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37章 獻祭的典禮

第637章 獻祭的典禮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18 07:57  字數:2422

本是小女兒家的事情,周軒不便打聽,將豎起耳朵傾聽的管清拉走。

「師父,他們好像在議論什麼典禮的事情。」管清說道。

「哦?島上還有什麼典禮?」周軒問戴維。

「很多,但比較正式的依然是繼位還有酋長家的婚喪嫁娶。」戴維說道。

「這裡也流行哭婚嗎?」周軒笑了。

「沒有,每個待嫁的新娘都歡天喜地,很盼望洞房花燭夜的到來。這樣,不僅代表她們成為真正的女人,而且還可以分到財產,有了一定的經濟自主權。」

這邊周軒和戴維議論當地風俗,管清還在聽,「師父,那個女孩兒說她不想死!但是她的家人都在安慰她去死。」

「你聽錯了吧?」周軒不信。

「反正他們反反覆復提到了死。」管清說道。

戴維聽不懂中文,管清乾脆用英語和他交流,戴維搖搖頭,他也沒聽說過島上有什麼典禮需要死人。

管清堅信自己沒有聽錯,周軒還是決定去問個清楚,大不了被人轟出來。萬一能救人一命,勝造七級浮屠。

門是虛掩的,管清在外面敲了幾下,裡面動靜太大沒聽到,乾脆推門而入。

看到有人進來,屋裡的人連忙擦乾眼淚,都認識戴維,也剛剛聽說了周軒,非常熱情的把他們讓到了屋裡。

哭鼻子的是個十三四歲的女孩子,皮膚雖然很黑,相貌符合當代美女的標準,一雙大眼睛水汪汪的,楚楚可憐。

戴維和他們簡單打過招呼,周軒指指女孩子,不解問:「為什麼哭?」

一路走來,管清開始熟悉島上的語言,負責翻譯,做出哭臉,女孩兒哭得更凶了,女孩家人也露出傷感。

突然,女孩兒跑到管清身邊,攬住他的胳膊,嘴裡說了很多,大概意思是不想死,還把掛在腰間的一個貝殼飾品往管清手裡塞。

管清隨手接過來,女孩兒破涕為笑,但女孩兒的家人卻有些不高興,又嘰哩哇啦說了很多。

「這個女孩兒想要嫁給你的徒弟。」戴維笑了,這是本地的習俗,如果兩人情投意合,並把自己的信物交給對方,那就可以成親。

管清一聽嚇一跳,連忙把飾品扔了,女孩兒哇的一聲又開始哭。

這個女孩兒第一次見管清,沒有感情基礎,而且嘛,以徒弟長相,她也不會一見鍾情,這麼做一定是不得已而為之。

戴維簡單和他們交流後,露出驚訝的表情,一直在說,不可能,不可能。

「戴維,他們說什麼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我不能確定,因為我掌握的當地語言有限。他們說,族裡會將女孩兒祭祀給神靈,每三年一次。」

「在哪裡祭祀?」周軒又問。

女孩兒和家人都指向東面,那是一處原始叢林,沒有居民住在裡面,但卻是聖地,平時不允許人隨意出入。

周軒萌生一個大膽的想法,神靈之眼會不會藏在裡面?

告辭了這家人,周軒等人立刻趕往那處所謂的聖地。島上人口增長,也在擴張土地,襯托的這塊叢林非常的突兀。

道路非常難走,只能徒步前行,不能使用車輛,有些地方需要清理雜草後才能過去。

終於,三人來到了中心地帶,就是這片區域的最高處,四周光禿禿的,沒有看到石頭雕塑和祭壇,只是發現了一口井,直徑兩米寬,用一塊石板蓋住。

三人合力將石板掀開,立刻有股陰冷的寒氣撲面而來,裡面發出奇怪的幽咽聲,像是人類的哭泣。戴維有些緊張,說著上帝保佑之類的話。

周軒扔下去一塊小石頭,沒有聽到回聲,此井深不見底。

沒有其他發現,三人將石板蓋好,周軒卻取出了羅盤,確定好方向之後,開始向著四周查看起來。

「這是東方的神秘法器,羅盤。」戴維倒是認識。

「這裡的風水很不一般。」周軒道。

「你是風水師?」戴維很詫異。

「跟師父學了好多年。」

島上也有不少山脈,但都不高,也有盤旋如龍形的,周軒仔細分辨,非常確信,這裡就是風水中的氣口,也是龍脈之始。

不過,這裡並不能稱作好風水,位處土宿星之地,代表著刑罰和殺戮,但是,左前方有貪狼,右前方是巨門,此地又是巨富之所。

只不過,象徵財富聚集的巨門星,已經出現了嚴重的水土流水,用不了很長時間,就會徹底的消失,風水也會隨之改變。

「根據風水學的原理,如果把這裡看成墓地,一定藏著巨大的財富。」周軒道。

「難道說,神靈之眼就在裡面?」戴維欣喜地說道。

「很有可能!」周軒點頭。

原路返回,直接去見安汾尼緹,想從他那裡得到確切答案。

「幾位貴客,聖地是不允許隨意闖入的。」一見面,安汾尼緹就笑著提醒,明顯帶著埋怨。

「酋長,族裡是否有三年一次祭祀的典禮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是的!」

「是用活人祭祀嗎?」

「是,而且還是未婚的純潔少女。洗凈後,抬到神河,從上面拋下去,祈求神靈保佑。」安汾尼緹說道。

神河就是那口井下方的水,周軒和戴維互視,實在是太殘忍了。安汾尼緹解釋道:「典禮舉辦之時,全島的部落首領都會到場。我們之間有約定,不會藉機突襲對方,否則會受到神靈的懲罰。」

原始部落重視誓言,周軒又問:「那麼女孩兒的甄選呢?也是來自各個部落嗎?」

這個?安汾尼緹欲言又止,不言而喻,各部落對人口都看得很嚴,安汾尼緹作為最大的部落,也要做出最大的犧牲。

為了權勢,卻要犧牲年輕女孩兒鮮活的生命,這種做法令周軒不齒。

「如果我統一了全島,一定廢除!」安汾尼緹做出保證。

「老酋長離世前是否去過聖地?」周軒又問。

安汾尼緹一愣,隨即反應過來,「我知道你想的是什麼,這種典禮都由酋長親自主持。當時老酋長病重,由人抬上去的,而且由巫師做法,他也不會靠近。」

「周軒,你認為這顆寶石,就是由老酋長在那個時候扔下去的?」戴維問道。

,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