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711章 享受紙醉金迷

第711章 享受紙醉金迷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0-12 01:42  字數:2634

笑聲都很誇張,這是他們驅散心頭鬱悶的一貫方式。

過了寶石之國,周軒沒有直接開往索羅里,按照原定計劃,沿著海岸線安全行駛。

天氣一直不太好,每天都要下幾場雨,讓每個人的心頭都籠罩一層陰影,談笑也變得牽強起來,最後都保持沉默,誰也不多說。

只有溫迪如故,蹲在地上歪著腦袋看看這個,瞅瞅那個。

「我決定了!」這天,天色放晴,周軒宣佈道。

「什麼?」大家饒有興緻的看著他。

「今天天氣不錯,咱們去迪拜盡情玩上兩天再走!」

除了裴勝男,其餘人都歡呼雀躍,昆洋笑道:「周軒,這回想開了?迪拜可是得花大價錢的,你知道,我可是身無分文,連衣服都是你送的,哈哈!」

「那個,我在英國的財產也不足以去迪拜消費。」戴維訕笑。

「全部由我來買單。大家跟著我出生入死,在帆船上睡不好吃不好,無以回報,那就用最俗的方式享受一把,體驗一下紙醉金迷的生活。」周軒笑道。

「我不去!」裴勝男高聲嚷嚷道。

「裴阿姨,又不用你花錢。」管清笑道。

「周軒這是計謀,他想把咱們都灌醉,然後自己去索羅里,大家千萬不要上他的當!」裴勝男據理力爭,這個觀點或許成立,大家都沉默了,難保周軒不是這個想法。

「呵呵,你們要不去,就在帆船上等著我。」

周軒才不解釋,眯著眼睛曬太陽,感嘆今天真是個好天氣。

昆洋和戴維碰頭商量了下,不以為然,都睜大眼睛看著,實在不行把周軒灌醉,還怕他一個人跑了?

去!當然要去!

裴勝男還在堅持,自己絕對不會下帆船,就在上面等著,周軒笑了,「呵呵,你不怕我再買一艘帆船?」

「啊?軒,不帶這樣玩的!」

哈哈哈,笑聲灑滿海面,裴勝男抗議無效,帆船向著阿曼灣駛去。監測到這一動向,虞江舟立刻打來電話,「軒,怎麼改變了航程?」

「先去迪拜玩兩天。」周軒不隱瞞道。

虞江舟又生氣又好笑,「你倒是想得開!我在家累死累活,你卻在外面瘋玩。」

「呵呵,等我回來,一定帶你也來這裡。」

「我才不稀罕,早就去過好幾次了。去迪拜的,哪裡人都有,還是住伯塔酒店吧,那裡的安全保護是一流的,我也放心。」虞江舟叮嚀道。

「好,離海岸也近些,方便停靠帆船。」周軒表示同意。

傍晚時分,帆船由阿曼灣進入波斯灣,距離伯塔酒店還有一個兩個小時的行程,裴勝男還是咬緊牙關,堅決不下船。她認為,勝清號雖然打了一些補丁,但性能依然是優良,而且下海之前,在臨海進行過特殊的改裝,周軒再買新的帆船,未必就有這個順手。

本想直接開到伯塔酒店,但帆船還要接受檢驗,於是靠著碼頭而去。遠遠的便看到了建立在人工島上的海中酒店,也是全世界最為奢華的酒店,沒有之一。

昆洋和戴維早就伸長了脖子張望,連管清也瞪大小眼睛,嘖嘖稱讚不已,光是這帆船造型就已經是別出心裁了。

令大家比較佩服的是,愛財的裴勝男在這方面定力最強,咕咚咚咽著口水,卻死活不肯從帆船上下來,無論怎麼催促,都是那句話。

「你們去玩兒吧,我就在帆船上等著!」

「勝男,別掃大家的興緻,快下來。」周軒招呼道。

「絕不!」裴勝男咬緊牙關。

此時碼頭一陣騷動,不少記者扛著長槍短炮趕來,像是要採訪大人物。大家理所當然認為,這是聽到了周軒的風聲趕到的。

「勝男,快下來吧,一會兒來的人多了,就走不動了。」昆洋也催促道。

「說不下就不下!」裴勝男抱住欄杆,王八吃秤砣鐵了心了。

周軒皺起眉頭,剛想要把她強行給抱下來,突然耳邊傳來熟悉的大笑聲,「哈哈哈,小軒軒,這回趕上了吧?」

詫異回頭,居然是丁衛,胸兜里插著一朵純金玫瑰,手插在背帶褲里笑嘻嘻看著他。

「衛哥,怎麼是你?」周軒非常意外。

「驚不驚喜,意不意外?」丁衛做出擁抱的姿勢,「來吧,小軒軒,知道你想我了!」

周軒站著沒動,丁衛有些尷尬,管清插嘴道:「煩不煩人?」

「小管清是吧,來,叫大伯!」丁衛招呼道。

「有啥好處啊?」管清反問。

「也沒帶什麼禮物啊,得了,這塊表給你吧。」

「謝謝大伯!」

管清毫不客氣,當真就把手錶接了過去,丁衛當然是玩笑話,露出肉疼的表情,可見這塊說表的價值不菲。

將手錶帶在手腕上,又大又沉,管清細細的手腕根本戴不上,丁衛嘿嘿笑著伸手道:「管清,交給大伯給你保管。」

「俺不,溫迪比你可靠。」

說完,管清將手錶掛在溫迪的項圈上,感覺到重量和不適,溫迪直用爪子去撓,丁衛捂著胸口誇張道:「幸虧沒把限量版的戴來,人不如狗啊!」

「衛哥,還沒說你怎麼也在這裡?」周軒問道。

「姜靚跟我說你要到迪拜,我一看時間正好,所以就坐飛機趕過來吧。好久不見,想你了嘛,走,我請客!」丁衛親熱的攬住周軒的肩頭,今非昔比,跟這個好兄弟在一起,那也是嘩嘩蹭熱度。

大家說說笑笑往前走,裴勝男還在帆船上矯情,想想有丁衛跟著也不會怎樣,立刻從帆船上跳下來,等等我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