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25章 不設防的夜晚

第625章 不設防的夜晚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14 18:14  字數:2551

果不其然,過了中午時分,全體居民便停止了日常活動,無論是老人還是孩子,全都保持沉默,走路小心翼翼,大有恐驚天上人之感。

直到傍晚來臨,周軒也沒看到哪裡有會場的布置,心中不由疑惑,是否自己的思考方向搞錯了?

「大家一起嗨皮啊!」裴勝男走到空地上,舉著胳膊大聲吆喝,試圖融入到這個部落的慶祝活動之中。

可是,沒人響應,幾個離裴勝男較近的居民立刻躲得遠遠的,還心有餘悸的看向天空,唯恐神靈怪罪。

有半數的居民回到自己房屋之中,伺候管清的也過來催促,讓他回到房間中。

酋長送給周軒的三個女人也想回到大屋中,但看周軒無懼神靈,三個人小聲商量下悄悄離開,像是跟著他們就要倒霉。

「師父,俺先回去了!」管清眨眨眼睛,這是他們商量的暗號,出發前在他所居住大屋的通風孔閃幾下亮光。

隨著夜幕降臨,外面的人也越來越少,最後還是酋長忍不住親自出來提醒周軒,晚上不要出門,以免被神靈責怪。

直到周軒進屋後,酋長才回去,屋外並沒有人看守。

「他們懼怕滿月!」周軒得出一個大膽的結論。

「我看也是,剛才我故意大聲喊,他們那眼神,像是要吃人!」裴勝男也觀察到這點。

「如果估計沒錯的話,月亮下去前,他們不會輕易出門。」

只是猜測,周軒又拿出書籍查看滿月前後的圖面,果然發現兩天之後便是這裡所謂的狂歡節,也就是酋長女兒的大婚之日。

雙喜臨門,是個不錯的黃道吉日,但周軒卻做出決定,要在今天逃走!

「還用通知管清嗎?」裴勝男問。

「我的徒弟那麼聰明,一定會猜到的。」周軒自豪道。

「難怪江舟想把他留下。」裴勝男嘟嘟囔囔,有這麼個小能人跟著周軒,也就找不到合適借口靠近周軒。

唉,裴勝男輕聲嘆息,她倒是不在乎在這裡住上一段時間,哪怕抱個孩子回去也行。無聊的在門口張望,裴勝男驚訝無比,連忙讓周軒過來看。

這簡直就是超級月亮啊!

巨大如車輪,輕盈如蟬翼,淡藍色面紗下隱約可以看到一方世界,有山有樹,還有仙子!

「難怪,這裡的居民以為月亮上住著神仙,這晚是神仙顯聖的時刻,所以都躲了起來。」周軒感嘆道。

「可是,光線不利,太強了些。」裴勝男擔憂道。

「走的時候,一定要輕手利腳,盡量不要驚動他們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嘿嘿,他們不敢出來,說不定就眼睜睜看著咱們離開。」

裴勝男笑了,但周軒不這麼認為,這裡一定還暗藏機關,不可能在滿月之夜將門戶大開,由著人進入或者離開。

周軒和裴勝男誰都沒睡,今夜無風,夜裡的動靜非常清晰,可以聽到有屋門開合的聲音,一定是在監視他們的動向。

終於,所有聲音都消失了,大家進入了夢鄉。

走!

周軒閃身出門,剛來到管清屋前,一直豎著耳朵傾聽動靜的管清立刻走了出來。周軒十分欣慰,如此一來,省去了用手電筒做信號。

三人悄無聲息一路向北,穿過茂密的樹林,樹葉的沙沙聲響很好的掩飾住他們的腳步聲。近了,近了!

周軒的心一直懸著,經過曾經攀爬的椰子樹,踩過柔軟的沙灘,撲進還帶著餘溫的大海,三人一口氣登上了帆船!

「軒,我們成功了!」裴勝男掐住周軒的胳膊,由於緊張,指甲深深嵌入,有些疼。

居然不設防,也許在部落看來,這樣的海上島嶼,根本就不會有人來。

收起錨鏈,帆船成功啟動,周軒長舒一口氣,這下他們即使追來,也追不上了。

回頭看著滿艙的禮品,周軒心中五味雜陳,到底辜負了熱情好客居民的美意,想了想說道:「咱們三個輪流,保證一個在帆船上,然後將這些禮品全部放到岸邊。」

「軒,來不及了!」裴勝男不樂意,剛才她還在竊喜,可以趁機將寶貝都帶走。

「不會的,聽到動靜再撤離都不晚。」

周軒打定主意,管清也不廢話,抱起一株珊瑚又跳到海里,快速走向岸邊,而裴勝男落水的聲音格外大,就想把人引來,可惜並沒有。

三人交替,一個小時才把禮品基本送下去,留下了一些烤肉和那柄古琴。

「有緣再見!」周軒朝著小島拱手,帆船終於正式離開,駛向無邊的大海。

其實,酋長的感知還是很靈敏的,察覺外面似乎有動靜,便派身邊一個妻子去查看。結果那個女人很快就回來了,說是他們都睡得好好的。

也有人發現周軒三人跑了,不想擅自出門得罪神靈,裝著不知道。

第二天早上,酋長才發現,周軒的床鋪上堆著很像人形的雜草樹葉,他立刻親自帶人追到岸邊,哪裡還有帆船的影子,頓時暴跳如雷。

飛飛默默的遠遠觀看,快速消失在叢林之中,全族人都在找她也不吱聲。酋長氣急敗壞的找了女兒兩天兩夜,才把發獃的飛飛從樹上抱下去,少不了又痛罵周軒管清一通。

此時的管清也是悶悶不樂,坐在甲板上低頭不說話,裴勝男嘿嘿笑道:「怎麼,還在惦記小飛飛啊?」

「俺這麼走了,她一定很傷心的。」

管清說著眼圈都紅了,感情談不上,但兩人已經建立起深厚的友情。不同於族人的大咧咧,飛飛溫和安靜,無論管清說什麼,她都會驚訝的瞪大眼睛,還會一直笑個不停。

「要不,把你送回去啊?」

「裴阿姨,別開這種玩笑好不好?其實,飛飛是很好的女孩兒,她說了等結婚後,就跟俺一起走。」管清道出來一個秘密。

這是沒有發現滿月秘密的另外一條途徑,不失為脫身良策。但是飛飛離開父母,去往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,並不利於她的成長。何況,海上航行也是充滿危險的。

「管清,好好跟著師父干,將來把那個島買下來!」裴勝男安慰道。

「俺也是這麼想的,否則真會帶著她一起離開的。」管清握緊小拳頭,這是好朋友之間的承諾。

酋長送給管清的那串項鏈還在,裴勝男到底惦記去一半珍珠,樂得手舞足蹈。

「勝男,別跳,船在晃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我哪有那麼大力量!」裴勝男不以為然,隨口又說道:「除非是鯊魚!」

說完三人都愣住了,不由往後看去,嗡的一聲,腦袋都大了。

,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