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42章 貪婪的目光

第642章 貪婪的目光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20 05:22  字數:2381

戴維!

周軒高聲喊!

水流的衝擊讓戴維發不出聲,身體也不由他的控制,只是伸出一隻手來求救。

隨著中間空洞的增大,戴維逐漸靠近了外圍,周軒看準時機毫不猶豫的將他拉住,但卻被引力帶動著向裡面滑去。

戴維絕望無比,水中睜開眼睛看了周軒一眼,將緊握的手鬆開了。

「戴維!」

周軒不肯放棄,向前一躍,抓住了戴維的胳膊,然而自己也被吸入水中。

水流開始逆轉,空洞也開始減小,漸漸的水面又恢復平靜,而被甩的七葷八素的周軒卻被一股力量拉著向下。

來自於戴維,也來自於水中的力道。

不!

周軒發出悲呼,他不想死,然而只是化作氣泡汩汩上升,古老而又神秘的溶洞里,不會有人找到他。

水從口鼻耳朵甚至是眼睛灌入體內,他連掙扎的資本都沒有,就這麼一直快速墜落下去,任憑呼吸激將停止,水壓開始碾壓他的身體。

師父,徒兒來了。無比悲哀的周軒閉上了眼睛,昏沉沉的任由命運擺弄。

「軒,醒醒啊,軒……」

柔和而又熟悉的呼喚在耳邊響起,周軒猛地睜開了眼睛,迷糊間看到苗霖站在前面,一身素色長袍,頭髮散開飄在水裡,赤著一雙嬌嫩的小腳,恍若水中仙子。

苗苗!

周軒忘情大喊,卻換來更多的水湧入口鼻,胸腔都要炸裂,卻也讓他變得清醒起來。突然,身體一頓,好像是到了水底,身旁已不見戴維的蹤跡,周軒隱約記得這片奇怪的水域外是安全的,剛要邁開步子,後背又被什麼東西吸住,倒著向後。

腳下踩到一處凸起,求生的本能讓周軒俯身抓住了它。只是吸引力增大,地下的岩石鬆動,他手裡握著一塊鴨蛋大小的堅硬物品被帶入到一個光滑的隧道當中。

漸漸的,周軒失去了意識。

裴勝男吃過晚飯,感覺身體好了許多,便自己到室外走走。一邊伸展著筋骨一邊嘟囔,周軒一天都沒露面了,肯定是讓酋長給困住了。

可是,來到酋長住所後,裴勝男就慌了,從侍衛的比劃描述得知,他們一早就出去了,周軒一直沒有回來,也包括酋長和幾個重要任務。因為事情保密,看守只知道酋長辦事,但卻不知道他去了哪裡。

裴勝男聽周軒提過這件事,人變得激動起來,「我知道,他們去了一口井淘寶!你們誰知道那口井在哪裡?你們倒是說話啊!」

侍衛聽不懂中文和英文,不斷搖頭。

裴勝男身體還很虛弱,有照顧她的兩名婦女追過來,拉著讓她回去休息。裴勝男哪裡肯,堅持要等周軒回來。

周軒沒等回來,酋長回來了,還有哭得眼睛紅腫的管清。

往後探頭,沒看到周軒,卻看到管清手裡托著周軒的衣物,疊得整整齊齊,裴勝男懵了,一把拉住管清,「你師父呢?」

「師父和戴維下到了井裡,再也沒有上來!」管清哭出聲來。

「那就去找啊!」裴勝男急了。

「他們說是聖地,不能隨便闖入。」管清不滿道。

「狗屁啊,什麼聖地還吃人?」裴勝男來到酋長面前,不客氣的指著他的鼻子說道:「立刻派人下井去找,否則,我就讓你這野蠻的島嶼上報,看以後誰還敢來這裡旅遊!」

在島上,還沒人敢這麼跟自己說話,但想到周軒為了尋找部落信物奮不顧身,安汾尼緹壓下一口氣,不悅道:「對於周軒的死,我深表哀痛。為了完成他的遺願,我可以破例將你們送走!」

「你說的屁話啊!」裴勝男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,揪住管清的衣服把他拉到跟前,「看到沒,周軒的得意大弟子,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他說周軒有長壽之相,肯定不會死的!」

管清微怔,頭點的跟搗蒜似的,「對,對,俺師父命不該絕。」

「哦?你也能占卜?」安汾尼緹眼中閃出貪婪之光,管清說完就後悔了,知道自己還有利用價值,恐怕安汾尼緹會出爾反爾,將他又扣留。

管清沉默不語,裴勝男卻忘乎所以,「別看管清年齡小,卻有著極高的天賦,什麼過目不忘,鐵口斷金,他都在行!」

「我在他這個年齡的時候,就開始當酋長了。」安汾尼緹大有深意一笑,談不上跟周軒和戴維有感情,他急需人才,特別是可以搞定其餘部落的能人。

裴勝男這才察覺出不對,警惕的將管清攬在身後,堅持道:「我要求去那口井找人,如果你不能派出人手,我自己下去!」

「聖地不允許女人靠近!」安汾尼緹面無表情說道。

「那填井的不都是女的嗎?」裴勝男反問。

「這裡是我的渚雷島,希望你收斂。沒有人逼著周軒下去,我對你已經夠客氣了!」安汾尼緹臉上罩著一層厚厚的寒霜,語氣越發不善。

「他下去你也沒攔著啊,安汾尼緹,你身為酋長,怎麼那麼不負責任,那麼不要臉呢?」

裴勝男的話激怒了安汾尼緹,雙手朝後一背,根本不需要下令,便有四個侍從上前,分兩組控制住裴勝男和管清。

「我要見周軒,我要見他!安汾尼緹,你把我送到井裡,我們死也要死在一起!」裴勝男不知哪裡來的力氣,幾下就掙脫開兩名侍從,再次衝到了跟前。

「開玩笑,祭祀神靈也需要甄選,你粗鄙不堪,半老徐娘,神靈也不會要你!」安汾尼緹不客氣打擊。

裴勝男惱羞成怒,十指彎曲就向安汾尼緹的臉上撓去。安汾尼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