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09章 雙胞胎風團

第609章 雙胞胎風團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08 22:08  字數:2355

跟著你走!

兩人異口同聲,沒說的!同時,兩人還一邊一個攬住了周軒的胳膊,親密如一家。紫you閣om

周軒所選蝴蝶島距離最東部的紅尾嶼很近,也是通過弓沽海峽的必經之地。就當周軒還有一小時路程趕到蝴蝶島時,虞江舟的忠告也到了。

「軒,你們現在的坐標離垂釣群島很近了吧?」

「是的,垂直距離三十海里吧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太近了,軒,你們不能選擇個較遠點的島嶼嗎?」虞江舟表示不放心。

「呵呵,江舟,你太緊張了,兩個島嶼差距很遠,我怎麼可能會到那裡去呢?」周軒笑了。

「軒,安全第一,聽到沒有。這跟上次不同,如果你們被扣押,可能都會坐牢的,沒個十年出不來!」

聽周軒滿不在乎的口氣,虞江舟有些生氣了。

「還有好長一段路程,只是從海圖上看很近而已。再說了,那個地方巡邏密集,我想進去,對方也不允許啊,最壞的結果就是被驅趕。」周軒說道。

虞江舟欲言又止,拿著電話不肯放,裴勝男湊過來,嬉皮笑臉:「江舟,軒現在是大名人,什麼島也得給他個面子,無論到哪裡,咔咔一刷臉,保過!」

「屁話!」虞江舟急了,「軒,可千萬別聽裴勝男的,一個人的力量是渺小的。」

「勝男,這次必須聽江舟的!」周軒板著面孔故意說道,但虞江舟還是聽到裴勝男那頭嘻嘻的笑聲。

為了讓虞江舟放心,周軒在落日前沒有加速,慢悠悠飄蕩在海上,任由夕陽的光輝灑滿整條帆船。

「真美。」裴勝男凝神看著遠方:「當一個人靜下來去欣賞大自然的時候,心中會有很多感觸,震撼,仰慕,陶醉,還有留戀。」

哇!管清故作嘔吐狀,將詩情畫意搞了個粉碎,兩人嘻嘻哈哈扭打起來。

晚餐是魚宴,油炸紅燒清炖,盡情享受大海的慷慨饋贈。

吃到一半,光線突然暗了下來,還有殘陽留在海平線上,不過卻被濃重的雲朵遮擋住,隨之而來便是溫度的驟然降低。

連忙查看儀錶,周軒皺起眉頭,從東向西有個風團正在趕來,可以說是毫無徵兆,海上的天氣還真是善變。

從時間推算,只怕不等登上蝴蝶島,就會被風浪困住。而且蝴蝶島是否適合停留,還是未知。

裴勝男將一塊挑出魚刺的肉放在管清米飯上,轉頭關切的問道:「軒,怎麼了?」

「恐怕不能去蝴蝶島了,會遇到大風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避開就是了!」

又是一個問題,要說最近的避風港,需得走回頭路,而前方的倒也不遠,但得往西航行。思索再三,周軒還是決定往西南方向行駛,距離他們最近的有個六百多人居住的島嶼,而且,看風團移動方向,呈現圓形,沒有特殊情況,可以錯開。

「各就各位,出發!」周軒大手一揮,裴勝男和管清整裝待發,認真而又從容的配合指揮。

行駛非常順利,很快到達目的地的一半,然而就在此時,倒霉的事情發生了,西邊也檢測到一個風團,和東邊那個就像是雙胞胎,各自畫著弧線向中間聚攏。

如果周軒停止不動,那麼就會被東西夾擊!

左右不能動,這時要走回頭路也不允許,航程太長,總會跟一個遇上,那就往前開!

周軒下定決心,可以進入敏感海域後迅速調整方向避開,爭取能打個時間差。這不是心存僥倖,是為了安全,周軒心想,哪怕是稍微擦邊,具體情況具體分析,對方也不能把自己怎樣。

想到那名彬彬有禮的日本翻譯軍官,周軒還是心存希望,也暗中祈禱,最好不要和他們見面。

「真是討厭,經過兩個小島了,可惜不能登陸。」裴勝男惱恨道。

「忍忍吧。」周軒對此也很無奈。

此時,無線電響了,裡面有很不友善的警告聲,是日語。裴勝男嘗試用中文和英文和他們交流,但是無效,從對方冰冷的口吻上可以判斷出,他們不希望任何船隻接近。

「師父,前面就是垂釣島了嗎?」周軒問。

「是這片群島的主島。」周軒皺緊眉頭,不甘心的在原地打轉。

就在遲疑之間,三艘巡邏艦開了過來,沒完沒了的重複一句話,裴勝男的翻譯是,街邊拿著錄音大喇叭叫賣,「螃蟹啦,大蝦啦,不要錢啦!」

「勝男,別鬧。」周軒擺擺手,他不懂日語,但大致意思猜到了,對方要求他們馬上離開!

不知對方是真沒聽懂中文和英語,還是執意如此,一再強調帆船必須離開!

「一點人情味兒都沒有!」裴勝男惱了,「總不能讓我們淹死在海里吧!」

「走吧!」

周軒做出決定,當下之際,必須要走回頭路,唯一的出路便是兩個風團間的空隙。

開足馬力,將帆船速度調整為最快,周軒又折返回去,與時間爭奪生存的機會。後面的巡邏船轉了幾圈,確定他們走遠了,也分頭散去。

行駛了不到一刻鐘,空氣濕度加大,扑打在身上的風,水汽很大,很快就將衣服和頭髮浸濕。周軒將速度停下來,環顧一圈,對比儀錶拿出紙筆反覆計算,兩條英眉擰成了一股繩。

「軒,很麻煩嗎?」裴勝男的心也不由提到了嗓子眼。

周軒只是點點頭,飛快計算,但驚喜沒有出現,拳頭重重砸下去,管清說道:「師父,咱們有應對風浪的經驗,應該可以衝過去的。」

周軒有七成把握,但越是靠近太平洋,對於這艘帆船就越珍惜,不想有一點損壞。再看看南面,周軒最終做出了個大膽的決定,等兩風相遇,避其鋒芒,找風向最弱的地方衝出去,哪怕是再次闖進垂釣島海域。

畢竟惡劣天氣之下,巡邏船不會那麼頻繁出現在海域內。

就這麼定了,周軒又將船帆調了個頭,再次朝著垂釣島方向開去。果不其然,又接到了預警通知,沒有巡邏船再過來。

十幾分鐘後,兩道海浪線在海中交錯,激起幾米高的浪頭,海風呼嘯,天色暗沉,還有忐忑不安的心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