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77章 八陣圖

第677章 八陣圖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30 14:25  字數:2703

目測小島最長可達百米,沿著彎曲的山石而前,周軒發現這裡地勢非常平坦,而且呈現規則的彎月形狀。

突然,眼前紅光一閃,周軒愣在當場。

「軒,怎麼了?」裴勝男關切問道。

「你們,看到什麼了嗎?」

周軒這個問題已經問了不止一遍,裴勝男緊緊貼著他,不安的四處看,「軒,你可別嚇唬我,我什麼都沒看見啊!哦,這裡樹很多,是不是看成人影了?」

「師父,俺在墳地守過好幾年,跟這裡的氣氛完全不一樣!」管清倒是滿不在乎。

「說來聽聽!」周軒饒有興緻道。

「墳地里的氣氛清冷壓抑,在夏天也是這樣,所以俺都不用開空調。」管清一本正經分析。

裴勝男笑出聲,「你個孤兒,窮的吃百家飯穿百家衣,在墳地里住草棚,買不起空調就明說!」

「不是那樣的,不是真正的冷,是心裡發寒,所以就不覺得熱。但是這裡,卻感覺心裡發暖,所以身上也不覺得冷。」

管清的繞口令將裴勝男繞暈了,周軒卻點頭認可,冥冥之中被引到這裡來,躲避了一場狂風暴。

這裡不同於垂釣島,可以自由行走,周軒開始放鬆下來,改變路線,朝著紅光出現的地方而去。不多時,腳下踢到了一塊凸起,險些絆倒,蹲下用手一摸,不由詫異,連忙用手電筒一照,凸起蔓延而去,高高低低,竟然是一處破落的院牆。

抬起頭,幾棵大樹圍繞之下赫然出現一間房屋,院牆和房屋之間,還有倒塌的石柱和亭台痕迹,甚至還有一個較為完整的小橋。

「這裡有人住啊?」裴勝男第一反應。

「咦,怎麼跟咱們那的人生活習慣一樣?」管清的反應。

周軒的反應無法用語言來形容,他完全可以斷定,這裡全都符合三國時的建築特點。很顯然,房屋的主人還精通風水,房屋坐向以及水井的方位距離,都有嚴格的比例。

地面還有些凸起的石塊,如果沒記錯的話,這是八卦圖陣法,也叫八陣圖,只要不能破除,管教擅自闖入者眼見房屋和大門的位置,卻無法靠近或者離開。

來到現代,周軒曾經讀過一首詩,「功蓋三分國,名高八陣圖,江流石不轉,遺恨失吞吳。」

講是諸葛亮的故事,至於這位蜀國丞相,周軒不便多加評論,但有一點,以當年的蜀國,攻打吳國無疑是錯誤的。

師父管輅在世之時,就喜歡在庭院布置陣法,一旦有人來拜訪,喜歡的人就讓徒弟領進來,不喜歡的,就在院子里轉吧。

不過,這裡的陣法已經失效,這些凸起的石塊只是代表它們曾經的作用。

很自然的,周軒按照陣法的破解步伐逐一走過,管清看得出不一般,緊緊跟在後面,裴勝男卻在旁邊跟著,不解問,「軒,怎麼不走直線啊?」

哎呀!

話音剛落,裴勝男腳下一空,一塊石頭突然陷落,身體不穩向前撲去,周軒眼疾手快將她拉住。緊接著,其餘的石塊也都陷落下去,與地面山石嚴絲合縫,成為平面。

房屋是石制的,木製門窗早已腐朽,或者原本就沒有。上方一塊石匾,上面可見三個漢隸繁體大字,清月居。

三個字蒼勁有力,一氣呵成,毫無半點雕刻痕迹,一般的工匠很難做到這點。

可是,這樣一座深海孤島,為何會出現三國時期的房屋,還有這熟悉的字體呢?帶著一肚子疑問,周軒走了進去。

石桌石椅石床,一側還有個一人高的煉丹爐,周軒斷定,這裡曾住著一位高人,而且還是個道士。

很快,猜想得到了證實,牆上刻著一些畫,是個道長雲遊四方的圖形,身旁還有個男孩跟隨,應該是他的徒弟。

肖像惟妙惟肖,看起來很眼熟,也包括那名男孩兒。

周軒突然想起來,畫上的人很像是曾經遇到過的清月道長。聯想此地就叫做清月居,周軒錯愕不已,原來那名清月道長真是名高人。

想必門匾還有這些畫都不是雕刻上去,而是使用了法力,所以才會不留一絲痕迹,完美無瑕。

「哈哈,原來這裡曾經是我們古人居住過的地方啊。」裴勝男欣喜不已,招呼道:「管清,快把所有能亮的東西全部打開,我要拍照!」

「等明天不行嗎?」管清不願意動彈。

「明天再拍明天的!快點!」

靠著先進的帆船,周軒九死一生才來到這裡,古人又是靠著什麼行進至此?還有,周軒所見的清月道長和畫里的是否為同一個人?

如果是的話,說明清月道長還活著,不能算作是古人。

很快,外面傳來大呼小叫聲,昆洋和戴維也趕了過來,他們也詫異於此處為何有個小小的院落,上面還有東方文字!

「發財了!這個島嶼是我們的!」昆洋激動道。

戴維立刻擺手,「不能因為上面幾個字就斷定是你們國家的,不符合目前的國際規定。」

「什麼規定,先到先得!」昆洋瞪起眼睛。

「你看到到了啊?」戴維反問。

「不到哪裡來的房子,還有上面的字和畫?」昆洋又說道。

「呵呵,你們國家離這那麼遠,就算劃給你們有什麼用?」

「南極遠不遠?不是都安排了各自的站點嗎?哪還有嫌宅基多的啊!你這叫妒忌!」

戴維的臉漲紅了,辯解道:「我只是在陳述事實,再說了,你們國家地盤夠大的了,哪像我們國家的。」

「哈哈,還是妒忌!」

經過暴風雨的洗禮,小屋裡外都是乾乾淨淨,周軒決定在此將就一晚。裴勝男睡床上,其餘四個男人睡地上。

鑽進各自的睡袋,聽著外面的風聲,大家都美美的睡著了。

次日周軒睜開眼睛,發現身上壓著一條腿,是管清的,睡覺不老實,睡袋拉鏈已經被蹬開了。比較意外的是,其餘人居然都早已醒來了。昆洋和戴維自然是去檢修帆船,而裴勝男這個最懶的,現在又在幹什麼?

將管清的腿推到一旁,周軒伸著懶腰走出房間,只聽咔嚓一聲,裴勝男對準他拍了張照片。

「別拍,還沒洗臉呢。」周軒連忙擺手。

「嘻嘻,原滋原味的照片,不知多少人惦記要看。」裴勝男得意道。

「不能髮網上,有損形象。」周軒指指有些凌亂的頭髮,還有沒有整理的鬍鬚。

「不發,就是私底下銷售,實在不行,就搞一次拍賣,一張一萬塊錢起!」裴勝男開始做美夢。

「你這是侵犯肖像權!」周軒沒好氣道。

「金錢的動力下,完全忍不住,咱倆可是生死之交,你不能攔著。」

只要大家都好好的活著,其餘不觸犯原則底線的,周軒並不在乎,回頭再細細看這座小屋,卻是越發喜歡。

,請訪問手機請訪問:

≥↖扒≥↖書≥↖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