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24章 月有陰晴圓缺

第624章 月有陰晴圓缺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12 19:37  字數:2403

管清的態度轉變瞞過所有人,接下來便是婚禮的準備。

酋長女兒出嫁,非同小可,閑散的島民全都開始行動起來,採摘各種果子還有各色鮮花,加厚加長的樹葉裙製作起來,以及陪嫁物品的準備。

與此同時,作為感謝,部落還贈送周軒許多禮品,一股腦全都搬到他的帆船上,吃水線下降了半米。

周軒婉拒,一再往外拿禮品,一則東西太重不利於航海,在發生側翻時可能會糾正不回來。

另外,心裡有愧,沒人願意留下來,怎麼好意思白拿那麼多禮物。

但是,島民的熱情是抵擋不住的,玻璃質嬌嫩的珊瑚,以及成罐的珍珠,源源不斷運送到帆船上,都是他們認為最好的。周軒的汗都冒了出來,而裴勝男卻收禮收的不亦樂乎。

「勝男,等咱們走了,這些都要放下的。」周軒皺眉道。

「他們樂意送,怎麼不能拿?」裴勝男不以為然。

「等咱們離開的時候,這些都是負擔!」周軒不悅道:「不要小瞧原始部落,他們駕馭大海的能力不比咱們差,一路狂追,說不定真能追得上。」

裴勝男無比沮喪,看著那些閃閃發亮的珍稀海洋寶貝猛吞口水。

想見管清一面很難,他的身邊有十二個人伺候,四個保鏢,四個隨從,四個專門負責吃喝拉撒。另外,還有兩個陪練員,在島上的地位除了嫁娶攀高枝,強壯的體格也是長久立足的基礎,管清需要猛吃外加鍛煉,苦不堪言。

陪在周軒屋內的三個女人看到別人都在歡天喜地忙碌,都有些按耐不住,周軒主動讓她們參與其中,三個女人都開心不已。

「嘻嘻,太壞了,想製造咱倆獨處的機會,是不是?」裴勝男指尖點著周軒鼻子,被周軒扒拉開,「別自戀了,這樣咱們走的時候不會驚動到別人。」

在島上有個很大的好處,語言不通,密謀的時候可以堂而皇之,不怕被別人聽了去。周軒幾次想要靠近管清都很困難,對方的警惕心也不是一點沒有,只有成親後帆船離開管清留下,才能畫上句號。

於是,周軒跟裴勝男也加入到婚禮準備的隊伍當中,一是研究逃走路線,再一個是打聽下島上的禁忌。

事實上,什麼都沒打聽出來,路線倒是搞明白了,就在主島之上。

居民區以東地勢平坦,還有淺灘,但帆船在對面,三人的體力不足以繞島一周,何況還有重兵把守。西面雖有茂密樹林遮擋身影,但盡頭卻是幾百米的陡峭懸崖,帶著女人和孩子,危險係數最高,當初選擇這塊地方也考慮到了酋長等人的安全問題。

南面不用考慮,連接幾個小島,當地居民活躍期上不說,等回到帆船上早就被抓了。思來想去,還得是原路線登船。

「一二三,一二三四。」

這天中午,周軒終於看到了管清,被強餵了不少肉食,小臉變成了圓的,正閉著眼睛走路。

「管清,幹什麼呢?」周軒問道。

「師父,俺在練習黑夜走路,現在已經把我那個屋子丈量了,閉著眼都能走出來。」管清說道。

「那有什麼用,還沒打聽到什麼嗎?」裴勝男問道。

「還沒,不過今天比較奇怪,大家都在加班加點的幹活,幾乎是一刻不停,好像在趕一個什麼重要的節日。」管清說道。

這個現象周軒也注意到了,大家都像是在趕進度,晚上都會舉著火把幹活。

「管清,是不是在你們結婚前還有什麼重要節日?」周軒問道。

「俺也是這麼猜的,但是怎麼都問不出來,連飛飛都不說,但看錶情,很敬畏的樣子。」管清回憶道。

說了沒幾句話,管清就被尋找他的人叫走了,並以臨近婚期為由,吃飯都不讓他與周軒會面。

原始部落看重哪個節日周軒很難了解,突然想起來,酋長還贈送了自己一些書,或許從中能找到提示。

一些奇怪又簡單的線條,是這裡的文字,規律簡單,但也需要花費時間去研究,周軒已經等不及了,大致翻看,專門挑選上面的圖案。

都是些日常行為,捕魚曬魚製作魚乾吃魚等等,他們用這種方式記錄生活點滴。翻看一遍,也沒有找到提示。

第二天周軒還在夢中,就發現大家又開始忙碌起來,還是集體行動,連吃飯時間都提前很多。

「是不是過春節啊?」裴勝男揉著惺忪的眼睛問,這個時候國內都要準備過年了,也是學生族和上班族最為期待的日子,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放長假。

可島上當然不是為了準備春節,他們連春節是什麼都不知道,但裴勝男的話給了周軒一些啟發,時間緊迫,一定要找到答案。

對比萬年曆,周軒沒看出今天的特別之處,國際普遍使用公曆,至於這個島嶼多半就是日月升落計算時間。

太陽每天都會升起,而月亮卻有陰晴圓缺,陰晴圓缺?

靈光一現,周軒連忙跑出去觀看,抑制不住內心的狂喜,他似乎知道答案了!

回到房間,周軒激動的將裴勝男抱住,裴勝男故作嬌羞的半推半就,「人家還沒準備好呢!」

「今天就是最好的時機!」

「別看我大咧咧的,到事兒上,還得你主動。」

「不,勝男,這次需要你主動進攻。」

「討厭啦,人家可是第一次。」

「誰不是呢?」

「你不是跟苗苗早就?」裴勝男狂喜,只不過周軒下一句話讓她直接暈倒,用黑暗掩飾住惱羞的表情。

「勝男,我終於知道了,我在他們的書籍上多次看到了月亮,說明月亮是他們的圖騰。今天晚上便是滿月,這裡一定有盛大的活動。」周軒說道。

唉,裴勝男自作多情,有氣無力問道:「可是,活動越大,咱們不就更容易被發現嗎?」

「這種活動不是載歌載舞,而是心存對神靈的敬畏,會集中在一個場所,只要掌握好時機,立刻逃走!」

「管清知道嗎?」

「不知道!」

「我去告訴他!」

「不用,直接寫到他屋門口就行,反正別人也看不懂。」

哈哈哈,裴勝男笑出聲,被周軒捂住嘴巴,因為他們還不清楚滿月之夜到底會舉行什麼儀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