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21章 獨特的風俗

第621章 獨特的風俗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12 19:37  字數:2494

是一把古琴,因為海水的浸泡腐蝕,已經失去了原有的光澤。上面還有些精密的紋路,只是保養不好,什麼都看不清了。

在虞江舟的辦公室,周軒見過的那柄古琴,似乎都沒有這把年代久遠。

琴弦不知道是什麼材質,依然完好無損,不可思議,輕輕用手指撥弄下,還能發出聲音,酋長皺眉道:「非常難聽,不知道做什麼用。」

試著調整琴弦,再用手輕輕一划,清晰流暢的聲音流淌而出,這下輪到酋長發獃了,從管清的介紹當中,知道此物叫做琴。

有朋自遠方來,島上舉行了盛大的宴會,篝火通天,無懼大海的深邃,只有縱情歡樂。原生態的歌聲渾厚宏亮,那是對生活的讚美和對大海饋贈的感謝。

女人們跳起舞來,弓腰撅臀晃膀子,一時間波濤洶湧,春光無限。周軒定力極強,但這種情況下還是面紅耳赤,眼神迴避那些火辣辣的甩動。

管清也是全身不自在,回頭和飛飛聊天,比起那些人來,飛飛的瘦弱和溫和更讓他感覺親切。

只有裴勝男看得熱鬧,最後得出評價,這裡的男人普遍壯長。

「一個未出閣的大姑娘,哪裡來的那麼多經驗。」周軒沒好氣道。

「文明的進步之一,便是知識的開放性。」裴勝男不以為然,從這點講,原始人和當代人還是有共同點的,提到這塊不臉紅忸怩。

酋長的幾個妻子也加入到舞蹈隊伍當中,這是部落里頂尖的美女,是很多男人的夢中情人,她們的舞蹈更趨向於挑逗,大開大合的動作,曖昧的笑容,讓很多男人把持不住。

啊!一名男人大叫。

啊!一名女人大叫。

然後,大家看到男人將女人扛到肩膀上,匆匆回到自己的木屋裡,裡面立刻傳來令人羞紅臉的叫喊聲。嘈雜的環境都沒有阻擋那份熱情,酋長和眾人哈哈大笑,對此毫不避諱。

周軒深吸一口氣,管清還是未成年人,這樣的衝擊對他很大,難免將來會養成不正確的感情觀。帶他離開不現實,等於不領酋長的情面。

最後,周軒將古琴拿了出來,閉上眼睛傾聽外面歌舞的旋律,音符從手指尖蹦跳出來。

古琴給原始舞蹈伴奏有很大的難度,細膩的音符被踩在粗糙的大腳掌下,被寬厚的手掌甩開便消失無蹤。然而,持續不斷的音符繞過這些障礙,盤旋在人們周圍,最後以弱不可聞的聲音飄入每個耳孔之間。

歌聲變低了,舞步邁小了,人們開始追尋音樂的方向調整歌舞的強度。

「真是奇怪,小小的琴音就有這樣的魔力。」酋長讚歎道。

「在我們那裡,這叫以柔克剛。」管清解釋。

酋長沒聽懂,象徵性的點頭,饒有興緻傾聽起來,最後所有人都坐了下來,怔怔的豎起耳朵,這就是音樂的魅力,可以穿越時空和種族,達到靈魂的共鳴。

一曲完畢,大家簇擁而來,將周軒高高拋起,以此表示友好。

歌舞繼續,但受到了音樂的洗禮,節拍都變得緩慢起來,由開始的原始宣洩變成靜靜欣賞,這是文明的進步。

通過交談得知,從前兩代酋長起,巫師的至高地位就開始下降,到了這一代,就是個擺設,只是負責些娛樂活動的安排,死後就沒有選舉新的巫師,族民猜測這是酋長要獨攬大權。

周軒不會插手部落內部爭鬥,而且外面的世界也不允許他們建立獨立王國,經歷幾個時期的過渡,很快就能跟現代文明相融合。

晚宴過後,酋長非常開心,邀請管清在他左邊最大的房屋內住下,周軒則在右邊的房屋,想必是這裡待客的最高禮儀。

「感謝酋長的招待,明天我們就離開這裡。」

聽到這句話,酋長擺手道:「我們從不在夜晚講明天該怎樣,朋友,好好睡一覺吧。」

周軒也感覺累了,道謝後卻發現,有四個女人也跟了過來,連忙喊停,「酋長,她們是怎麼回事兒?」

「招待你的!」酋長回答很乾脆。

啊?周軒愣住了,四個,太抬舉他了,又看看管清,「我徒弟呢?」

「他還沒結婚,不在數!」

酋長的話讓周軒暫時放心,又說道:「多謝美意,不過美女就不要了,我有她。」

暗中踢了裴勝男一下,她立刻反應過來,「對,我就是他的妻子!」

酋長皺起眉頭,「太丑了,如何能摟著這樣的女人睡覺?」

聽到管清的干邑,噗!裴勝男一口老血噴出,敢怒不敢言,從小到大就沒這麼被嫌棄過,管清還算有良心,說道:「在俺們那裡,實行一夫一妻,多了不好。」

不對!

酋長突然變了臉色,不悅道:「照片上的那個不也是他的妻子嗎?」

「哦,如果一個妻子不在身旁,另外一個妻子可以填補空缺的。」管清胡亂解釋,裴勝男低頭咬牙,像極了受氣小媳婦。

「那好吧!」酋長終於答應下來,周軒剛要鬆口氣,酋長又說道:「你,回去吧,讓她們三個陪!」

原來,四個是標配,地位崇高如酋長,可以佔有八個。

周軒還想拒絕,看管清搖頭暗示不要魯莽,也只好答應下來。被赦免的那名女人高興壞了,顛顛跑遠了,她才不要伺候這麼丑的男人,而另外三名臉上堆笑,也是不情不願。

屋子格局都差不多,這回周軒終於知道為何要擺一圈床鋪了,因為,妻子多!

「管清是故意的!」裴勝男惱羞道。

「不會,他是為了我好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可是,那三個女人怎麼辦?」

「我一會兒就裝睡,她們大概也不想靠近,嫌棄我們丑。」周軒想到一個主意。

因禍得福,很快裴勝男就高興起來,因為可以和周軒貼近一起睡。其餘三個女人倒是很意外,這裡的男人每晚都不虛度,這個男人卻連自己的媳婦都不碰一下,古怪!

「勝男,你的腿壓到我了!」黑夜中周軒小聲道。

「裝得不像會被殺死的!」裴勝男理由充分。

「也不用摟著我吧?」

「不夠親昵會被殺死的!」

「你,幹嘛拿我當枕頭?」

「少廢話,拒絕我也會死的!」

那也不能在三個女人的旁觀下如何,周軒轉過身不理裴勝男,三個女人也沒懷疑什麼,面對這麼丑的媳婦,哪個男人會動心!

只是,醜男人她們也不動心,只要周軒不提出要求,她們才不會主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