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12章 護送離開

第612章 護送離開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10 22:04  字數:2445

查看海圖,似乎還沒有脫離危險,這時,裴勝男和管清也陸續醒過來,還是覺得頭暈噁心,臉色蒼白。

「來了!」裴勝男瞥了眼後方,突然大喊道。

周軒心叫苦,畢竟已經過去了一個時辰,不過等他看清後,卻高興起來。來了五艘有著紅旗標誌的軍艦!

「是我們國家的海軍!」裴勝男補充道,兩人都對她側目,說話大喘氣,反應過慢。

前方一艘領路,兩旁各一艘,後面兩艘,呈現堅固的保護模式。周軒徹底放下心來,立刻開動帆船,安然前行。

後方又響起警告,甚至還落下一枚水炮,但軍艦不為所動,沉穩前行,直到將周軒等人送到安全區域。

「謝謝!」周軒喊道,但對方並沒有喊話,而是均勻分布在海上,周軒知道,這是讓他們快點離開。

「酷斃了!」裴勝男興奮不已,只是等五艘軍艦從視線消失才想起來,忘了拍照!

「師父,那股風來的怪啊!」管清問道。

這個問題周軒已經琢磨了好幾遍,那個小陣旗透著古怪,但卻不能確定,是它引來的風浪,除非再實驗幾次。

可不能輕易嘗試,回想那種眩暈的感覺,就讓人意志消沉,周軒連忙進入船艙,將陣旗小心翼翼收好。

天際開始泛白,周軒決定還是去一處較為舒適的島嶼休息片刻,沿途做好充分的補給,然後正式進入太平洋!

只是周軒不知道,因為他,互聯網徹底沸騰了,網友們幹起來了,支持周軒的反對周軒的,來自兩個國家的口伐,鋪天蓋地的覆滿整個網路。

虞江舟一覺醒來,發現了新聞,火冒丈,不用說,周軒還是不聽話,到底跑到垂釣島上去了。折騰一晚,想到他們可能還在休息,虞江舟壓住火氣沒有發作,卻看著網友的評論,坐在床上發獃。

國內絕大部分是贊聲一片,盛讚周軒的勇氣,為國爭光,爺們!純的!而反對聲音則認為,一面旗幟不算什麼,有本事把島奪過來啊!

國內支持方聲討,網上總有一群激進的人,一遇到問題,打啊!揍啊!開戰啊!這群人不用腦子思索問題,不懂國家的外交策略。

反對方被激怒了,事實就是如此,一面旗幟而已,肯定讓激進派登島給拔了,冒著生命危險去做一些無用功,誰沒腦子?

國外絕大部分是謾罵,周軒在日本所屬島嶼受到禮待,還有國內圍棋泰斗的熱情邀請,怎麼掉頭就去了垂釣島,還將國旗插在上面示威,簡直是欺人太甚,恩將仇報。

反對方則認為,周軒智勇雙全,而且恩怨分明,拋開爭議話題不說,周軒堅持原則,在大是大非問題上不動搖,值得稱讚。

賣國賊!道德綁架!瞎操心!麻木不仁!

雙方互罵,聯合起來又一致對外,好不熱鬧。

而周軒卻將帆船在一個美如仙境的小島上停了下來,踩在柔軟的苔草上,比任何地毯都要柔軟舒適。

這裡本來有上千戶人家居住,也是個規模較大的島嶼,但由於資源有限,年輕人也嚮往更優質便捷的生活,最終全都搬走了,留下空蕩蕩的房屋。

然而,無人居住的小島稱為爬山虎肆虐的天下,房屋全都變成翠綠色,再加上點綴的各色花朵,周軒等人看得入迷,幾乎都忘了此行是來休息的。

溫度適,直接將毯子鋪在地上,裴勝男直呼比床還舒服。朝陽先是將大海和天空染成紅色,告知正在觀賞它的人,日出就要來了!

隨著彩霞範圍的擴大,紅彤彤的太陽不緊不慢的從海底升起,照亮世間,等它完全露出海平面,卻又突然變成金色,光線過於強烈,刺的人睜不開眼睛。

乾脆閉上,人在清晨進入了夢鄉。

經歷了生死和逃亡,人的夢境都是凌亂的,一個多小時便醒了,風和日麗,裴勝男看看天,一拉住周軒,一拉住管清,「咱們,走啊?」

「出發!」周軒起身,帶著二人登上帆船,正式踏上太平洋之旅!

剛剛啟動帆船,虞江舟的電話便打過來,「軒,能不能讓人省點心?」

「江舟,虛驚一場而已。」周軒解釋道。

「說實話,是不是裴勝男鼓搗的?」

「真的不是,特殊情況,我們純粹是被動進入。」

虞江舟一聲長嘆,好久才說道:「能不能別再靠近那些島嶼,如果需要補給,我可以讓興凱出,或者在你們西北方向那些近海島嶼。」

「好,寧肯繞遠。」

食物充足,燃料在昨天惡劣天氣下有所消耗,但還剩餘大部分,足夠支撐。周軒決定,直接開往弓沽海峽,不再周轉。

「哈哈哈,周軒,好樣的啊!我向你表示崇高的敬意!」午時分,張磊也打來了電話。

「張組長,不是在損我吧?」周軒皺眉。

「當然不是!唉,可惜啊,我都沒有那個會。」張磊嘖嘖感嘆。

「只要你打電話,就沒什麼高興的事兒,說吧,這回又想說什麼?」

「弓沽海峽不能走了!」

開口便是打擊,周軒做足準備,馬上就要到了,張磊卻說出這樣的話來,讓人很不高興,「張組長,我本來不想走這裡的,是你建議才改道。怎麼現在又變了?」

「此一時非一時!周軒,你惹出這麼大麻煩來,日本軍艦肯定早就盯上你了,而這段水道雖然寬闊,但要是圍住你,還是很有可能的。」張磊解釋道。

「這是公海,他們無權這麼做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除非能有我國的軍艦護送你們離開。」張磊說道。

「張組長,你是不是審訊工作太疲勞都糊塗了?我這是私事,不能添麻煩。」周軒斷然拒絕。

「那就只能再向南,繞過這段。」張磊給出建議,聽周軒沉默不語,又說道:「這不是建議,是忠告,必須考慮清楚。」

周軒沒有表態,但心已經做出決定,一定要從這裡出去。因為那艘貨船繼續往南的可能性不大,如果離開,弓沽海峽也是他們優先考慮的路線。

趕在周軒進入海峽前,張磊做到了提前告知,放鬆的將雙*錯放在辦公桌上,悠哉的喝著茶。等短暫的午休結束,張磊習慣性掃了眼周軒的定位,氣的指頭戳到了屏幕上。

周軒,你真不識勸!

周軒沒有改變主意,正午時分正式進入這條水道之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