜是來錢最快的行業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是!」阿普拉毫不隱瞞,又說道:「我加入了海盜隊伍,分了不少錢,還分配了屬於自己的快艇。原來的頭目在聯合打壓下死了,我便接管了隊伍,由於wǔqì裝備不夠,不敢打劫大型船隻,但也讓兄弟們都過上了富裕的日子!」

周軒面無表情,要說阿普拉開始是被逼無奈,但以後的日子便是貪慾膨脹,還想要得到更多。結果獨自守在家中的兒子就被騙走了,淪為童軍,甚至還因病重險些被活埋。

聰明的布卡從蒙臉人的說話中就聽出了熟悉的聲音,卻大失所望,他也知道海盜的意義,專門在海上打劫過往船隻,這是一個不光彩的行業。

「布卡一定是皮丘普他們的人乾的,海賊王死後,他的呼聲最高,卻被我擊敗,因為懷恨在心,對我的兒子下手。童軍,那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,多少孩子還沒訓練出來就已經死了!」

說到這裡,阿普拉留下悔恨的淚水,正因為兒子無人照看,所以才會讓對手有可趁之機。失去了兒子,阿普拉幾乎要瘋了,失去了奮鬥的意義,不知道所有的忙碌是為了誰。

「爸爸,你不要做海盜了好嗎?」血濃於水,布卡終於肯面對父親。

「兒子,不做這行,光是打漁是沒法讓你過上好日子的。」阿普拉憐愛道,眼中全是柔情。

「難道你做海盜從來沒賺過錢嗎?」布卡又問。

這個,阿普拉回答不上來了,他已經有了一筆不小的積蓄,足可以讓布卡在索羅里過上溫飽日子,但他還有更多想法,希望兒子移民發達國家,接受最好的教育,然後成為上流貴族。

「阿普拉,我還要遠行,看在布卡的面子上,就不要為難了吧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真是非常抱歉,你救了我的兒子,我願意將大部分積蓄作為回報饋贈您!」阿普拉轉變態度,對周軒畢恭畢敬。

「誠實講,即便我窮困潦倒,也不敢花你這份錢。」周軒大有深意。

阿普拉麵露愧色,但也沒有表態,將來怎麼做,去做什麼,都得深思熟慮。

隨後,海盜船成為護送隊,一直將周軒等人送出去很遠,達到了快艇遠航的極限,這才告辭。

布卡萬般不舍,但找到了父親,也就不再糾纏周軒,和管清說著話,商量長大後要去彼此的國家探望對方。

「周先生,聽說您來索羅里是找人的?」臨別時,阿普拉問道。

「不錯,我的未婚妻。」周軒摩挲zhàopiàn。

阿普拉看了兩眼,問道,「能讓我看一眼嗎?」

「當然!」

「這個姑娘看上去非常聰慧,看她的眼睛多麼亮啊,我倒是見過和她差不多的一個,但是痴痴傻傻,完全是兩個人。」阿普拉說道。

「你真的見過她?」

周軒心頭一動,一把握住阿普拉的手腕,力道之大,令人吃驚,阿普拉很快就判斷出,眼前這個亞洲男人其實是個練家子。

「不能確定是她,那天來了一艘貨船……」

「私人的小型貨船對不對?」周軒連忙問。

「是的,說是從馬來西亞過來的,船主是名英國人,三十歲左右,看起來也很英俊……」

嗡,周軒的大腦一片空白,耳邊嗡鳴作響,拚命拉住即將潰散的神識才能讓自己看清,聽清,深呼吸一口氣,問道:「那麼,那個女孩兒呢?」

「女孩兒是她的妻子,看起來有些精神障礙,眼神非常獃滯,穿著運動裝和運動鞋,頭髮比zhàopiàn上要長,垂在脖頸處。」阿普拉細細描繪,周軒的血液循環加速,心臟要從喉嚨里跳出來,「但是,他們夫婦二人還是非常相愛。」

「他們為什麼要來索羅里,又去往了何處?」周軒問。

「他們的貨船被我lánjié了,船上是一些糧食和藥品,憑個人的力量來資助這裡的窮苦人。我看他心地非常善良,也沒有什麼朋友和家人,所以卸下貨物後就將他們放走了。」阿普拉說道。

「後來呢?」

「那個,糧食和藥物我們留下一部分,其餘的分給村莊里的人了。」阿普拉不好意思道。

「我是說他們後來呢?」

「英國人說是還要帶著妻子遠行。」

阿普拉口口聲聲說他們是夫婦,讓周軒的心承受無數次鋼針的刺痛,「你怎麼知道他們是夫婦?」js3v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