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58章 夢中的女孩

第658章 夢中的女孩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27 06:48  字數:2498

在領事館靠近休閑區的一座兩層樓房裡,陳領事給幾人布置好了住所。房間寬敞明亮,潔白整齊的床品,還有可供躺卧的貴妃真皮沙發。

「布置簡陋些,以乾淨舒適為主。不過,這裡的環境還是不錯的,空氣質量也高。」陳領事笑著說道。

說起來,這種擺設在普通的酒店就可以見到,只怕連金源酒店的檔次都達不到。但對於在帆船上睡覺都需要系根繩子依然碰頭的周軒等人,已經是令人驚喜的程度。

「不能再滿意了!」周軒說道。

陳領事呵呵一笑,「那好,大家先自由安排下時間,這裡的飯菜全部是自助,各種口味都有。不過想吃什麼可以提前和廚師溝通,也可以臨時調整的。」陳領事說道。

「我們在帆船上飲食簡單,已經很好了。」周軒感謝道。

「好,有什麼問題可以和我聯繫。周軒,你跟我來一下。」

只叫了周軒一人,看來是有重要事情商量,其餘人自覺的回到各自房間,洗澡換衣服,然後好好睡一覺起來去吃好的。

陳領事的辦公室一百多平,裝修風格還是趨向於中式,室內擺放同樣是一目了然,只是辦公椅後方的牆面還是空的,顯得有些突兀。

「請坐!」

「謝謝。」

「昆洋的證件我們會給他補辦齊的,說起來,當時他失蹤後,也牽動了億萬人的心啊。」提起這件事,陳領事心有餘悸,失蹤五年,戶口都可以報死亡了,沒想到一個人在荒島堅持到被救。

「昆洋毅力堅強,性格也非常樂觀,這也是他堅持到現在的主要原因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我看裴勝男的文章,說是昆洋被救時正準備自殺,這件事是真的嗎?」陳領事笑著問。

「是之一。」

「哦?」

「在那樣一個荒島,物資極度匱乏,昆洋的身體健康以及精神意志都飽受折磨,曾有過很多次的自殺念頭,也採取過自殺行動。但是,我想,即便我們去的時候,昆洋正準備自殺,也未必能成功。一片絢爛的晚霞,一條遊動的魚或者一隻空中飛過的鳥,都會成為他的救星。昆洋心存生的強烈希望,不會輕易放棄生命的。」

「呵呵,不愧是臨大才子,說出來的話就像是詩。」

「海上呆久了,當然會更加熱愛現實生活。」

「說句不能往外傳的話,我可沒你們幾個這個勇氣啊!」

說完,兩人哈哈大笑。說笑過後,陳領事臉上的表情開始變得嚴肅起來,沉默了足足十秒鐘,這才開口講道:「周軒,你來此的目的,我已經聽國內講過。但是,這件事涉及太廣,深挖下去,究竟會牽扯出什麼來,真的不好說。」

「陳領事……」

陳領事擺擺手,又說道:「不過,我們會儘力幫助你協調與澳警方還有海關部門的聯繫,於公於私,我都盼著事情真相水落石出。」

「這是一場精心策劃的陰謀。」

陳領事點點頭,算是默認了,良久才問道,「周軒,你可知道繼續走下去的後果嗎?」

周軒淡淡一笑,「往前走,還有一線生機,原地不動便是退步,必死無疑。」

「事到如今,這已經不再是你個人問題。你要記住,背後還有許多人在支持你。」陳領事目光堅定。

和陳領事談了很多,回到房間後,周軒沖了個澡躺在床上,大腦里閃過一幕又一幕,等到了飯點,周軒卻睡著了。

航海團隊非常有默契,周軒沒有出現在飯桌旁,大家都知道他在休息,不忍打斷,讓他好好睡一覺吧。

「軒,你在哪裡?」夢中一名女孩子朝自己走來,是苗霖!

「苗苗!」周軒激動不已,飛奔而去,不錯,就是她,只是眼睛裡不再是平時的冷靜睿智,單純似孩童。

「你是誰啊?」苗霖歪著頭問道,顯得單純又可愛,卻又變得不像是記憶中的她。

「我是周軒啊!」

「不,你不是,我要去找他!」

「苗苗,你不能走!跟我回去!」

「回哪兒?」

「我們的家啊,還有賢士公司,你都忘了嗎?」

「好複雜的問題,我不要想那麼多,我只找軒。」

苗霖邁開步伐,蹦蹦跳跳往前走,體態輕盈如飛雪,飄忽忽就將周軒甩到後面。前方是大海,苗霖卻沒有意識到危險,一艘貨船突然向她衝來。

苗苗!

周軒驚醒,一頭大汗,看看四周,長舒一口氣,是夢。夢裡的女孩兒不是苗霖,她精明能幹,心思縝密,是周軒的未婚妻,也是他的臂膀,怎麼會是那個不懂躲避的單純女孩兒呢?

記不得是誰妒忌苗霖的聰慧,開玩笑說要是她變傻一點就好了,或許就和夢中的差不多。但是,只要能找到苗霖,不管她變成什麼樣子,周軒都會接受。

思慮太多容易引起頭痛,倦意再度襲來卻翻來覆去睡不著。身體是最大的本錢,周軒盤膝而坐,將呼吸調勻,慢慢進入忘我狀態,等再次睜開眼時,天色已經黑了。

打開門走出去,大家正坐在院子里聊天,看到周軒雙目有神,精神飽滿的樣子都放下心來。

「軒,餓了嗎?」裴勝男關切問。

「錯過了兩頓飯,是不是邀請我吃罐頭啊?」周軒笑了,還真不覺得餓,腳步輕快的下了樓,看大家都坐著,納悶問:「這麼漂亮的游泳池,怎麼去不鍛煉下?」

「曾經與鯊魚在太平洋同行暢遊,這種小游泳池我已經看不上了。」裴勝男擺擺手。

「俺還是覺得大鯊魚是你的泳衣引來的。」

「得了吧,昆洋不說了嘛,它是被那隻金色蒼鷹引來的。嘿嘿,總之,就是咱倆的錯,誰也跑不掉!」

「只有鯊魚看出來那是一隻金鷹了。」昆洋哈哈笑。

「看來,鯊魚的智商還是太低。」戴維也知道這段經歷,跟著起鬨。

「俺才不上一隻鳥的當!」管清傲氣道。

「是不該生氣啊,還是管清大度。哈哈哈,哈,咦,不對啊,管清,你罵誰是鳥呢?」昆洋反應過來,管清已經撒丫子跑了,礙於不便吵鬧,昆洋暫時忍了,手指管清咬牙道:「小子,人活著,不只靠著嘴皮子功夫……」

噗!不偏不倚,一個東西打到嘴裡,昆洋連忙吐出來。

,請訪問手機請訪問:

扒、書』小『說『網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