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78章 清月島

第678章 清月島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30 14:25  字數:2437

考慮到了南北半球的差別,周軒對風水也做了精準的調整,發現這裡居然是個一流的風水寶地。

確切的說,是個符合修仙的寶地,從清月局正門望去,坤位巽位大小一致,卦象叫地風升,風水格局則稱作升仙局。

據此不遠處還有一個高台,方岩石非常平整,足有百平米,是這個島最為寬闊的地方。想必那位清月道長便是在此盤膝而坐,這個場地也是他活波好動的徒弟的練武之所。

風和日麗,水天一色,視線極為寬闊,不乏一個隱居佳地。周軒甚至有個念頭,萬一真的找不到苗霖,哪天感覺疲憊了,便來這個小島閉關。

耽誤了一晚時間,周軒依依不捨離開小島,臨行時還廢了很大的力氣,才將沖岸邊的帆船退回大海里。而有關這座小島的全景近景以及特寫,已經被裴勝男發到了。

引發的軒然大波,超出他們的想像。因為,不僅海圖,地圖也沒有這個島嶼的任何標註!

綠樹蔥蔥,還有神秘的清月居,面有東方字和繪畫,讓無數人感到震驚。而且,裴勝男在章明確指出,這裡曾經屬於遠航的國人,依據清月居,這個島叫做清月島。

「周軒,清月居!是真的嗎?」陳領事激動的打過來電話,嗓門很大。

「是的,我們剛剛離開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把小島大致的定位給我發過來。」陳領事催促道。

回頭已經看不到小島了,周軒為難道:「我們昨天被風暴吹到那裡去的,偶然發現,沒有準確定位。不過,距離我們目前的位置,只有一個小時的行程。」

「那好辦了!周軒,你讓我再次感受到了熱血沸騰的感覺,回到了年輕時候啊!」陳領事開心大笑,說了聲再見掛了電話。

從張磊還有虞江舟接連打來的電話,周軒這才意識到,這個小島從未被發現過,更未被命名。只是,南方水域,澳大利亞具有天然優勢,一定會最先行動起來。

周軒猜的沒錯,沒有嫌宅基多的,澳方先後派出百艘船以及十幾架飛機搜尋,可惜那個小島居然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此事引發友熱議,因為可以確定周軒離開時的坐標,那麼小島在附近,逐寸尋找也一定會被發現。如今看來,有兩種可能,一種是小島根本不存在,是周軒跟世界友開了個大大的玩笑。

但這種可能很快被排除,因為圖片是真實的,而且裴勝男傳的有二十多張,如果有修圖痕迹,一定會被眼尖的友吐槽。

那麼,便是另外一種可能,這個小島可以移動。原則,這也是不可能的,小島只會浮出或者沉入海水,不會四處遊走。

有人戲說那是一隻巨大的萬年海龜,喜歡浮游在海面之。這種說法和海洋專家的猜測有些相似,小島因為海水的漲落時隱時現。

友對此嗤之以鼻,這是最不可能的,因為島還有樹木等有生命的植物,假如沉浮說法成立,那該是個寸草不生的荒島,不會是鬱鬱蔥蔥的景象。

眾說紛紜之下,除了澳方,還有其他各國經過的船隻也在附近溜達一圈,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航海愛好者,都來到此地探險尋寶。

小島沒找到,但是島嶼名字卻被叫開了,清月島。

此時周軒的團隊正心無旁騖的開往南極,除了監測到極為惡劣的天氣以及燃料食物的補給,帆船都是處於不間斷的行駛之。

二十多天後,帆船在一座島停了下來。

心情是焦慮的,這些天來,周軒沒有聽到科考船被找到的消息,聯合搜救飛機和船隻已經退回去多半,實際是等於放棄了。

每過去一天,科考成員的內心壓力會成倍增加,這樣生存的希望更為渺茫。

之所以在此停下,因為此島為澳大利亞去往南極最南部的島嶼,叫做賣亞島,是周軒最後一個落腳點。昆洋和戴維一遍遍檢查帆船,經歷過撞礁、帆船還有衝擊等等,帆船綜合性能尚好,但不可避免的出現零件損壞以及細小的裂紋。

這些還不是最為煩惱的,等他們趕到南極時,已經步入所謂的秋季,並不是登陸南極的最佳時機。

賣亞島風光秀美,也有企鵝出沒,但周軒無心欣賞。

島居民不足百人,相當部分屬於安排在此的澳方工作人員,其餘則為他們隨行的家屬。得知周軒要去南極,都驚得直擺手,千萬不可以!

「不行的,南極一天一天冷起來,冰雪只會加厚,可能你們經過的地方很快結了冰,帆船可通行不了。」一名強壯的男人好心勸說道。

「那,你們知道英國那艘失蹤的科考船嗎?」周軒又問。

「知道,他們也在這裡停留過,還研究了這裡的企鵝基地。」對方不假思索道。

周軒心頭一動,連忙拿出苗霖的照片,「請問,你們見過這個女孩兒嗎?」

「也在科考船嗎?」對方不確定問。

「有這種可能。」

「沒有吧。他們在這裡待過三天,我跟每個人都很熟,除非是這個女孩兒沒有下船。」

男人不會撒謊,他們常年待在這個島,忍受著漫長的寂寞,來那麼大一艘船人,肯定都要樂壞了,好吃好喝招待,情同朋友。

「放棄去南極的念頭吧,如果真的想去,可以明年夏初。南極的冰不會全部融化,但可以保證你們走過的路不會結冰。」對方又誠懇勸說。

「謝謝你,朋友。但是我必須得去,如果我的隊友願意留下的話?」

周軒回過頭,四人齊齊搖頭,已經跟著周軒來到這裡,絕不會放棄。戴維打趣道:「昆洋,這裡你那個荒島可要好多了,可以留下解除對海島的心理陰影。」

「去!我在清月島沒有陰影了。唉,當初要是落在清月島,我的狀況也現在好多了。」昆洋直搖頭,事實,一路走來,哪座島都他落難的島嶼要強,老天要讓你倒霉,怎麼都躲不過。

周軒執意去南極,對方表現有些難過,由衷道:「朋友,情況不對立刻回來,生命,只有一次。」

「非常感謝,如果我能活著回來,一定再回來拜訪!」周軒拱手道。

稍作停頓,五個人面色凝重的登帆船,這一次,前方又會遇到什麼困難和兇險,無法預料。

扒、書』小『說『網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