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715章 最貴的拉麵

第715章 最貴的拉麵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0-13 12:35  字數:2459

周軒呵呵笑起來,抬腿就走,把丁衛笑急眼了,急忙上前阻攔,手指尖幾乎要觸碰到他的鼻子,「周軒,我可告訴你,哥的幸福就在你手上,是兄弟就幫哥哥一把,這次,我是認真的!」

「拿開!」周軒笑著把手指扒拉開,「這麼說吧,我不去,靚妹不見得會做你女朋友。但是,我要去了,她能嫁給你當老婆!」

說完,周軒進入浴室,還將門給鎖了,丁衛愣了一會兒,過去擰不開,拍打著門問道:「什麼意思啊,你給我說清楚啊!」

沒有回應,丁衛拉過一把椅子想要坐下,死沉死沉的,沒拉動,乾脆蹲地上,仔細琢磨周軒的話,半天拍了下腦門,「嘿,周軒這傢伙,怎麼又把皮球踢給我了,現在為難的是我啊!」

當老婆?丁衛搖搖頭,沒想過!

進到浴室的周軒突然有種回到家裡的感覺,洗手台上全都是名品清潔以及護膚用具,雪白的毛巾整整齊齊的擺在觸手可得的地方,就連浴袍掛放的位置都和家中一致。

周軒黯然失色,原來,苗霖也來過這家酒店,並且非常喜歡,以至於家中裝修都有此處的痕迹。

用手撥弄浴池中的水,清澈的溫水從指間划過,恍惚間看到苗霖正躺在浴池中,將水撩在自己身上。周軒眼圈一紅,差點落淚,嘆口氣,慢慢躺了下來。

正對浴室是一面環形落地玻璃窗,可以看到室外風景,會讓沐浴者有種置身自然的美好感受。

客廳里已經傳來說笑聲,大家已經換洗一新,周軒也裹上浴袍走出來。

「軒,晚餐就在客廳里吃吧。」裴勝男建議道。

「大家什麼意見?」周軒問道。

除了丁衛,每個人都極力贊成,這樣吃飯有家的感覺,丁衛撇嘴道:「唉,沒人顧忌經常在家吃飯人的感受。」

「小丁,把凳子搬好。」昆洋開始指揮。

丁衛的臉騰地一下就漲紅了,他可是首陽浩宇集團老總的獨生子,誰見了他不客客氣氣的,不悅道:「你個野人瞎指揮個屁啊,不是有管家嗎?」

「莫名其妙,你年紀小,不該你來幹活嗎?」昆洋反問道。

「當野人太久了吧,連規矩都不懂!」丁衛還在惱羞。

戴維不懂中文,看氣氛不對,湊過來打聽道:「發生了什麼事?」

「沒什麼!」昆洋擺擺手。

「哦,那就好。」戴維點點頭,又說了句讓丁衛吐血的話,「小子,擺好椅子,大家要吃飯了!」

看著丁衛的窘迫,裴勝男笑彎了腰,「我來吧!」

周軒則將丁衛叫到一旁,笑道:「衛哥,別生氣,昆洋和戴維都是經歷過生死的人,不能說是看透人生,也是不拘小節,放鬆點。」

「好吧,誰讓他們是你的死黨呢。」丁衛不情願同意了。

落座時,丁衛想坐到周軒旁邊,昆洋晃著膀子把他擠開,於是走到另外一側,戴維早就不客氣的坐下來,只能坐到對面,老大不開心。

開始點菜,這裡有來自全世界的頂級大廚,只有你想不到的,沒有做不了的。什麼松露魚子醬皇家披薩咖喱,甜點是巧克力凍。

且不說每樣食物都加入了可以使用的金箔,最多的一份高達九克,就是擺盤的水果也來自於拍賣的珍惜水果,平均每一口一千塊錢。

只要大家開心,可以嘗試一次,即便是不免單,周軒也承擔得起,輪到了丁衛,管家客氣問道:「先生,請問您想要吃點什麼?」

「隨便!」丁衛沒好氣道。

「衛哥,又不是小孩子了,鬧什麼情緒,快點。」周軒笑道。

「拉麵!有嗎?」丁衛斜著眼睛故意為難,大家直搖頭,然而,管家卻從容道:「有的。」

「這也行?多少錢一碗啊?」丁衛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來。

「五千美元!」

所有人都大吃一驚,一份拉麵三四萬!丁衛嚷嚷道:「你們在裡面放一斤黃金嗎?」

「哦,拉麵里並沒有黃金,不過我們採用藍龍蝦面,配以頂級牛肉,鑽石級的松露,還有現熬制的新鮮鵝肝湯。另外,配有十二樣可口小菜,有香檳泡過的鮑魚,還有白蘭地腌制的……」管家隨口就來,這麼貴的拉麵也是常有人吃。

丁衛實在是聽不下去了,造孽啊,「我現在成了大觀園的劉姥姥,被倆野人瞧不起,還不知道一個茄子得用十幾隻雞來配!」

「那我們點的飯菜得多少錢一份啊?」裴勝男小聲道,從拉麵價格就知道了,一定都貴的離譜。

「咳咳,來了就別後悔。」周軒也有些心疼,只怕是這頓飯十幾萬打不住了。

「周軒先生,您要不要嘗嘗我們這裡的特色菜品?」周軒還沒有點菜,管家禮貌問道。

一定很貴!周軒正想要拒絕,外面傳來敲門聲,打開門一看,是南宮新月的工作人員,裴勝男瞪起眼睛,「你來幹什麼?」

「南宮部長對於剛才不禮貌行為表示道歉,讓我給英雄狗狗送來一個套圈當禮物。」工作人員連忙解釋道。

二話沒說,管清跑過去拿來就給溫迪換上了,溫迪脖子上還是在南極掙斷的那隻,皮質已經僵硬了,還有一截鎖鏈,難看又不舒服。這個柔軟輕便結實,而且還有鉑金鑲鑽鎖扣,很配溫迪的身份。

丁衛送的手錶,還掛在脖子上,光是溫迪的行頭就能賣上百萬,可能是天底下最貴的狗了。

「多謝南宮部長了,都是同一血脈,沒有什麼過不去的坎。」周軒笑道,冤家宜解不宜結,也沒必要跟一個女人爭執到底。

「周董,還沒開飯吧?我們南宮部長想請您去她那裡吃飯,不知能否賞光?」工作人員問道。

「哦,這就不必了吧,我們已經點的差不多了。」周軒推辭道。

「您一個人過去就好了,這一桌也算是我們部長請客。」

工作人員連忙解釋,眼巴眼望看著周軒,言外之意,女上司不好伺候,千萬過去賞個臉,哪怕見面就走呢,他也完成了任務。

周軒想了想,還是同意了,道歉未必是真心,但是南宮新月一定有話要對他講,而且還不希望別人知道。

,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!

本站重要通知: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,無廣告、破防盜版、更新快,會員同步書架,請關注微信公眾號我會告訴你,小說的是扒書.網么?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