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34章 需要及時治療

第634章 需要及時治療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16 15:18  字數:2563

昆洋也愣住了,明明就將帆船靠在岸邊的,怎麼會突然不見了呢?

大海里沒有帆船,就像是天空中的鳥兒沒有翅膀,只有死路一條。更讓周軒焦慮的是,裴勝男一直沒有清醒過來,身體滾燙如火爐,嘴裡還說著胡話。

毫無準備下落水,裴勝男的水性雖然好,依然無法和食人部落相提並論,在那個時候就嗆了水。而一路被野蠻拖行,身上傷痕纍纍,這麼下去也會沒命的。

周軒背著裴勝男走不快,只能分開,「昆洋,我去上游找,你跑得快去下游,不管有沒有消息,再回來聚合。」

「那好,你們最好在樹林裡面穿行,不要再被捉回去。」昆洋擔心道。

「好。」

昆洋甩開飛毛腿朝著下游奔去,河面雖寬,但漂浮在上面的帆船還是非常醒目的。很快,昆洋跑到入海口,又極目遠眺,沒有看到帆船的影子。帆船沒有固定住的可能性並不大,即使如此也不會飄走那麼快。

於是,昆洋又氣喘吁吁跑了回來。

此時,周軒正在林中艱難前行,裴勝男的眼淚落在他的脖頸處,「軒,軒。」

「勝男!」

將裴勝男放下,周軒心都碎了,經歷過一次失去的他,情感上比任何人都要脆弱。緊緊握住那隻被繩子勒破皮的小手,心中戾氣橫生,這樣的食人部落絕不能存在世間。

「軒。」裴勝男聲音很小,嘴裡翻來覆去只喊著周軒的名字,周軒淚如雨下,哽咽道:「勝男,一定要振作啊,否則我回去,無顏見恩師!」

「師父,師娘像是感染了,得馬上退燒。」管清提醒。

「藥箱都在帆船上!」

周軒皺緊眉頭,更為擔心應急藥箱里的葯也無法根治裴勝男的病。此時的周軒身心疲憊,管清也餓的肚子咕咕叫,多說無益,還得繼續尋找帆船。

咬牙將裴勝男重新背起來,周軒一步一個腳印,向著上遊走去。

越往上走,砂礫增多,還有半大的石頭攔路,背著一個人,每跨過一塊石頭都是對體力的巨大考驗,周軒都不能想到累這個字,因為那樣立刻就會垮掉。

完全是靠著堅定的意念在前行!

眼前一黑,周軒的身體不由往下縮,這時,一雙手攙扶住了他,昆洋回來了。將裴勝男接過去,昆洋心疼道:「周軒兄弟,歇歇腳吧!」

「不行,不知道那兩個部落打的怎樣了。」周軒執意前行。

走了足足兩個小時,周軒忽然眼前一亮,看到了,就是自己的帆船停靠在前方的河對岸。這是一處河床較為狹窄的地方,寬度在百米左右。

「師父,這裡有個小木筏!」

猶如天助,管清還在樹林里發現了一個乾淨的木筏,看方位像是梢易部落的,他們忙著打仗,這些都顧不上。

周軒遲疑了下,帆船從下游到了上游,而且妥妥噹噹停靠岸邊一定是有人為操作。剛剛擺脫了這邊的食人部落,還不清楚河對岸又是怎樣的情況。

「咱們沒了帆船也是死,不如拼一把。」昆洋堅定的說道。

「好,拼一把!」

三人在岸邊稍作休息,然後登上木筏快速駛向帆船,一路上,周軒將裴勝男摟在自己懷裡,嚴防水下再冒出繩子來。

昆洋則密切關注前方叢林,至今還沒有發現有人影。

壓抑住內心的情緒,三人憋足勁,一口氣游到岸邊,迅速登上帆船,周軒剛要鬆口氣,卻發現帆船上還綁著好幾條繩子!而繩索的另一頭延伸至密林深處。

不好,有人對帆船動了手腳,周軒急急道:「管清,快割斷繩索!」

只是割斷了第一根,嘩啦啦,像是從地底下冒出,足有上百人手拿長矛,將他們圍了個水泄不通。這些人衣著文明,起碼蓋住了**處,而且訓練有素。

周軒再度拿起連弩,只要對方敢動手,他一定不會客氣。

「先生,我們不會傷害你的,但如果堅持逃走,一定會死。」

叢林里傳來說話聲,而且還是英語,周軒向里看去,只見一名身穿現代服裝的外國男人,快速的跑了出來。

男人三十歲上下,卻是鬍子拉碴面容憔悴,語氣帶著善意也有無奈,根本跑不了。

但周軒確信,自己的帆船就是他開過來的。

「你是誰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我叫戴維,是個航海愛好者,船沉了,又被朱汶部落抓獲,他們並不傷害我,但也不放我離開。」戴維聳肩說道,眼睛卻看向對岸。

「我們必須要走!」周軒一字一句說道。

「不可能的,這個島嶼是極少數未曾開化的地方,他們從不講道理。而且,你的女朋友看起來病得很嚴重,也需要治療。」戴維勸說道。

大開殺戒也擺脫不了這麼多人,看看裴勝男,再看看昆洋和管清,周軒猶豫不決,戴維又說道:「這個部落有些奇怪的故事,如果你能把故事給他們寫圓滿,或許他們就能放你離開,還有我。」

「什麼故事?」

「一言難盡!」

最終,周軒還是下了帆船,倒是有人將裴勝男接過去,檢查一番,說了幾句話。戴維從這裡生活了一段時間,翻譯道:「他們說,這個女人需要治療。」

當然需要!

周軒誠懇請求他們治好裴勝男,對方的態度讓他鬆口氣,算是誠懇積極。

據戴維說,渚雷島共有大大小小七個部落,隔河相望,北面有三個,南面有四個,經過十年的戰亂重組,目前成為三個主要的。

梢易部落和食人部落各吞併一個部落,南面由四個變成兩個。

此時梢易部落酋長敖坡人什正與食人部落浴血奮戰,很快就會重組陣營,成為割據大河以南島嶼的新一代領袖。

而北面的三個部落,在酋長安汾尼緹的領導下合并為一個,並且自稱為島嶼的嫡系傳承,身份也為國際所認可。

安汾尼緹主張與內陸國家靠攏,將島上的東西運出去,先進的物資運進來,提高族民的生活。幾大部落之間的爭鬥由來已久,但近些年來,安汾尼緹管轄下的島嶼開始強大。

首先,安汾尼緹開放島嶼,接納來自全世界各地的遊客,族民整體水平不斷提高。加上連年對梢易部落和食人部落的打壓,南面的部落日漸貧困。

周軒點點頭,即使他不出現,發展壯大的安汾尼緹也終將會將南面的部落平定,只是時間早晚問題。

「戴維,你出來多久了?」周軒問道。

,請訪問手機請訪問:

扒、書』小『說『網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