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23章 規矩野蠻

第623章 規矩野蠻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12 19:37  字數:2377

「江舟,我是認真的。」周軒皺眉道,事實上,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。

「軒,我也是認真的,這道題,無解。起碼在我這裡。」虞江舟退而求其次,說道:「要不這樣,把管清留下,等你們回來的時候,我聯繫一艘大點的船,多帶些人,把他接回來就是。」

這個方案被否決了,真要到了那個時候,小管清都要有了,周軒就成了祖師爺!

遠水解決不了近渴,自己的問題還得自己解決。思索再三,周軒直視管清,裴勝男也雙臂交叉一起看著他。

管清猜到了周軒的意思,撇嘴道:「師父,俺不行!」

「管清,眼下之際,只有假裝結婚。這樣,咱們才有逃走的可能!」周軒說道。

「俺不!」

「管清,相信我,不過,婚期還要再拖延幾天,利用你駙馬爺的身份,多打探些關於島嶼的奧秘,創造逃走的時機。」周軒扶住管清弱小的肩膀。

「什麼駙馬爺,師父,你被裴阿姨帶溝里去了!」

「就是這麼個意思,你想,成為酋長的乘龍快婿,那麼你的地位就會提高很多。而原始部落,對於神靈的敬畏還是有的,從這裡找突破口。」

管清一萬個不樂意,他這個年齡結婚簡直就是恥辱。但周軒和他分析利弊,眼下也只能行此下策,否則惹怒了酋長,可能被關押甚至殺死。

「好吧,就按照師父的意思。」管清最後無奈點點頭,心裡卻想著這幾天和飛飛溝通好,真要結婚,必須等他滿十八歲才能同房。

「等等,做戲要真一點,回去就說答應了,人家不起疑心啊?」裴勝男不以為然,強調道:「最好還要扭捏一天,找個合適的時機,比如酋長發怒,慫了,成了,也就很真了。」

周軒點頭附和,演戲要真,弄巧成拙,後果嚴重。

管清垂頭喪氣回去了,等待他的還有輪番勸說和他的假中有真的表演。而周軒佇立沙灘,久久不語。想必此時鯊魚已經游遠了,深深太平洋再見面不易,但眼下的問題卻是,如何從這裡逃走。

「軒,別上火了,車到山前必有路,畢竟他們是美意。飛飛在這裡,也是最為尊貴的女孩兒。」裴勝男安慰道。

「友好相處幾天,最後還是以這種方式結束。」周軒微微搖頭,可想而知,等他離開後,島上的人會痛罵他三天三夜,也有可能畫個圈圈詛咒他去死。

挽著周軒的胳膊,赤腳在海邊散步,忽略那幾個煞風景的壯漢,這裡的生活安靜美好,裴勝男倒是不排斥多住幾天。

「哎呦。」

踩到一塊小礫石,裴勝男疼的叫出聲,周軒連忙拉著她坐下,關切問:「疼嗎?」

「疼啊!」

仔細看裴勝男的腳,周軒無比心疼,在船上還有島上,基本都是光腳,沿邊皸裂爆皮,即便是農田耕作的婦人也沒有這般粗糙。

「可憐我白白嫩嫩的腳啊!」裴勝男叫苦。

「等回去,我給你開個方子調理下,一周就好了。」周軒輕聲安慰。

「疼!」

「哪裡?」

「腳踝!」

周軒輕輕替她揉動腳腕,裴勝男卻嘻嘻壞笑,拿著手機偷偷拍了一張照片,心滿意足的看著藍到誇張的天空,多住些時日吧!

已經是下午時間,兩人都餓了,帆船回不去,只能看管清和族人的商量結果。

回到居住區,就看到管清舌戰群儒,十幾個人圍成一個圓圈吐沫星子亂飛勸說他留下,管清轉著圈反駁,態度非常堅決,死活不肯。

飛飛蹲下,用手指在地上隨意畫著,她還不能理解愛情,但卻是真心喜歡管清。

「你給我的女兒取了名字,按照族裡的規矩,就要娶她!」酋長妻子生氣道。

啊?管清愣住了,隨後說道:「也沒人提前告訴我啊,不知者無罪!」

再後來,管清累了,坐在地上繼續和他們吵,飛飛開始偷偷抹眼淚,有些於心不忍,輕輕拉了拉母親腰間的樹葉,又搖搖頭。

酋長妻子對女兒說了很多,周軒雖然聽不懂,但也能想像的出,像管清這麼傑出的少年才俊,錯過了,島上哪裡找去?

飛飛又低下了頭,管清嗓子都啞了,還在戰鬥。

「飛飛,俺喜歡你,把你當做好朋友,但咱們兩個是不能結婚的。」管清勸說不了女人們,又開始寄希望於當事人。

「可是,我也不想嫁給其他人。」飛飛悶悶不樂,島上多少少年盼著能娶到她,管清卻一點都不給面子。

「等俺將來有了錢,俺可以買一架飛機把你接走。」

「飛機?」

「對,天上的大鳥!」

「從島上離開的人都沒有回來過。」飛飛不信。在她的認知里,島上最安全,出去就會被淹死。

管清不忍心搶白她,矛頭又指向其他女人。

終於,煩躁的酋長從屋裡走了出來,「走可以,留下一樣東西!」

什麼?管清一臉驚喜。

所有人都露出遺憾表情,知道情況不妙,向著後面退去,酋長妻子從身上琳琅滿目的配飾上摘下一物,扔到管清面前。

「這是什麼?」管清撿起來好奇打量,黑乎乎皺巴巴,中間兩個孔,像是干肉。

「留下鼻子!」酋長冷聲道。

管清低頭一看,發現那就是一個皺巴巴的鼻子,連忙噁心的扔到一旁。酋長妻子彎腰撿起來,又掛在身上,看來,也曾有男人拒絕了她,寧肯割掉鼻子。

「有話好好說嘛!」裴勝男賠笑上前,踢了管清一腳,呵斥道:「你怎麼這麼不識抬舉,酋長招你做女婿,多少人求不來呢!」

管清咧嘴乾哭,裴勝男又怒道:「還不給酋長道歉!」

兩人表情到位不浮誇,比較起來,部落的人還是很單純的,酋長妻子心疼的將管清拉起來,替他拍打屁股上的塵土,嚇得管清直躲。

飛飛破涕為笑,過來大大方方拉住管清的手,指指高樹,邀請他到樹上去玩兒。

酋長得意洋洋,八個妻子也都露出心服口服的神情,薑是老的辣,一句話就把那小子嚇破膽了。

不成親便沒有鼻子,島上的規矩也夠野蠻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