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19章 相反的審美觀

第619章 相反的審美觀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12 19:37  字數:2337

「他們的語言規律非常簡單,有時還會用隨意發出的聲音代替,想要掌握並不難。」管清說道。

周軒豎起大拇指,管清是個語言天才,裴勝男卻是半信半疑,不知道管清是不是蒙的。

在這群男女的簇擁之下,三人向著最中間的主島走去,說是走,實際上都是跳躍,一步三四米遠,幸虧三人體格都不錯,否則還真跟不上對方的步伐。

孩子們在樹上跳來跳去,一路跟隨,管清也分析出他們的話,海的那一頭有人來了!

這裡有人為開闢的種植區域,還有的人正在收穫出薯類種植物,用力抖去上面的土,幾個人看著收穫哈哈大笑,那是發自內心的愉悅和滿足。

管清認真掌握對方的語言規律,試探的打了聲招呼,把一直摟著他的那名女人高興壞了,一把抓起,就讓他騎在自己的脖子上。

這是喜愛的友好行為,周軒心裡也很高興,跟著徒弟沾光,留下的第一印象還不錯。

茂密的叢林非常密集,樹冠連接在一起,如果不從高處俯瞰,根本看不清下方的狀況,沒有人帶領,只怕都會在裡面迷路。

這裡的人身體強壯,個個健步如飛,周軒緊緊跟隨,終於來到中心島嶼,一片地勢平坦的寬敞之地。管清一邊嘰里呱啦說著摻雜中文的部落語言,一邊比劃前方,對方居然聽懂了,跟他交流起來。

「師父,他們說,之所以建造木屋是為了防止大風和海嘯。即使是落入海里,也能漂浮起來。」管清解釋道。

「沒有現代化措施,這是最起碼的保障吧。」周軒點點頭。

裴勝男卻不信,「管清,你真聽懂了?」

「當然了,俺教你一句,你試試看。奇力咔!」管清說道,說完那些人便友善笑起來。

「奇力咔!」裴勝男試探說了一句,那伙人卻齊齊鄙夷,眼中全是不屑,讓裴勝男渾身不自在,惱道:「管清,你到底說的對不對啊,別害我!」

管清又撓撓頭,指著自己的鼻子問下方的人,他們全都點頭,說著類似奇力咔之類的話。

「他們都說俺奇力咔,大概意思是誇俺長得好看,不會有錯的。」

哈哈哈,裴勝男放聲大笑,管清好看?長眼的都不會這麼說,肯定是理解錯意思了,或者就是管清故意的!

早有孩子通過樹枝飛躍去彙報情況,家家戶戶的人都出來了,還有的男人手裡拿著木棒魚槍等物。在這個封閉的孤島上,他們熟悉每一塊山石,了解每一戶人家,有海外來客,還是讓他們興奮不已。

事關重大,驚動了部落酋長,最中間那座最大的房子內走出一個彪悍的男人,頭戴彩色鳥類羽毛製造的王冠。

周軒仔細打量,居然很難估計出他的年齡來,滿臉橫肉,還有一層濃厚的汗毛覆蓋在臉上,遮擋住臉上的紋路和通常情況下所說的氣色。

猛一看酋長是穿著衣服的,其實是手工編織的貝殼珍珠的混合馬褂,縫隙里露著健壯的肌肉,手中握著一根長達兩米的長矛。

頗為有氣勢的是,還有八名女人也從那個大屋裡走出來,分列兩旁,神色畢恭畢敬。

酋長到來,所有人都退到兩旁,不少男人偷著往那八名女人臉上瞅,分明就是愛慕的神情。

可是,在周軒的審美觀來判斷,這裡的女人,也包括那八名,實在是不好看,不能簡單用丑來形容,而是怪異。首先很像男人,毫無柔媚之感,再者周軒也搞不懂酋長的審美,她們或高或矮,其中一個胸部嚴重不對稱。

非禮勿視,周軒連忙收回眼光,自己是過客,不便評價過多。

其中一個全身掛滿珍珠的女人看到管清,眼前一亮,對著酋長一通耳語,酋長笑聲震天,說了幾句,其中就有奇力咔。

馱著管清的那名女人戀戀不捨將他放下,然後管清就被居民簇擁著來到酋長身邊,交談起來。

「奇力咔,是聰明的意思嗎?」裴勝男猜測,誠實講,聰明的孩子到哪裡都會受到歡迎的。

周軒咳嗽兩聲,低聲道:「管清沒說錯,就是漂亮的意思。」

「哈,管清漂亮,他們眼瞎了嗎?那咱倆呢,驚若仙人?」裴勝男得意道。

「美醜相對,看看他們的眼神就知道了。」周軒提醒。

不是吧!裴勝男心頭哇涼,這裡的審美和正常認知是相反的,大家看他們就像是醜八怪,有的人乾脆別過臉,都不想多看一眼。

「嗨!」裴勝男不願意相信這個現實,沖一名看著比較年輕的女人擺手,她立刻扭頭吐了,一手還捂著肚子,女人身旁的男人異常憤怒,沖著裴勝男揮舞拳頭示威。

酋長也不喜歡周軒和裴勝男,認為他們兩個長得太丑了,管清從中傳話,解釋,這是自己的親人,又喊道:「裴阿姨,別端著了,盡量討好他們。」

將兜里的糖拿出來,裴勝男賠著笑遞到酋長面前,酋長卻不耐煩推開了,滿臉不悅,認為她有冒犯之舉。

管清連忙拿出一顆剝開吃掉,露出陶醉的模樣,酋長歪著頭,笑了,但還是沒吃。

一名瘦弱的小女孩兒走過來,飛快拿起一塊糖,也放到了自己嘴巴里,酋長旁邊那名女人似乎是她的母親,老鷹抓小雞一般把女孩兒拎起來,讓她張嘴吐出來。

「是你?」管清笑了。

女孩兒又是羞赧一笑,嘴巴蠕動,吐出來一張糖紙,也是陶醉的模樣,然後被酋長抱了過去,原來是他的女兒。

「管清怎麼認識她?」裴勝男不解問。

「我也不知道。」周軒攤手。

「俺摘椰子的時候,她也在樹上。」管清過來解釋道。

女孩兒看起來很瘦弱,和部落里的人體型格格不入,而且比較安靜,最多只是笑一笑。

酋長的女兒都吃了糖,其餘孩子也都湊過來,裴勝男將糖分發下去,有些孩子還高興的翻跟頭,部落的人歡天喜地,像是過年。

「呼喇!」酋長說道。

這回懂了,是請的意思,周軒拱手道謝,跟在管清後面進入那座最大的房子。沒辦法,誰讓部落里討喜的是徒弟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