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45章 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

第645章 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20 05:22  字數:2517

兩名婦女非常專業,也很盡職盡責,將戴維的妻子幾乎包成了木乃伊,除了臉部,其餘地方都有肌肉的缺失。

又將頭浸泡在特殊藥水里,然後經過一系列繁瑣的修整,戴維的妻子終於合攏了雙眼,臉部肌肉得到了完全的放鬆。

不過怎麼修飾,皮膚還是深褐色,面容和周軒所說的神態安詳有出入。兩位婦女忙得滿頭大汗,口中不停念著當地驅邪的咒語,用盡前半生的經驗,終於完成任務。

一層層塗上白色樹脂的面容,看起來像是睡著了,周軒又幫忙畫上了眼影,還有淺淺的紋理。

而這個時候,戴維則將帆船從大河開到渚雷島正式的碼頭,這是他所能回報周軒的。

任務完成之後,周軒便將戴維妻子帶離叢林放到小船上快速划到對岸。再又穿過這邊的叢林,終於將其帶回到戴維身邊。

看到妻子遺容,戴維似乎鬆了口氣,比他想像的要好。戴維在妻子的額頭深深一吻,將眼淚留在她的面頰上,嘴裡喃喃自語說著送別的情話。

「軒,他不會要帶著一具乾屍上咱們的帆船吧?」裴勝男皺眉道。

「是骨灰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那也太過分了,多不吉利啊。」裴勝男滿心不樂意。

「我們眼裡的恐怖卻是他的精神支柱,勝男,體諒下吧。」

裴勝男也只是說說,對於戴維夫妻還是無比同情的,但想到日夜要與骨灰同行,心裡還是不自在。

架起篝火,在部落巫師的親自主持之下,對戴維的妻子進行了火化,熊熊燃燒大火力冒出來的灰燼化身一朵朵黑蝴蝶,飛向四方。戴維說,那是妻子靈魂的解脫。

燃料以及食物補充完畢,安汾尼緹又贈送了大量的禮物,包括特產和這裡獨有的寶石,目送周軒等人離島,然後立刻掉頭回去,準備他所說的聖戰。

渚雷島註定會改天換地,但只是一個幾萬人島嶼的內部事情,周軒無心關注,駕駛帆船繼續向南。這一次,他不會在任何地方停留,準備一口氣開到哈紹羅群島,一個真正的文明島國。

一艘帆船,現在有了三個專業航海者,周軒、昆洋和戴維,共同的愛好驅散了海上的孤獨,荒島的等待還有失去妻子的哀痛。

「今夜有暴風雨!」周軒說道。

「哈哈,好久沒這麼刺激了!」昆洋仰天爆笑。

「來吧,我們完成一次挑戰和自我的升華!」戴維也是鬥志昂揚。

三隻手握在一起,三個勇敢的男人互視大笑,與之伴隨的還有電閃雷鳴和層疊累積的烏雲。

「他們三個是瘋子!」裴勝男坐在樓梯口撇嘴道。

「不過好久沒看到師父這麼開心了。」管清不以為然,蹲在旁邊學習三人的駕駛技巧。

天色在瞬間就暗淡下來,浪頭變高變急,上方的天空已經容納不了太多的烏雲,向著四周擠壓,與遠處的大海連在一起,形成一個烏黑的蓋子,將小小的帆船籠罩。

三人傲然不懼,還在聊著天,戴維不解問:「周軒,你為什麼要讓安汾尼緹把神靈之眼鑲嵌在手杖上?」

「因為,那樣才能充分接觸陽光,呈現出真正的藍色。」周軒笑道。

「可是,有什麼區別嗎?」戴維又問。

「神靈之眼為酋長專享,其餘人能遠遠看到便是莫大的榮幸。而記錄在書上的神靈之眼是漆黑色,代表著不二的權力和殺伐,但也給人壓抑之感。但是,有陽光穿透的神靈之眼是藍色的,人們對它的感情也由高不可攀的敬畏變成欣賞和喜愛。久而久之,它就變成一塊寶石,失去了神力。」

聽到周軒解釋,戴維大笑起來,「我懂了,這就是色彩的力量,就像是醫院的白色可以讓病人安定下來一樣。」

昆洋也插嘴道,「你們不要小瞧色彩的力量,我不止一次想過要死,但是有一天一隻紅嘴的鳥兒落在島上,還叼來了一隻翠綠色的西瓜,那一刻我的心情就晴朗起來!」

「哈哈,多大的鳥兒,可以叼住一隻西瓜?」戴維笑問。

「不是那麼大的西瓜,只有橄欖那麼大,卻有著西瓜樣的外皮,裡面也是綠色的,吃起來有點像桔子。」

昆洋印象深刻,描繪非常細緻,但戴維卻不相信,他從來沒吃過那麼小的西瓜,而且還是綠瓤的。

三人說笑打趣,天公惱羞,閃電一次比一次耀眼,足以照亮四周恐怖的海景,而雷聲也一陣強過一陣,淹沒了三人的談論。

雷電大風不能嚇到三人,大海也變得非常生氣開始發威,它深吸一口氣,將帆船吸入低谷,而又將怨氣吐出,帆船嗖然上升到十幾米之高,繼而俯衝向下。

「周軒,了不起!」迎著風浪,戴維不忘高聲讚美。

「我們就是大海的舞者,雷電!風暴!大海!為我們伴舞吧!」

昆洋將帆拉緊,帆船速度快到讓周圍海浪模糊,眼看著就要撞到一面水牆,卻又靈巧避過向著後方行駛,等到海浪氣喘吁吁的追上,帆船卻乘著浪頭而上,急速掉頭,從它的背部滑下。

「好樣的!」周軒盛讚兩位隊友的完美配合。

裴勝男閉上了眼睛,管清卻樂得東倒西歪,裴勝男喊道:「管清,別跟著他們胡鬧,走,跟我到艙里!」

「俺不!勝男師娘,你快看哪,大海也拿師父他們沒辦法!」管清興奮道。

裴勝男真心不敢看,這種驚險遠飛過山車可以比擬,因為過山車還能看到接下來的軌道。在這裡,上行時有可能墜落,而下滑時會飛出去!

沒有過人的膽量和技巧,這樣的惡劣天氣不是被海浪吞沒,也會被嚇個半死。

管清不肯回去,裴勝男連單獨待在艙內的勇氣都沒有,唯一能陪她的便是那個盛放骨灰的罐子。別說,在這種緊張狀態下,想到這點都會讓她覺得踏實些。

風暴持續到後半夜,終於平靜下來,烏雲散去露出星光,深色海面平整如鏡,甚至連風都懶得吹。

經歷了大風浪的帆船不急不慢的行駛在海上,讓瘋玩夠了的三個男人都哈欠連天。

「我跟感情值班,你們去休息吧。」裴勝男說道。

三個男人也沒客氣,迷瞪瞪回去睡覺,裴勝男回去查房,哭笑不得,都沒睡在床上,沙發上兩個,地上一個。

裴勝男還是將他們喊醒,現在風平浪靜,但這種狀況只是暫時的,海里的一個浪頭就能把他們顛到艙頂。

扒、書』小『說『網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