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720章 槍聲響起

第720章 槍聲響起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0-15 13:38  字數:2461

周軒抬頭看了下,笑了,「別說,這裡比你們家還破舊。」

此處不接受預定,其實也從來住不滿,進入昏暗發著霉味的酒店後,倒是可以隨便挑房間。

價格有點偏高,但相比較阿拉伯塔酒店,已經是微不足道。

為了安全起見,五人只要了兩個房間,昆洋和戴維一間,周軒和裴勝男管清一屋,這裡不限制狗的出入,溫迪四處亂跑也沒人攔著。

房間非常簡陋,三張床一字擺開,上面的被子還沒有疊起來,白色床單上有洗不掉的huáng色痕迹,鼻尖也充斥著酸臭的味道,總感覺哪個角落裡有正在腐爛的死老鼠。

「只有我一個人覺得這裡沒法住嗎?」裴勝男皺眉道。

「比起墳地強點,但是俺剛從迪拜回來,好像也覺得沒法住人,嘿嘿。」管清撓著後腦勺笑了。

而看過房間的戴維和昆洋也大呼小叫的找到周軒,戴維還裝作要哭的模樣,「周軒,你是不是故意折磨我們,從天堂落到了地獄?」

「讓大家受苦了,真的對不住。」周軒抱拳道。

昆洋擺擺手,「是兄弟不說兩家話,周軒,你在這裡等著,我去聯繫保安隊。連個孩子都能持槍,這裡安全毫無保障啊。」

「我和你一起去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不用,你長得太帥,出門扎眼,我自己去就好。很快就能回來。」昆洋仗義道。

「那好,不要還價,另外保安隊人數也要多一些,最好二十個人以上。另外,咱們也要配備一些必要裝備。」周軒叮囑道。

「嗯,都記下了。」

「那快去快回!」

昆洋轉身就出去,溫迪卻主動跟在後面,他走哪裡跟到哪裡,不由心頭一暖,蹲下身親吻了下它的額頭,「好姑娘,真是遭人疼,知道我出去有危險了對嗎?」

嗚嗚。

「在家等著,我很快就回來。」

昆洋拍拍溫迪的頭,走下樓,然而溫迪卻看看周軒,徑直跟了過去。昆洋趕不動,也只好帶它一起去。

「溫迪能把人心給暖化了,哪裡有危險就往哪裡沖。」裴勝男感嘆道。

「所以說,它的主人才可惡,這麼好的狗狗都扔掉。」管清鄙夷道。

在房間等了兩個多小時,還沒有消息,撥過去diànhuà之後,昆洋說已經找到了人,正在聯繫,這才放下心來。

還不到當地十一點,fúwù員過來通知說是午餐已經好了,裴勝男擺手說不餓,卻被告知,如果現在不吃,那可就要等到晚餐了,期間不tígòng任何食物,除了涼水。

「隨便吃點吧,記得給昆洋留一份。」周軒說道。

住宿條件差,伙食也很一般,每rénmiàn前一個大盤子,上面是米飯肉和蔬菜的混合物,甚至還有意麵,而且每盤邊緣都有。

「喂,只有刀叉,怎麼吃米飯啊?」裴勝男皺眉道。

「哦,勺子自己去取,在消毒櫃里。」fúwù員耷拉著眼皮說道,反正不怕得罪客戶,該來的客人總會來,不想來的,這輩子就見一次面。

看著難看,吃著味道還可以接受,酸甜苦辣咸都有,居然綜合在一起吃起來還很順口,或許是將要求降到了最低。

正準備回房間,突然砰的一聲,然後飯廳玻璃碎了,落了一地。周軒連忙拉著裴勝男躲在桌子底下,等到槍聲停下來,連忙躲到柱子後面。

槍聲還在持續,轉頭看去,周軒很詫異,fúwù員表現得非常淡定,還有一rénmiàn無表情的走到餐桌去收拾衛生。

抱著餐具經過周軒等人時,fúwù員鄙夷道:「只要不衝進來,一般死不了的。」

「玻璃已經被打爛了!」裴勝男不可思議道。

「又不是你的腦袋。」fúwù員翻著白眼走了,裴勝男氣得想要追過去,但又怕子彈打過來,站著沒動。

槍聲密集起來,從聲音判斷,就發生在不遠處,持續有玻璃落下來,還有頭頂掉落的灰,室內的塵土也被捲起,如果不是fúwù員鎮定自若,周軒一定會帶著大家逃離此地。

槍聲開始變得稀疏,周軒趁機帶著大家返回房間,安頓好後,說道:「你們在這裡等著,我去門口迎下昆洋。」

「軒,不要啊!」裴勝男立刻拉住了他。

「我會小心的。」周軒鬆開了裴勝男的手,戴維要跟著,也被他拒絕,「勝男和管清交給你了,我很快就會回來。」

獨自一人走了出去,這回fúwù員的表情終於起了變化,「嗨,你要去哪裡?」

「大門口!」

「你不要命了嗎,這裡常有衝突,只有在室內才是安全的!」fúwù員提醒道。

「可是,我的朋友還在外面!」

周軒堅持往外走,fúwù員跑到前面攔住了他,「不要做傻事,槍戰很快就會結束,但這個時候你出去,有可能會成為攻擊的目標。」

「多謝你的好意,但我不能置朋友於不顧。」

周軒拱手道謝,fúwù員聳聳肩膀,說了句等一下,然後從吧台後面取來一把槍,遞到周軒手上,「先拿去用吧,弄壞了要扣你錢的!」

「呵呵,謝謝!」

fúwù員呲牙一笑,等周軒走出去,摸了摸自己的臉,搖頭感慨,「天,我都多久沒有笑過了。」

從大門口方向看,街道上冷冷清清的,周軒小心挪動不乏,突然三個人跑了過來,連忙閃身躲在牆後面,好在他們的目標並不是自己。

酒店的牆不到兩米,牆根處堆積不少雜物,周軒踩在上面慢慢探出頭去,看到一些身穿士兵服裝的人向著不同的方向奔跑,想像中血流成河的場面沒有看到,這場槍戰更像是對立性的示威。

不到一分鐘,大街上便一個人也沒有了,周軒這才走了出去。

穿過一條街,可以看到幾個孩子正蹲在地上漠然的捻動手中的石頭,小賣部的老闆站在門口看著他,希望能去他的店裡消費。

還有兩個三十歲左右的人正交頭接耳,不時打量周軒手裡的槍。兩人眼神不善,周軒加快了步伐,可是二人卻揣著兜不緊不慢的跟在後面。

經過一處被炸平半個院子的住所,這裡是其中一名年輕人的家,他閃身進去,等周軒再看到他的時候,手裡已經多了一把槍。

與其目光對視,其中一人壞壞笑了兩下,追趕的步伐更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