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51章 都沒媳婦

第651章 都沒媳婦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22 02:07  字數:2400

風能和洋流的充分利用,讓帆船一直保持在最快的速度上,與此同時,裴勝男和管清的駕駛技術突飛猛進,開心無比。

「哈哈,海闊憑我飛!」昆洋大笑道。

「沒文化!」裴勝男不見外嘲諷道。

「懂駕駛就行,不需要文化。哈哈,這些天是我前半生最開心的日子,周軒、戴維,咱們的共同點太多了!」昆洋說道。

「哪裡相同?」戴維不解,「你比我們都要老。」

噗,昆洋差點沒噴出一口老血,管清卻嘿嘿笑了,「共同點非常明顯。」

「什麼?」大家好奇問。

「都沒媳婦!」

還真是,周軒是出來找媳婦的,戴維剛剛失去了媳婦,而昆洋還沒結婚。裴勝男鄙夷道:「要這麼說,你可以跟他們成為一夥了。」

「俺不夠年齡,不能比!」

「管清,不是還有個小飛飛等著你嗎?」昆洋笑道。

「不要以為一個島還有個酋長的位置就能賄賂俺,俺要跟著師父干大事兒哩!」管清墊腳翻白眼,那副不堪入目又極度自信的尊容讓所有人都有暈船的感覺。

「我們都是單身狗,酷愛大蝦和啤酒,男朋友女朋友,還能一起拉拉手。打個啵捉泥鰍,單身的日子666!」昆洋一邊打舵一邊扭著屁股沖著大海大喊。

周軒不由笑了,「出口成歪詩!」

「淫才吧,哈哈!」昆洋一直笑個不停。

「這種人,單身日子,沒盡頭!」裴勝男下了定論,又引來一片鬨笑。

說起來,昆洋跟戴維的共同點更多,他們都是職業航海者,但也都是失敗者,同樣遇到了周軒。之所以一路跟著,除了哥們義氣,還有內心深處的不甘平庸。

正所謂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,荒島還有食人部落並沒有把他們擊退,而是總結出更多的經驗再次投身大海之中。

有了兩人加入,帆船上不再沉悶,每個人都有許許多多的故事,戴維說起自己和妻子相識的經過。他嘗試過很多的職業,最為成功的便是扮鬼師,其實就是躲在城堡里,扮演吸血鬼。

在那裡,他結識了一個美麗的姑娘,受到驚嚇後惱羞成怒,把他胖揍一頓。

「她居然一下子拎起我扔到了樓梯口,我從樓梯上打著滾下來,滿臉是血的抬頭看她,哇,有著紅色光暈的天使。」戴維想起與妻子初次相識,依然陶醉無比。

「是你眼睛裡進了血吧?」昆洋笑道。

「當時我是那麼認為的,不過,我現在越來越相信,那就是光暈,她就是天使。」戴維看著前方幽幽道。

因為打得太嚴重,戴維被送進醫院,經過和妻子接觸,戴維了解到她還是名航海愛好者,無比崇拜。之後的故事不用說也能猜到,戴維也加入了這個特殊群體之中。

話題太過沉重,戴維眼中又噙滿了淚水,昆洋咳嗽兩聲,故意打斷他,又問:「周軒,你跟你媳婦怎麼認識的啊?」

「哦,那個時候我還是個窮學生,她為了調查我的底細,給我當私人秘書。月薪嘛,三千!」周軒笑道。

昆洋笑彎了腰,「太老套了,一定是富家女愛上窮學生的故事吧?」

「那倒沒有,好像是窮學生愛上了美女老師。」裴勝男說的一本正經,昆洋和戴維都信了,纏著問到底怎麼回事兒。

周軒直擺手,哪有這回事兒!但他欲言又止的樣子,讓昆洋和戴維揪住這個話題不放,越發窘迫,裴勝男樂得前仰後合。

「勝男師娘,腮幫子掉下來了!」管清當然向著師父,小聲提醒裴勝男。

「哪有!」

「口水還是有的。」

啊?裴勝男連忙轉過身,用手一抹,什麼也沒有,這才發覺上當了。不過,熱鬧勁頭也過去了,裴勝男頗感掃興。

在三個高手的配合下,海上航行變成了一種表演,無論是哪種走向的碧波,都會被白色帆船齊整劈開,留下一道長長的水線,留下浪頭在後面拚命追趕。

慢慢的,海浪追不上帆船前行的速度,浪花越來越小,悄無聲息的墜落在太平洋中。說是到了弱風帶,可是按大家的感受,這裡更像是無風帶。

帆船靈敏捕捉那偶爾的細小風流,但緩慢的速度更是一種折磨,昆洋急的直罵娘,「蝸牛爬行!我都要急死了!」

「我也著急,過去赤道不到三十海里就是瑪西了。」周軒望眼欲穿,事實較為清楚,他確信,在那裡一定能找到更為直接的線索。

裴勝男開始在筆記本上整理她的新文章,總以為自己通過了大海航行中的寂寞考驗,卻不知道原來赤道無風帶才是最為可怕的。沒有變化,死氣沉沉,還有些盼著天氣突變,來場雷雨。

正寫的投入,旁邊湊過來一個小腦袋,裴勝男眼皮都沒翻一下,是管清。

「江舟師娘,看你的文章跟你本人完全是兩回事。」

「咋啦?」

「文章里的你很嫻靜,還有點小憂傷。」

「實際上我很像是個爺們兒?」裴勝男微嘆一口氣,指關節扣了下管清的凸腦門,「誰沒有另外一面呢,堅強如我,也是如此。」

哈哈哈,管清咧嘴大笑,「真自戀,俺就沒有兩面,多累啊!」

「誰能比得上你,天生樂天派,除了你師娘能讓你掉幾滴眼淚。」

「你死了俺也會哭的!」

「我先打死你!」

裴勝男揚手就打,管清蹭蹭爬到了桅杆上,哈哈笑道:「在我們村裡,死了人全村人都哭,尤其那些女人,都有哭的背過氣的,其實跟傷心不傷心沒關係!」

「你就拿著那些農村老娘們當榜樣吧!」裴勝男叉腰道。

「勝男,歧視農村婦女可不對,她們也在進步。」昆洋立刻提出抗議,又舉例道:「比如平時你沒有把她們放在眼裡,但等你落難時,她們就是精神支柱,是活下去的勇氣!」

「夠了,又是村長媳婦!你這眼光,基本上可以回到舊社會了。」裴勝男翻著白眼,緊緊捂上耳朵跑進艙去。

「不過,年輕的時候,她還是長得很不錯的,一說話就臉紅,像是粉嘟嘟的蘋果。」昆洋陷入美好回憶,真正經歷過生死的人,都能看淡外相,會看到平凡事物美好的一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