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709章 死裡逃生

第709章 死裡逃生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0-11 00:47  字數:2657

當然不是,周軒在等待時機。扒書網.org

等到兩艘船呈現夾擊姿態時,周軒突然加速,毫不客氣的撞到前方的單體快艇上。

在穩定性上,快艇遠不及帆船,接連幾次撞擊之後,快艇翻了,領頭黑衣人終於一個倒栽蔥落水。

基本水性還是有的,不過,領頭黑衣人卻沒有快速浮上來,而是潛水下去,不用說,一定是武器掉入海中。

後面追來的黑衣人懵了,還沒怎樣,就折了兩個,現在連老大都搞得那麼狼狽,端起火箭筒對準周軒,「周軒,我數到三,你最好乖乖上船!別人要你這個人,我現在只想要你的命!」

一!

二!

三還沒喊出來,餘光掃到一條黑白相間的影子,火箭筒打偏了方向發到了空中,而黑衣人的胳膊被死死咬住,人也倒在了地上。

「好樣的,溫迪!」管清興奮的站在甲板大喊,突然看到水下有動靜,「昆洋叔叔,下方有敵情!」

連弩立刻發射,而且還是雙份的,咕嘟嘟一陣冒泡後,下方的海水又變紅了。

大刀長矛連弩,這些奇怪的武器對準了被溫迪咬住的黑衣人,他單臂舉起來,同時用腳把武器全都踢到海里去,「我投降!投降!」

「溫迪!」周軒喊了一聲,溫迪鬆開口,仍舊雙耳直立盯著那人,周軒冷冷問道:「你是哪裡人?摘掉面罩!」

黑衣人哆哆嗦嗦將面罩摘掉,哭喪著臉說道:「我是瑪西人。」

瑪西?那艘貨船就是被僱傭的可疑船隻,周軒又問,「他們三個呢?」

「不是,他們是職業海盜!」黑衣人解釋道:「我跟他們不同,我哥哥就在那艘撞礁的貨船上,他們說是你殺了他,所以,所以。」

「我如果說是你們的僱主才是真的殺人兇手,你信嗎?」周軒不耐煩擺擺手,掏出苗霖的照片,「見過嗎?」

「我知道你在瑪西找過她,但是沒見過。」黑衣人搖頭。

「關於你們的僱主,你還知道些什麼?」

「真的什麼都不知道,我們老大還在海水裡呢!」黑衣人寒著臉說道。

「把他拉上來!」

黑衣人立刻跳到海水中,摸索一陣,終於把只剩下半口氣的領頭黑衣人給拉到水面上。大口呼吸空氣,領頭黑衣人這才恢復些意識,睜開眼看到上方俯視的周軒的臉,第一反應就是往水裡扎,憋不了太久,又浮上來。

「是誰僱傭了你?」周軒冷冷問,同時*也對準那人。

「要殺就殺!」領頭黑衣人還很倔強。

周軒豎起一隻手,領頭黑衣人慫了,「你,你還真殺人啊!」

「快說!」

「我只是聽到過接頭人的聲音,也是經過處理的,其餘的真的什麼都不知道。」領頭黑衣人慌張張說道,到底因為失血過多暈死過去。

從他們這裡是得不到有價值的信息的,周軒也不過多停留,由昆洋駕駛,向西快速挺近。終於追趕上了一艘大貨船,跟它保持著距離,如此一來,就不會有人在海峽內再次動手。

貨船上的船員發現了帆船,開始還挺納悶,後來發現是周軒,興奮地揮手打招呼。

「周軒,咱們的燃料不足,要不要跟他們買些補給。」昆洋試探問道。

「不,另外距離也要拉遠一些,不要讓他們看到帆船上的痕迹。」周軒說道。

昆陽點點頭,緊跟大型貨船除了擺脫追蹤的海盜,同時也是擔心帆船破損嚴重,出現問題可以尋得救援。

等到出了馬六甲海峽,貨船朝著西邊而去,那是一片廣闊的公海海域,周軒還不知道帆船現在的狀況,只能與其分離,向北沿著海岸線前行。

「軒,興凱集團有艘去泰國的油輪,我已經與船長打了招呼。」虞江舟打來電話。

「江舟,真的是及時雨啊,我們剛才,哦,出點意外,正需要檢查和補給呢。」周軒輕描淡寫,一再感謝。

「你,哼!」

虞江舟掛了電話,語氣有些哽咽,周軒連忙回撥過去,兩遍後才接,關切問道:「江舟,發生什麼事了,是不是工作太累?」

「張口閉口就是工作,難道在你眼裡,我只是個下屬嗎?」虞江舟惱道。

「呵呵,當然不是。江舟,有委屈別憋著,是誰欺負你了,等我回去給你出氣!」

「你!」

「我,我怎麼了?」周軒不解問。

「你自己說!」

「說什麼?」

「還裝!剛才信號中斷兩次,每次都在十五分鐘左右,對此你是怎麼解釋?」

「哦,那個小事兒啊!就是,就是那個,什麼,」

「到底什麼啊!」

在虞江舟的一再逼問下,周軒微微嘆口氣,什麼也沒說。然而,就是這一聲嘆息,讓虞江舟哭了出來。她最為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,周軒在海峽遇到了海盜,而且還被兩次圍堵,死裡逃生。

一監測到定位信號中斷,虞江舟馬上和周軒聯繫,卻連電話也打不通了,急的團團轉。第一時間先給張磊打了電話,虞江舟一直嘗試撥打電話,後來終於通了,卻處於佔線狀態,猜測是對方也在求救。

好在定位信號出來了,然而沒多大會兒,信號再度中斷,電話也打不通了。

坐立不安的虞江舟只好打電話向父親虞榮求救,虞榮也沒含糊,立刻派人調查離周軒最近的船在什麼地方。

所以,虞江舟聯繫的這艘油輪就是臨時救援船。

「江舟,別哭了,我不是沒事兒嘛。」周軒聲音有些沙啞的安慰道。

「苗苗現在還活著,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然後我陪著她再去找你嗎?」虞江舟哀聲問道。

「別說了,江舟。」

「好吧,油輪快到了。」

兩人都不再說話了,還是周軒先放下電話,那頭的虞江舟淚如雨下,心裡委屈的不行,撥通媽媽的電話,上來就哭。

「舟兒,有委屈跟媽媽說。」陳曉玲也落淚了,就這麼一個寶貝疙瘩,每天從早忙到晚卻不知為誰忙。

「媽,我快撐不下去了。」虞江舟哽咽道。

「這話為什麼跟媽媽說,而不是跟小軒?」陳曉玲反問。

「因為,我不想跟他說。」

「這就對了。舟兒,那時候咱們家沒什麼錢,我也常常認為堅持不下去了。但是,我不想讓你爸看到,從來沒跟他說過。」

「媽媽,那你跟誰說過?」

「跟你啊!呵呵,等你睡著的時候,還打著呼的時候,反正聽不見!」

「媽!」

虞江舟破涕為笑,心裡感覺好受多了,但是事後跟油輪船長通過電話後,又哭了一天。

本站重要通知: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,無廣告、破防盜版、更新快,會員同步書架,請關注微信公眾號我會告訴你,小說的是扒書.網么?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