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39章 攪擾神河的安寧

第639章 攪擾神河的安寧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18 07:57  字數:2377

從帆船取來了潛水衣還有對講機等物,管清嚷嚷著也要去。

周軒自然不同意,戴維也不答應,這不是海底遊玩,井下有什麼,是否聚集毒氣或者未知物種的毒蟲,難以預料。

又因為是聖地,傳說裡面住著神仙,自然是無人敢涉險的。

進入神河尋找神靈之眼,是至關重要的大事,安汾尼緹下了死命令,不可對外提及一個字,否則將承受部落最為嚴酷的懲罰。

這天清早,島上開始下起了雨,忽大忽小,在冷風的吹拂下,形成扭曲的水簾,給人以壓抑之感。

「酋長,神靈發怒了。」一名手下小心翼翼提醒。

安汾尼緹臉色也變了,從昨晚到凌晨,天色都很正常,突如其來的雨讓他也心生忐忑。但對神靈的畏懼,依然抵擋不住對於權勢的渴望,心存僥倖的默默來到聖地。

腳下濕滑,周軒走在上面都有些踉蹌,而在一百多年前,有一位重病的老酋長被人抬了上來,那時候他的心情一定非常複雜。

來到那口井旁邊,除了主持儀式的巫師,其餘人都不能隨意靠近,也包括安汾尼緹。大家單膝跪了下來,嘴裡念念有詞,態度十分虔誠。

安汾尼緹格外認真,閉著眼睛帶著敬畏之色,今天他要冒犯神靈了,都是為了全島的居民免於戰爭之苦,祈求得到神靈的諒解。

一陣狂風吹過,咔嚓一聲,不遠處一根樹枝竟然被吹斷,落在了地上,樹葉恰好擋在了井口位置,所有人都惶恐不安。

「顯靈了!神靈不希望我們靠近!」

「神靈饒命啊!」

各種聲音此起彼伏,安汾尼緹也嚇壞了,手臂伸長匍匐在地,顫聲禱告著什麼。

周軒卻不以為然,將樹枝挪開扔到了一旁,示意巫師可以繼續,自己則去更換潛水衣。戴維跟著他,等將氧氣瓶背好,擔心問道:「周軒,剛才那股風真的很邪。」

「在我們國家有句老話,平生不做虧心事,半夜不怕鬼敲門。它邪它的,咱找咱的!」

周軒的從容和淡定讓戴維也踏實了很多,兩人相繼從樹林中走出來,卻看到巫師正在和安汾尼緹交流著什麼。

巫師的表情非常驚恐誇張,而安汾尼緹也變得局促不安。

隨著部落自身文明的發展,巫師的地位正在降低,在渚雷島也成為一種擺設。安汾尼緹渴望得到神靈之眼,怒道:「周軒就是神靈派來的,為何一百多年來,只有他想到了神靈之眼在神河裡?」

「酋長大人,神河的安寧無人敢動,這裡孕育著我們渚雷島源源不斷的生機。神河動蕩,渚雷島必將改天換地!」巫師雙手高舉,面容猙獰的近乎咆哮,近乎詛咒。

「神靈之眼就在河中!」安汾尼緹強調。

「酋長大人,既然在河中,由神靈保管,敖坡人什也搶不走,有什麼不好?」

巫師繼續勸說,安汾尼緹面色漲紅,青筋凸起,他自然希望周軒下到水中,但也得拿出讓族民信服的理由來。萬一找不到神靈之眼,他還要承擔來自內部的爭議。

「剛才那股風不是神靈作怪,是老酋長。」周軒淡淡道。

所有人都愣住了,周軒並不解釋,來到祭壇前,嘴裡也念念叨叨,將幾種貢品果子擠出汁液,調和成一種奇怪的墨綠色,取來一張紙用手指飛快描繪,很快繪製完成。

是奇怪的符號,像是畫,卻又沒有規律,說它是隨意塗鴉,但卻是一氣呵成,沒有中斷。巫師忍不住了,上前問道:「這是什麼?」

「符籙!」

周軒端起一杯酒喝了一口,往上一噴,呼的符籙燃燒起來,很快化為灰燼。之後,周軒盤膝而坐,猶如石化,但隨之安靜下來的還有周圍的樹林。

風勢漸漸變小,連雨都停了,連每一株草都變得無比安靜,掛在上面的水珠都懶得滾落下來。

安汾尼緹喜出望外,對周軒的信心又增加一層。戴維卻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,怎麼周軒還像是個法師?

事後,在繩索的牽引下,身穿潛水衣的周軒和戴維由井口慢慢沉了下去。

準備了近百米的繩子,放到了一半,還沒有看到水面,可見井水之深。

「周軒,你真的看到了老酋長的靈魂嗎?」戴維問道。

「開玩笑,我又不是地獄的神靈!」周軒擺擺手。

戴維嘿嘿笑了,但又不解問:「但是,你怎麼知道那股風就是老酋長的,而且,你做法之後,風雨確實都停了。」

「虧你還是英國來的,我昨天夜觀天象,今天一定是個好天氣,剛才不過是過路雨而已,不會持續太久。」周軒說著嘆口氣,「不過,老酋長倒是個可敬之人。他卧病在床,還可以料理族內事宜,說明身體狀況還不是特別嚴重,卻將自己的入葬儀式終結在典禮之日。」

「你的意思,老酋長是自殺?特意安排的?」戴維恍然大悟。

「那名發下重誓表示不知情的手下,其實也選擇了寧願地獄,也要忠於老酋長。我懷疑,他是在老酋長死後,將神靈之眼讓他的女兒吞了下去,隨後被拋到井裡。」周軒搖頭嘆息。

戴維也唏噓不已,這是何等剛烈的忠臣之家,現在他懂了,如果這些猜測被證實,那麼貴族女兒肚子里的神靈之眼,就在他們的下方!

現在,他們就要證實這個猜測。

越往下,空間越大,從六十米左右起,下方空間驟然變大,也聽到了底下傳來的潺潺水聲。

周軒猜測,這裡的人只是想在此處打一口井,然而打通後,卻打不上水來,久而久之,就將這裡冠以神秘色彩。

終於,在繩子被放到盡頭的時候,周軒和戴維來到了水面之上,頭燈掃過一遍,又是驚喜,又是懊惱。

原來,這裡是一處溶洞,遍布難得的自然景觀,等將來島嶼開發,這裡會成為一大亮點。惱的是,水域面積很廣,而且落腳處水勢最高,想要找到被女孩兒屍體帶走的寶石,必須要深入!

談何容易,這裡是一處迷宮,而且風景相似,還不知盡頭在何處,假如迷路,他們便會在絕望中死去。而對外的說法,也不過是去服侍神靈。

,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