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99章 養不教父之過

第699章 養不教父之過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10-07 13:57  字數:2409

哈哈哈哈,竇明起笑出了眼淚,連連拱手,連口水都要掉出來,合不攏嘴巴。等笑夠了,竇明起抱拳說道:「周董,我知道你現在身上的標籤很多。名人嘛,沒辦法,總會有各種各樣的束縛。知道我為什麼選擇這個地方嗎?」

「為什麼?」周軒冷冷問。

「沒別人,你我所說的都是秘密!拋開那些虛名,咱們實打實談生意。」竇明起直言道。

「那些美女呢?」周軒指著在不遠處走來走去還有海水嬉戲的人問道。

噗!竇明起又笑了,很顯然,他沒把那些女人當人看,只不過是玩偶,「給她們一百個膽子,也不敢跟我作對。周董,只要咱們合作,我保證第一年分給你的利潤至少十億,哦,軟妹幣。」

「能不能好好說話?」周軒越發沒有興趣。

「你比我還年輕,幹嘛活得那麼老成?好吧,你愛國,道德高尚,我不該嘲笑祖國,我有罪,我檢討!」

看著竇明起嬉皮笑臉的樣子,周軒皺眉道:「你沒有罪,現在咱們是兩個國家的人,都在為自己的家爭取利益。立場不同,當然也無法愉快的合作。竇總,告辭!」

「周董,別走啊,你說吧,要什麼條件!」竇明起見周軒真翻臉了,連忙起身攔住他。

「賢士公司不是我個人的,具有官方性質,裡面的錢更不會隨意進入某個人的腰包。」周軒正色道。

「我都考慮好了,利潤打到你私人賬戶!」

周軒停下腳步,竇明起還以為他動心了,嬉皮笑臉等著簽合同,周軒問道:「竇總,你多少年沒回去探親了?」

「那窮地方,有什麼好回的!」

「你家老爺子是不是有胸悶氣短,而且寢食不安,類似抑鬱但有時又表現的暴躁?」周軒問道。

「呦,你怎麼知道的?對了,我聽說你還懂醫術!」竇明起瞪大眼睛,但是後面的話被他吞了下去。

周軒等了片刻,失望之極,這是個唯利是圖的傢伙,明知父親有病,卻並沒有詢問治療方法或者請回去看病。為了得到鐵礦公司的全部權利,連父親的生死都不管不顧。

「有你這樣的兒子是催命符,但我也得提醒你一句,樹倒猢猻散,這是老爺子打下的基業,他要是沒了,一切也都煙消雲散。」

周軒說完就走,竇明起不高興拉住他一直問什麼意思,被昆洋推開,險些摔倒。竇明起罵咧咧的,賢士公司實力遠不如他們,還敢詛咒。

「媽的,標準的富二代。我在國內跟很多有錢公子哥打交道,他這樣的還真沒見過!」昆洋鄙夷道。

「這麼多錢也沒培養出來,可見小時候被寵壞了。」裴勝男附和道。

年紀不小,但心智極為不成熟,和這樣的人合作有風險,周軒回去後將這個情況簡單和虞江舟說了下,她也檢討步子邁得太急太大,以後要吸取教訓,提前調查清楚。

竇明起父親身體不好,但不代表在兒子身邊沒有眼線,得知兒子被周軒教訓非但沒生氣,反而非常高興,希望能和他見面詳談。

周軒拒絕了,對方的心思已經不在生意上,而是希望影響兒子,讓竇明起改邪歸正。養子不教父之過,旁人改變一個人的性格非常困難,周軒沒時間,更沒有這個義務。

張磊那邊一直沒有傳來消息,讓周軒坐立不安,又找到了陳領事。剛到辦公室,正在打電話的陳領事招呼他先坐下,忙完後,說道:「周軒,正想聯繫你呢。經過多方打聽,那艘貨船並沒有靠岸也沒有報備。」

「那麼,又裝的是什麼貨物呢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更不得而知。但澳方海警還真見過這艘貨船,看吃水線,像是一艘空船。」陳領事說道。

「這麼說起來,像是私人貨船了?」周軒分析道。

「有這種可能,而且沒有貨物,又沒有明確靠岸地點,總不能是航海旅遊的吧?」

「是啊,有誰會開著貨船航海旅遊。」

周軒苦笑,這條線索又中斷了,已經等不及國內方面的消息,周軒當即做出一個決定,要開著帆船前往馬來西亞,親自去尋找線索。

對此,陳領事並不感到意外,照例叮囑注意安全,「準備哪天出行?」

「今天吧。」

陳領事微微搖頭,也沒阻止,「如果要走最近路線,還是得從兆瓦海過去,沿途會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島嶼,大部分上面都有居民,除了補給靠岸,盡量不要做太多停留吧。」

「好,從這裡可以先到東馬來西亞。」周軒點頭道。

「我估計,在西馬來西亞的可能性很大,不過到了那裡,中間那點路程也不算什麼了。」

交代一番,周軒回到居住的小樓,通知大家準備離開。早就習慣了說走就走的航行,只用了十幾分鐘,集合完畢。

「勝男,女孩子出門都很繁瑣,你卻不同。」昆洋稱讚道。

「我就是這麼簡單幹脆的人,出門不喜歡拖泥帶水,在家也是這樣,雙肩包一背就妥。」裴勝男得意道。

「窮人家的孩子都這樣,沒東西可帶啊!」管清點點頭。

「臭小子,不損我兩句難受是吧?我現在也有錢了!」裴勝男追著管清要扭他的耳朵,管清早就哈哈笑著跑向大門。

細心的人會發現,帆船再次從碼頭消失,還有人在網上舉行競猜,看周軒這回又去了哪裡。給出了好幾個答案,回國,去英國領獎,環球旅行等等。

殊不知,周軒去往了馬來西亞,依舊是日夜兼程,揚帆在遼闊的海面上。

「周軒,已經出發了?」張磊的電話終於到了。

「不好意思催張組長啊。」周軒笑道。

「你這是寒磣我,已經打聽了,但沒有實質進展。不過,你去往馬來西亞,我會請示上級和馬方溝通的,還有這段海域,島嶼眾多,不要做過多的停留。只要是正常行駛,安全性要比太平洋強。」張磊也提到了這塊。

「那就中途不靠岸了。」

「先去東馬來西亞吧,那艘貨船是私人的,擁有者是個假名字。我們查到了對方的運營記錄,最近一年交易很少,就算有貨,量也不大,像是捎載,有可疑點,但目前還不能下結論。」張磊客觀說道。

,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