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30章 渚雷島

第630章 渚雷島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14 18:14  字數:2556

事後,周軒也埋怨裴勝男不該這種態度對待自己的父親,哪怕沒有養育之恩,但也是曾經的領導,目前還是周軒的老師。

「我知道,不是有了你,底氣就足了嘛!」裴勝男將小手放在周軒掌心,涼涼的,「摸摸,也嚇得我夠嗆,要是還在學校,給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。」

你啊!

周軒苦笑搖頭,裴勝男此舉就是典型的狐假虎威。不過,看她表現嘻嘻哈哈,想必以後和閆平川的關係也不會太僵,暫且不去管那些。

「日夜不停的話,按目前風速,還有四天就能到哈紹羅群島了。」昆洋說道。

「我已經等了很久。」周軒眼眶潮濕,按耐不住內心的激動之情,他隱約看見苗霖就在前方沖他招手,笑容一如既往的甜美。

「周軒,我聽勝男還有管清說了很多關於你的故事,你是個了不起的人物。我是個粗人,問句實話,為了個女人,你這麼做值得嗎?」昆洋忍不住問。

「你在臨海也頗有名氣,周圍全都是有錢朋友,可以風風光光度日,為什麼還要到海上吃苦,甚至差點丟掉了性命?」周軒反問。

「那不一樣,大海是我的夢想,將來,我還要用航海去征服它!」昆洋說道。

「苗苗是我的命,她丟了以後,我的魂魄就少了一半。」

昆洋聽不懂,但敬重周軒是有情有義的漢子,對他的好感與日俱增,兩人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。至於苗霖這段故事,不為外界所知,周軒提醒他需要保密,昆洋不是多嘴之人,自然不會往外傳。

昆洋還提到了項征途,是他教的那批學員中最笨的,大小夥子一個,常被他罵哭,沒想到幾年後成為了帆船教練,倒是讓他頗感意外。

此時,帆船上有了比較正式的團隊,合理分配之下,帆船一刻不停,而每個人又能得到很好的休息,距離哈紹羅群島也越來越近了。

「軒,前面有個好大的島嶼,是不是哈紹羅?」裴勝男在甲板上踮起腳尖往前張望。

不是,海圖顯示,那裡是渚雷島,上面居民有五萬之眾,足以成為一個島國。燃料和飲食都能撐到哈紹羅群島,周軒不想節外生枝,做出了決定,直接過去,不在島上停留。

望遠鏡中的渚雷島,樹林中半隱半現的房子,還有類似崗哨的高台,上面有人影晃動,像是站崗的士兵。

渚雷島比較有意思,正中間一條大河穿境而過,將島嶼分成了兩個,河面寬闊,最寬處可以達到五百米左右。有了淡水,便可以養育一島居民,才能在上面繁衍生息。

洶湧奔波的河水流入海中發生融匯撞擊,交匯處衝出雪白的軌道,水聲滔天頗為壯觀。而就在此時,一樣東西被河水夾裹,翻滾著流入海中,沒有沉下去,就那麼漂浮在海面上打旋,顯得有幾分無助。

「看吧,他們也會把垃圾直接排到大海里。」裴勝男嘿嘿笑,好像抓到了別人的把柄。

「師父,那好像是一隻鞋子。」管清眼尖,說道。

確實是一隻鞋子,還是女士的運動鞋。周軒確信,這種鞋子只是在陸地國家流行,島上的居民是不會有這樣的鞋子的。

「昆洋,靠過去看看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好嘞!」

將帆船靠近交匯處,那隻鞋子好像長了眼睛,就那麼緩緩的卻又堅定的朝著帆船的方向飄來。

管清將鞋子打撈上來,拿到周軒跟前。周軒卻刻意迴避,心裡在發顫。這隻鞋子,像極了苗霖那天早上所穿的那款。

「不可能那麼巧,不可能。」周軒喃喃自語。

「師父,你咋啦?」管清問道。

周軒這才轉過身,雖然努力裝作淡定,但臉色慘白,將鞋子拿到手裡的時候,眼珠都變紅了。

鞋子經過了長久的浸泡,有些膨脹腐壞,但還是能看得出來,是雙超輕款的網面登山鞋,連圖標都是一樣的。

雙眼一黑,周軒身體向後倒去,被昆洋眼疾手快一把扶住,裴勝男也慌了,看著那隻鞋,「軒,到底怎麼了?」

「很像苗苗那天穿的鞋子。」周軒嘴唇鐵青,顫聲道。

「你能確定嗎?」裴勝男連忙問。

「不能,但有九成相似。」周軒如實說道,他平時不關注這些細節,但心中卻升起不祥的預感,差不多的款式,又出現在去往哈紹羅群島的航線上,真的不敢再往下想。

裴勝男輕輕將鞋子拿過去,套在自己腳上,笑了,「軒,不該是苗苗的,別看她個子大,腳丫卻很小,起碼比我的小兩號。看,這雙我穿著正好。」

看著裴勝男轉動的腳丫,周軒稍微放下心,但卻不肯再繼續前行,鞋子泡水變形的可能性也是有的,既然來了,就該到島上打聽一番。

昆洋看出他的心思,勸說道:「這樣的島嶼通常會存在多個部落,當然也會有戰亂,如果上去的話,後果無法料想。」

「這樣,我們還是按照原定計劃去哈紹羅,然後安排你回國,我們再回來。」周軒下定決心,一定要去島上看看。

「瞧你說的,我雖然貪生怕死,但還沒到杯弓蛇影的地步。再說了,哈紹羅與我國建交沒恢復,我去了也沒有大使館安排。」

昆洋執意也要跟著,帆船就沿著這條大河逆流而上。整體來說,大河坡度平緩,帆船在動力支撐之下,順利的開了上去。

兩側都是高而密集的樹林,河面上的溫度下降了五度,有些陰涼。管清則拿著望遠鏡四處觀看,報告說:「師父,裡面有部落里的人走來走去。」

「什麼情況?」

「兩邊的服裝不太一樣,左邊帶著有羽毛的帽子,而右邊的男人都在右耳上帶著大耳環。相同點,他們都拿著武器,都看著河面的方向。」管清說道。

「看來,這裡至少有兩個部落,而且還處於對抗的局面。」周軒皺起眉頭,兩個相對的部落,就是兩個縮小的國家。無論去往哪個部落,沒有打聽到苗霖的下落,那麼再去另外一個部落,很有可能會被當做是間諜。

裴勝男好像很安靜,周軒回頭,看到她正打上一桶河水,認認真真的清洗那隻運動鞋。都是為了自己,周軒心生感動,想要把她拉過來,以免發生危險。

然而,一條繩索突然從水下拋出,正好套在裴勝男的身上。

啊!

裴勝男剛發出一聲驚呼,就被猛然拉到水下,濺起很大的水花,之後再沒了動靜!

,請訪問手機請訪問:

本站重要通知: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,無廣告、破防盜版、更新快,會員同步書架,請關注微信公眾號我會告訴你,小說的是扒書.網么?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