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713章 尖酸刻薄的女人

第713章 尖酸刻薄的女人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0-13 12:35  字數:2400

南宮新月氣憤難忍,她與酒店之間是口頭信用,長此以來都是如此,而且從未拖欠過費用。今天居然被半路殺出來的一個愣頭小子給搶了最大套房,一口惡氣堵在胸口,像是扣著一個厚重的大碗,讓她有窒息之感。

「南宮部長,一件小事而已,不要生氣。」工作人員連忙勸說道:「酒店說了,除了最大的房間,其餘都隨便您挑選。」

「那就換一間吧,同樓層總要碰面,不好撕破臉。」南宮新月壓住火氣,今天可以說是諸事不順!

「那個,最後的三間套房都被周軒訂走了,酒店的意思是其他套房隨便挑選。」工作人員戰戰兢兢,還往後退了兩步,他已經感受到火山爆發的炙熱感。

「什麼?讓我去跟平民擠一個樓層?」

南宮新月握緊拳頭,修長白嫩的手指嵌入肉里,刺痛了神經,也壓彎了指甲。

工作人員沒敢吭聲,且不說在這裡居住的最低消費,大廳里參觀一圈也不是平民可以接受的價格。對於他而言,能在這座酒店任何房間有個住所,就可以讓很多人羨慕了。

「都欺負我。」南宮新月喃喃自語,將眼中的潮濕使勁憋回去,深吸一口氣,換上平時淡定的口吻,「算了,去別的去處吧,迪拜也不是只有這一家豪華酒店。」

是!工作人員如蒙大赦,低著頭陪南宮新月離開,剛拐過彎,突然衝過來一物,南宮新月不提防,嚇了一跳,失聲尖叫。

是一隻狗!

處變不驚是商場成功人士的共性,何況是南宮新月這樣的大集團高層管理,只是她心情鬱悶,再加上家庭和事業的壓力以及計劃被打亂,煩悶到了極點。

仔細一看讓她失態的傢伙,南宮新月驚訝到了極點,不可思議道:「天哪,這可是伯塔酒店,居然帶狗進來?」

「南宮部長,我們會有專人看護的。」管家也認識南宮新月,客氣解釋道。

「好吧,我不多說什麼,咱們走。」南宮新月揉著發脹的太陽穴,踩著高跟鞋往前走,然後卻聽有人喊,溫迪!

「誰?」南宮新月停下腳步。

卻見那隻討厭的狗停到一個丑孩子跟前,還在搖著尾巴,南宮新月簡直要氣蒙了,「怎麼都不說話,剛才誰叫我?」

「俺在叫狗呢!」管清鼻口朝天的說道。

「你這孩子怎麼這麼沒教養?」南宮新月火大了,上前質問。

「你才沒教養呢,俺喊俺的狗,關你什麼事兒啊!」管清摟住溫迪的脖子辯解道。

「你明明在喊wendy!」

「對啊,這隻狗就叫溫迪!」

你!

南宮新月只覺眼前發暈,視力有些模糊,只看到一隻傻狗歪著腦袋看她,擺出一副與世無爭的呆萌相。

「我們南宮部長英文名字就叫wendy!」工作人員連忙扶住南宮新月,不滿解釋道。

嘿嘿,裴勝男等人不禁偷笑,南宮新月卻更生氣,指著管家說道:「去,把你們王子叫來,就說我來了!我倒要問問,一個七星級酒店,怎麼可以讓這樣的,狗,進來!」

「部長,請您不要為難我。其實,只是個小小的誤會。」管家客氣調和矛盾。

「他們在罵我,你還說是小誤會?你不去是嗎,我有他的聯繫方式,我來打!」南宮新月說著就翻包找手機,沒找到,這才想起來在工作人員手裡,瞪了一眼,拿來!

工作人員一哆嗦,手機居然掉在地上,不至於摔壞,但更令人尷尬。南宮新月彎腰正要撿,突然一隻狗頭出現在臉龐,嚇得一屁股蹲在地毯上,然後看到溫迪叼起手機往她身邊靠。

啊!啊!南宮新月手腳並用,「你個畜生,給我滾開,滾開!」

「溫迪,回來!南宮部長,不好意思,讓你受驚嚇了。」周軒上前,將南宮新月扶起來,她卻厭棄的將周軒推開,「別碰我!」

裴勝男有點想急眼,被周軒攔住,還是嘟囔了一句,「吃嗆葯了啊,有什麼了不起的!」

好容易站起來,手機還在溫迪嘴裡叼著,不提定製款的價值,手機通常為私人用品,還讓狗給叼了,南宮新月氣不打一處來,「你們把狗當爹當兒子隨你們便,在家怎麼慣著也隨便,但是,不要忘了,對於別人來講,它就是個充滿危險性的畜生!」

「說什麼呢,這話也太難聽了吧?」裴勝男惱了,不顧勸阻衝上前去。

「事實就是如此,你們不按規矩出牌,就要受到譴責。這隻狗帶了疾病怎麼辦,咬了人要壞了東西怎麼辦?」南宮新月質問道。

「溫迪在澳大利亞就接受了檢查,並且打過了疫苗,是只乾淨的狗!」

「我不和你爭辯這些,麻煩把手機給我。」南宮新月還在嫌惡溫迪,「真是晦氣,計劃全被打亂,你們這些小人物根本不知道成功人士的時間寶貴!」

管家連忙去處理手機,少不得擦拭乾凈並且消毒處理,等回來時,就成功人士素養問題,以及寵物在主人和他人眼裡區別的問題,裴勝男和南宮新月已經吵起來了。

來酒店的人,莫不是謙謙紳士和優雅淑女,管家歷人無數,兩個女人激烈爭吵的場面還是頭一回見到,有些束手無措。

「南宮部長,我們的狗嚇到你,我道歉。」周軒將裴勝男拉到一旁,誠懇道。

「早幹嘛去了?」南宮新月不依不饒。

「喂,你知道他是誰嗎?」裴勝男在周軒身後墊腳尖問。

「周軒啊,那個嘩眾取寵賺眼球的臨海人。呵,我見過各種各樣的人,也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