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29章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

第629章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14 18:14  字數:2538

簡易的單人帆船都能擺脫鯊魚,這讓周軒內心踏實不少。而且隨著昆洋的加入,哪怕與鯊魚進行殊死搏鬥,利用他製作的武器也會大大增加勝算。

「那個破布是幹什麼用的?」昆洋指著上空問。

裴勝男立刻落下臉來,管清倒也不生氣,卻把兩個椰子人扔到了海里,咔嚓就被鯊魚吞了進去。

昆洋心疼的差點背氣,但也知道,該慢慢的適應現實了。

「是他們兩個設計的帆旗。」周軒解釋道。

「為什麼有個風箏?」昆洋又問。

「是只金色的蒼鷹。」周軒忍住笑。

昆洋又扒著欄杆看後面的鯊魚,然後抬頭看帆旗,最後說出個讓大家都頗感意外的結果,「能不能把帆旗撤下來?我覺得有可能是上面的風箏,哦不,蒼鷹刺激到了它們。」

周軒先是一愣,但抱著試試看的態度,還是答應下來。裴勝男滿心不情願,嘟嘟囔囔大白鯊怎麼可能對一面帆旗感興趣。

立竿見影!

等到帆旗被撤下,不到十分鐘,三條鯊魚的陣型便開始鬆動了,又過了五分鐘,最後那條沉入海底,其餘兩條跟班也都不見了。

管清不可置信,接連將椰子人和食物拋入海水中,鯊魚並沒有再出現,確信無疑,已經離開了!

居然這麼簡單!周軒開心不已,擺脫了身邊的威脅,連聲道謝,「昆洋,好樣的,你也救了我們啊!」

哇!昆洋放聲哭出來,他的椰子妻兒已經全部被扔到了海里,身邊只剩下了喜秋菊,一時間難以接受。

「昆洋,不要再沉溺於自己設計的場景,給家人打個電話吧,他們肯定非常擔心。」

周軒這麼一提醒,昆洋才反應過來,時隔多年,親人在印象中遠去,他只把椰子人當親人,角色轉換很困難。

電話號還記得,昆洋用周軒的手機,撥通了家人的電話,聽到了老母親電話那頭的嚎啕大哭,昆洋也流下了熱淚,在船艙內就跪了下來,兒子不孝!

昆洋獨自駕海失蹤,當年也引起了極大的關注,也得到了其他國家的海上搜尋,但什麼都沒有找到。大家猜測,昆洋已經死了,而他的母親也已經接受這個現實,打算將兒子的戶口註銷,不想卻又聽到了兒子的聲音。

還記得五年前的昆洋嗎?

航海家昆陽還活著!

太平洋孤島發現了昆洋!

消息一經傳開,關於昆洋的新聞鋪天蓋地,人們驚喜於一個航海愛好者還活著,而另外一個人物的出現更讓人激動不已!

遠洋周軒發現失蹤航海家!

周軒與昆洋同船共行!

又是周軒,這個頻繁登上頭條的英俊男人成為年輕人的勵志偶像,水漲船高的還有他的賢士公司。虞江舟忙得飯都吃不上,她要加快步伐,等到周軒回來時,賢士公司準備上市!

「軒哥離我已經越來越遠了。」盯著新聞的姜靚無限感慨,商玉紅好笑道:「周董還會回來的,沒必要發這種感慨吧。」

「唉,我是說差距。商姐,軒哥現在全世界聞名,多少女孩子想要嫁給他。」

姜靚撇撇嘴說不下去了,虞江舟捨去集團職務來到賢士公司,裴勝男以身涉險跟著遠洋,為了什麼?顯而易見!

帆船上的周軒連打幾個噴嚏,裴勝男摸了摸額頭笑了,「國內肯定很多人都在議論你呢!」

「勝男,也給家裡打個平安電話,不要讓阿姨惦記。」周軒提醒道。

「我媽現在可以厲害了,學會上網了,只要看到你的新聞,她就知道我很平安。」裴勝男不以為然。

此時,海事電話響了,裴勝男過去接,喂了一聲便立刻皺起眉頭,將電話遞給了周軒。

周軒納悶接過去,小聲問,「誰啊?」

「閆老頭!」

聲音很大,想必電話那頭已經聽到了,周軒一個激靈,連忙對著電話喊了聲老師,然後沖裴勝男皺眉,捂住電話埋怨,「你也真敢!」

「有本事讓他開除我啊,我不怕!」裴勝男哼聲道。

只能躲遠一點,閆平川當然聽到了裴勝男的聲音,不悅道:「周軒,勝男從小野慣了的,你多指點她。」

「呵呵,老師,勝男性格開朗,也沒必要刻意約束。」

閆平川非但沒生氣,反而笑了,「你啊,就護著她吧。」

周軒無語,同在一艘船上,有些事是解釋不清楚的,閆平川的態度儼然已經把他當做是准女婿。

「周軒,我在你這個年齡的時候還在苦讀死學,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,不如你啊!」閆平川由衷道。

「老師過獎了,在船上有時間學生也不敢忘記自己的歷史專業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很好,現在你跟昆洋在一起吧?」滿網都是他們的新聞,閆平川想不知道都難。

「是的。」

「昆洋也是個非常有成就的年輕人,多跟優秀的人接觸,也會提升自己。」話里話外,閆平川對昆洋也是讚賞有加的,每個人都有個遠行夢,只有極少數付諸於行動,周軒和昆洋都很了不起。

只是,閆平川沒有看到昆洋此刻的尊容,正坐在甲板上抱怨,為什麼會遇到這麼倒霉的事情?思來想去,還是他的名字取得不好,昆洋,困在海洋!

「是的,老師,跟昆洋我也學習了很多航海技巧。而且昆洋以其豐富的航海經驗為我解除一個困難,用實際行動證明,實踐高於理論。」

周軒這邊一本正經聊著,打舵的裴勝男差點沒吐了,看吧,跟閆老頭說話就是這麼累。老媽也怪了,當了這麼多年的家庭婦女,還是願意和這種人打交道。歸根結底,虛榮!

「你裴阿姨很好,讓勝男放心。勝男外出,她很牽掛,總會胡思亂想。周末的時候,我就讓嘉佳去陪她,也不至於整天胡思亂想。」閆平川說道。

「那我替勝男謝謝老師的安排。」周軒壓低聲音,讓裴勝男聽到又要起刺,憑什麼啊,還要讓老媽伺候他的兒子!

「最後,我預祝你航行順利!」

「謝謝老師。」

閆平川沒掛電話,周軒也不好主動說再見,沉默了幾秒鐘,閆平川又說道:「周軒,我請求你一件事。」

「老師言重了,請說!」

「把,我的,女兒,平安帶回來!」

周軒鼻頭一酸,向老師做出承諾,一定會確保裴勝男的安全,讓她毫髮無損的回到父母身邊。

閆平川當代大儒,非常注重名聲,承認裴勝男需要莫大的勇氣,是個有擔當的男人。

,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