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08章 決不放棄

第608章 決不放棄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08 22:08  字數:2417

周軒的心情跌入低谷,張磊的意思很明確,對方匆忙中抓錯了人,很快就會意識到這個問題,沒有價值的苗霖,生命無法得到保障。

「我堅信她還活著。」周軒沉聲道。

「我也希望如此,但我不得不提醒你,如果苗霖在對方手上,他們完全可以用她來要挾你,可是,並沒有。我們不能不排除另外兩種可能,一種是苗霖傷勢過重,醫治無效,另外一種可能,被對方拋棄,長眠於深海。」

猶如掉入冰窖之中,周軒的心都涼了,幽幽道:「張組長,你們向來這麼殘忍對待受害者家屬嗎?」

「不是,因為你是周軒,是臨海的驕傲,也是,我個人的朋友。我希望你能理性看待這個事件,做好所有的心理準備。」張磊認真道。

「我一定要帶她回家,不管是什麼樣子。」周軒堅定的說道,他一定要找到那艘貨船,打聽到苗霖的下落。

沒有心思再睡了,周軒心情沉重的走出船艙,苗霖的容貌早已經深深刻在他的心裡,將腦海中所有關於相術的知識過濾一遍,周軒反反覆複核對,拋開對苗霖的私心,最終判定的的結果就是,她還活著,不會如此短壽。

從臨海出發到現在,距離將要經過的弓沽海峽,行程已經過半。但帆船的速度並沒有加快,周軒還需要在當前的海域內積累更多的經驗,同時也提高裴勝男和管清的操作能力。

除了可以替換休息,再遇到突發情況,三人結合為一個團隊,到時候就不會手忙腳亂。

純粹哄裴勝男開心,她成為勝清號的甲板長,開心的笑個不停。

「那我是什麼長啊?」管清也來了性質。

「管家!」裴勝男大笑,「連姓都不用改了!」

「俺本來就是管家。嘿嘿,俺種植的蔬菜開始冒芽了。」管清還在勤快的伺候蔬菜小棚。

「管家,你怎麼那麼頑固,非得說俺嗎?其實你發音非常精準的,英語非常地道,怎麼一嘴玉米碴子味兒呢?」裴勝男笑問道。

「俺這麼聰明,又不是不會說。就是覺得,俺要是連家鄉話都不會說了,就忘了自己。哎呦!」

正蹲在甲板上的管清被突如其來的浪頭顛簸,撞到了護欄上,瞬間額頭紅通通一大片。

「快讓俺看看!我去!」

裴勝男打了下嘴巴,意識到被管清帶到了溝里去了,三人都嘴巴張得大大的,笑聲震的自己耳朵都嗡嗡的,其實是用這種誇張的笑聲,驅散籠罩四周的孤獨感。

東海中的島嶼數千個,在四個海域當中是最多的,自然荒蕪的島嶼也是最多的。但是這段海域的駕駛卻是最為舒服的,經常可以看到有人居住的島嶼,還有高高的燈塔指引著方向,遠遠的就能看到。

通常情況下,這種燈塔都有人看守,也不是周軒重點查看的島嶼。只不過,在這樣的環境下駕駛帆船,會很大程度減輕心理壓力,不必太過擔心航行安全。

一次次登錄荒島,換來一次次的失望,周軒內心強大,很少將情緒流露出來,裴勝男和管清體諒他,笑話講個不停。有時同一個笑話會講好幾遍,周軒也都會笑,因為他知道同行的兩人都希望看到他的笑臉。

幾十個島嶼轉下來,還是不間斷航行的情況下,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周,也更堅定了周軒的猜測。接應潛艇的那艘貨船,輕易不敢在他國海域逗留,很有可能將苗霖帶到了太平洋沿途某個國家或者島嶼。

「周軒,快到了吧?」這天張磊打來電話。

「還有半天航程,從弓沽海峽進入太平洋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得了,都走到這份上了。這回一定長個教訓,避開垂釣島。」

這才是張磊打電話的目的,上次周軒心存僥倖,被日本船隻帶走,所幸只是在島上逗留一晚,還因此揚名。

「張組長,這個不用叮囑,我還是知道輕重的。」

「我怎麼對你那麼不放心呢?」

「我只是個普通百姓,這次航海是為了尋找妻子,不會跑到島上證明愛國。」周軒直言道。

「記住你的話,這可不是鬧著玩兒的。」

張磊終於放下心來,又說了些其他事情,比如接連抓獲魅影組織在臨海的重要成員,他本人受到了公安系統的表揚,走到哪裡都有人畢恭畢敬的喊一聲張組長。

「好事,口頭表揚吧?」周軒問。

電話里,張磊沉默五秒,然後吐出一口氣,解釋道:「其實,我們,沒把物質,看那麼重。」

哈哈哈,周軒大笑起來,張磊沒好氣掛斷電話,臭罵周軒沒良心,提醒他注意安全反被笑話。

當然只是個笑話,每個人都有自己追求的榮譽,哪怕在別人看來不值一提。

有些遺憾的是,需要浪費十幾個小時的時間,雖然可以從此通過弓沽海峽,但進入太平洋之時,肯定已經是黑夜,那是一個神秘而又充滿兇險的海域,周軒思索再三,還是決定在白天光線充足的時候再過去。

剩下的時間該如何打發?

釣魚!

不用說,裴勝男想到的解悶方式。由於不著急前行,帆船放慢了速度,將魚竿固定在船尾,魚鉤拋入海水中,又將大把的食物渣撒下去,很快海面上便泛起細小的漣漪。

「哈哈,上鉤了,上鉤了!」裴勝男慌忙收線,等拉出水面,皺起眉頭,「就這麼條小魚啊!」

頭大吻短二兩重,十幾公分長,到了裴勝男手裡就不動了,似乎認栽了。

「很軟,只有一條主骨,怎麼做都好吃!」管清卻美滋滋接過去。

「好,那就多釣幾條油炸!」

移動的帆船上釣魚,可不是想要什麼就能釣到什麼,幾次收線收穫都不同。而令裴勝男和管清掃興的是,這種釣魚方式下,樂趣少了很多。

「等進了太平洋,咱們可以在島上釣魚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軒,從哪個位置通過弓沽海峽比較好?」裴勝男問道。

「蝴蝶島吧。」

「是因為島上有很多蝴蝶嗎?」

「不是,外形像。」

哦,裴勝男隨意答應一聲,島嶼多到數不過來,她也記不住名字,只要跟著周軒走就是了。

「很快就要進入太平洋了,你們兩個,還有什麼要說的嗎?」周軒鄭重其事的最後一次問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