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69章 腐朽的味道

第669章 腐朽的味道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30 14:25  字數:2463

聽說有人來看自己,庄小艾一口回絕了,但說是周軒,卻露出玩味兒的笑容,細緻的整理下頭髮這才出來。

「庄小艾,周軒來看你了!」張磊皺眉說道。

「好久不見!」周軒面無表情打招呼。

「難得啊,以前都是我去公司找他,從來不給面子,現在倒是主動跑來了。哼哼,黃鼠狼給雞拜年,沒安好心吧?」庄小艾卸掉了偽裝,狡黠一笑,打量下周軒,「嘖嘖,又黑又瘦,形象大打折扣啊。」

一定是太悶了,話很多,周軒淡淡問:「但是關注我的人更多,關愛我的人也沒有遠離。庄小艾,你還剩下什麼?」

「哈哈哈,我本來就一無所有,赤條條來,了無牽掛的離開!」

庄小艾說出一句很有禪意的話,卻讓周軒無比鄙夷,「你來到這個世上時只有兩個人歡迎,離開時卻有無數人盼著你去死。」

「說得對,我爸媽那麼要面子,現在肯定後悔沒生下來就把我掐死。呵呵,周軒,別上火嘛,我又不會為了幾句話生氣。」庄小艾不以為然,在對面坐了下來,眼睛一眨不眨看著周軒,噗嗤笑了,「不愧是萬人迷,真耐看。」

「嚴肅點兒!」張磊提醒,太囂張了。

「張組長,我誇讚周軒不犯法吧?」庄小艾反問,看張磊瞪她,搖頭輕笑,「是不是特想衝過來掐死我?你不敢,我也不怕死。」

張磊氣的臉色鐵青,這個女人是個硬骨頭,至今沒有交代清楚。

「庄小艾,你是我見過最有奉獻精神的女人,為了接近我,不惜嫁給項雷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別提他,那是一段讓我噁心的日子。」庄小艾皺皺眉頭,鄙夷道:「我怎麼會看上他那種人呢,除了要接近你,也是想跟我爸媽對著干。他們不是看不上項雷嘛,我偏樂意。」

「你的父母從小到大為你安排好了一切,這些都讓很多出身平凡的女孩兒羨慕不已,沒想到卻成為你的枷鎖。」周軒感嘆道。

「這是束縛,讓人窒息而又噁心!」庄小艾一臉嫌惡,如果這幅樣子讓她父母看到該是何等的傷心絕望。

「你的父母愛慕虛榮,規劃好他們想要的一切,確實令人壓抑,但出發點是為你好,不消多說。那麼魅影呢,培養你又是為了什麼?你不過是從一個框架跳入另外一個框架,之前的框架是讓你活得更好,魅影的框架是讓你有去無回。庄小艾,之所以讓你興奮沉迷的是潛在的劣根,追求犯罪的快感。那麼,現在你終於如願以償被關押了,開心了嗎,滿足了嗎?」

周軒連連逼問讓庄小艾面現怒色,「少廢話!這是我的自由!」

「自由在哪裡?在你凌亂的髮型,毫無光澤的臉龐還是開始走形的身材和一去不復返的歲月?」周軒又問。

庄小艾抖動幾下嘴角,冷冷笑了,右邊眉毛斜上方一挑,壓出額頭幾條淺紋,「厲害,成功讓我動怒。但是人不都得死去嗎,就算存在個例,也不會永久。」

「個例在哪兒?」周軒追問。

庄小艾又是一怔,隨即現出懊惱的神情,低頭不語,周軒等了片刻,換了個親切的稱呼,「小艾,我可以單獨和你談談嗎?」

沉思過後,庄小艾同意了,但是指著上方的監控,「這些都得關了。」

「不行,違背原則!」

「怎麼,你還怕我對周軒無禮?」庄小艾厚臉皮笑道。

「真有人吃虧,那個人一定是你。」周軒寸步不讓。

庄小艾哈哈大笑,拍著小手,「有趣,有趣,好啊,就讓我們近身肉搏一番,看看到底是你硬還是我強。」

說完,庄小艾舔動一下嘴唇,再沒有半點斯文,而是一個充滿誘惑的女人。每個人都有另外一面,庄小艾的先後對比格外鮮明,這樣一個極具特色的女人,項雷難以招架,沉淪愛河情有可原。

張磊表示不放心,但周軒卻將他拉出去勸說一番,或許可以聽到些新的消息。拗不過周軒,張磊還是讓監控室把監控關了,自己就守在門外,如果裡面有什麼動靜,立刻衝進來。

擔心是多餘的,庄小艾被關押已久,什麼暗器也藏不住,她這麼做,周軒猜測只有一種可能,她只想告訴周軒一些事情。

監控已關閉,無論周軒聽到了什麼,都無法作為證據,但對於他而言,這已經夠了。

關上屋門,兩人面對面而坐,庄小艾向前探過半個身子,嘟著嘴巴,「來,先親一口,我再告訴你。」

隔著中間的一張桌子,周軒伸出手,拇指在她的唇上輕輕滑過。庄小艾咯咯笑,猛地回頭就想咬住,周軒迅速縮回,聽到貝齒輕碰的聲音。

「不是為了苗霖痴情不改嗎,怎麼,成了浪蕩公子了?」

「不,你的唇色不太對。」

「不好看嗎?」庄小艾的目光中,充滿了挑釁。

「好看,咬的很辛苦吧?」

「這都看出來了?」

「小艾,每個女孩子都嚮往美麗和陽光,你也是一樣的。」

「別說這些沒用的!」

庄小艾生氣了,可上牙還是習慣性了咬了下嘴唇,看到周軒又閉上嘴巴。沒有化妝品,庄小艾便用牙齒將嘴唇咬紅,習慣了每天精緻的妝容,受不了素麵朝天去見仇家。

「不怎麼愛吃果蔬吧,這個習慣可不好!」

「我愛吃的不在這裡,他們提供的飯菜水果都是最廉價的!」錦衣玉食的庄小艾對此十分不滿,「對了,周軒,你都有什麼養生之道,看起來這麼年輕有活力?」

「你們不是一直在研究嗎?」

噗嗤,庄小艾又笑了。

「少廢話,快說!」周軒突然翻了臉,一字一頓的說道:「庄小艾,別以為你呆在這裡,我就不能把你怎麼樣了,你知道屍體腐朽的味道嗎?」

「你,你威脅我?」庄小艾徹底愣住了,瞪著大眼睛哈哈笑了,很牽強,「這是什麼地方,警察都不敢動我!」

「對了,可我不是警察。如果我找不到苗霖,我發誓,一定要你承受世界上最難熬的懲罰,生不如死,天天都要聞到自己身上散發的令人作嘔的臭味。」周軒目光冰冷如刀,更為冰冷的是他的語氣。

周軒能夠單獨跟她在一起,還關閉了所有錄像設備,決不能簡單的理解成張磊的特殊照顧。庄小艾臉上大變,周軒剛才的話,讓她不寒而慄。

,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