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11章 極度惡劣的天氣

第611章 極度惡劣的天氣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08 22:08  字數:2480

警告過後,周軒駕駛帆船還繼續往前,後面的就開始不客氣了。

嗖,一道充實水柱衝過來,打在帆船右側海域,這種不友好的舉動,讓周軒心生不滿。警告聲變得密集,嚴肅的高聲喊話帶著不容置疑的霸道。

周軒沒有停,又是一道水柱,這次打在了帆船上,船身搖晃,讓人心情也很不爽。

「軒,怎麼辦啊,跑不過他們的。」裴勝男發愁了。

「也沒看見咱們國家的人。」

管清墊著腳張望,可惜海面空空,期盼的鮮艷紅旗沒有在此時出現。而水柱接連打來,墊腳的管清被晃在地上,等周軒將他扶起來,看到大腦門的紅腫,意識到一個問題,真的不能再往前走了。

「趕緊的,值錢的東西都帶自己身上。」裴勝男自作聰明,管清卻揉著額頭沒動,沒地方藏,都得搜出來。

周軒下意識摸了下內兜,觸碰一物,拿出來一看,是圍棋大師小林正一送給自己的那面陣旗。

小小的陣旗經歷了長久的歲月,從一個人的手裡轉到另外一個人手裡,好不容易才到了周軒的手裡,還沒把它焐熱,結果又要回到日本人那邊,他此時的心情和接受陣旗時截然不同。

上面有類似繁體風字的符號,說明此物為古人所制,周軒曾跟師父學畫符,現在回想,當時的符文也有些類似現代文字,是種巧合還是時空的平行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看著看著,周軒發現了符文的斷處,師父說過,畫符時要一氣呵成,不可中斷,這樣才能有效果。

周軒習慣性的在那斷處用手一划,突然,三角形小陣旗金光一閃,接著就消失了,絕不是眼花了,這種現象令周軒錯愕不已。

天色驟然陰沉下來,星光黯淡,接著,狂風呼嘯,比之前的大了若干倍,卻好像只是盤旋在上空,並沒有接觸到海面。

四方雲涌,天邊的雲朵急速奔來,彙集在帆船的正上空,相互碰撞、堆積,直到顏色濃黑如墨,在狂風的驅動,開始詭異的旋轉起來。

沒有比這更為惡劣的天氣了,天上的飛機立刻撤遠,追趕的巡邏船也往朝後面退去,但始終形成包抄陣勢,不打算放周軒的帆船通行。

雲層越來越濃黑,一滴巨大的墨汁從雲渦驟然垂下,與大海緩緩連接,同時也把帆船嚴嚴實實籠罩其中。

巡邏船上的人驚呆了,還有拿專業相機拍照,嘴裡嘟囔著,這是老天乾的,留下照片當證據!因為,他們認定帆船上的人必死無疑!

各個方向的風吹在身上,根根頭髮都在狂舞,每塊肌肉都要承受很大的壓力,居然保持了一種奇怪的平衡,人不怕被颳倒或者吹走,生了根一般扎在甲板上。

裴勝男的嘴巴說不出任何話來,費力的眨眼用眼神溝通,周軒也挪動不了,用儘力氣搖了兩下頭。風速越來越快,下方的海水也帶動著開始旋轉,慢慢的在帆船下方形成一個漩渦,並且中心直徑越來越大。

三人心生絕望,裴勝男眼角飛出的淚早就被吹走,連痛痛快快哀傷一次都做不到,心中惱恨,這麼大的風力,讓她都無法和周軒相擁而死。

漩渦增大增大再增大,帆船凌空飄在上面,可以看到下方是無盡的黑洞。

啊!

裴勝男尖叫起來,隨後詫異發現能出聲了,身體也能動了!

「軒,我們要掉下去了!」裴勝男抓緊時機抱住周軒,管清也摟住周軒的腰,當下唯一能想到的,要死一起死!

從外面看,一條龍捲風出現在海面上,影響範圍五十米所有,那艘帆船非常倒霉,被困在裡面,裡面的人難逃升天。

沒有人從帆船上掉下去,但另外一件可怕的事情發生了,帆船再度顛簸起來,幅度小而頻繁,每個人臉上的肉都在抖,但是誰也不笑話誰,眼看著帆船隨著海浪升高旋轉,然後又隨著龍捲風的移動,一起向前涌去!

持續了半個小時,周軒等人處在接近漩渦中心處,反而很平穩,也沒有被吸走,風力沒有減速的趨勢,三個人全都吐了,暈啊!

「軒,我們會活下去嗎?」裴勝男問。

「會的!」周軒低頭看著裴勝男的面相,同樣是福壽祿俱全的好相貌,裴勝男卻嬌羞道:「討厭,身邊還有孩子呢!」

緊繃的神經一松,周軒笑出聲來,這個時候裴勝男還有心情開玩笑。

「哎,我終於擺脫了單親家庭的身份,我媽卻快變成失獨老人了。」裴勝男還是想到了媽媽,萬一有個意外,難以想像她該如何活下去。

「老師會照顧她的。」周軒嘆口氣。

裴勝男仰起頭,輕捶了周軒一下,惱道:「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,卻一直瞞著我?」

「老師跟阿姨都不說,我也不好多說吧。」

「狡辯!」

「勝男,是不是突然有了父親,特別開心?」

「屁啊!」裴勝男提到閆平川就來氣,「有他那麼當爹的嗎,自己閨女要開除,到最後我都是聘用工。哦,我現在終於知道他為什麼要把我調出學校去!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否則下一個外國語學院的院長就是我啊!」

哈哈,被風浪包裹的周軒還是被逗笑了,不過裴勝男不排斥閆平川,有些抱怨可以理解,畢竟閆平川沒有盡到一個做父親的責任。

「老師和阿姨都不知道你是他們二人的女兒,這怪不得老師。」

「現在知道了吧?然後呢,沒有下文!」裴勝男雙臂交叉,氣哼哼道:「當校長其實也不是那麼貧窮的,他們有津貼,有版費,否則能在首陽買房子?」

「其餘我不知道,但是這次《增補論語》的稿費,老師都用作資助貧困學生了。」周軒提醒。

「裴阿姨,你的房子還是俺師父買的呢,有個校長當爹多光榮啊?」管清插嘴。

「你懂什麼,他又沒管過我,沒說過給一分錢,對了,還讓我媽照顧他兒子,還讓我補習功課?」裴勝男有些抓狂,大有上當受騙的屈辱感,「你是不知道我媽嫁的那個爹,那才是根正苗紅,真正的幹部子弟,這麼多年,提起這些,誰不是酸溜溜的聽著,比閆老頭強多了……」

爺爺奶奶姥姥姥爺全都是幹部,裴勝男一個個講給管清聽,直到三人都睡去,不,暈去!

最後暈去的是周軒,他也無法抵抗這種旋轉的壓力,也是第一個醒來的,睜開眼時,海水如鏡,看下時間,距離龍捲風發生時過去兩個小時,正好一個時辰!js3v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