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07章 怕你找不到家

第607章 怕你找不到家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08 22:08  字數:2457

張磊點頭答應,內心卻是抑制不住的激動。同時,庄小艾還提出個要求,沐浴更衣,穿最喜歡的衣服,還要做個髮型。

這是不想以邋遢的形象出現在孩子面前。

特事特辦,張磊也滿口答應下來,等見面後再上報具體情況吧。時間安排在晚飯後,燈光也刻意調成暖色,盡量營造家的氛圍。

臨海的天還是亮的,張磊卻盼著它早點暗下來,而此時海上的能見度已經很低了。

「唉,天又黑了。」裴勝男仰頭看天,看不到太陽同樣是非常可怕的事情。

「別看天,看旗!」

管清已經畫好了大概,周軒掃了一眼,不忍直視,顏料要麼堆疊,要麼分割線太明顯。管清從未學過繪畫,這已經是不錯了。

琴棋書畫,相比較之下,周軒以繪畫為最弱,但他才不會像師父那麼摳唆,將來要給管清創造最好的繪畫條件。

「這,是老鷹啊?」裴勝男問道。

「對啊,倆翅膀。」管清點頭道。

「怎麼看上去那麼像鯨魚的尾巴呢?」

「要不你畫!」

管清不開心了,裴勝男連忙剝了塊糖哄他,兩人合作,終於將帆旗弄好,找了個地方掛起來,黑咕隆咚也看不清楚。

裴勝男打算拍照,想了想還是放棄,丑爆的帆旗,不能發給網友看,會掉粉的。但還是發給了好友,等待她的卻是打擊。皮膚黑了,粗糙了,頭髮也很乾燥等等。

「長高了。」被關押的庄小艾第一眼看到怯生生的項陽,便說了這麼一句話。

「沒吧。」項雷不知該如何回答,沒感覺齣兒子的變化。

「一進來我就看到褲腿短了。」庄小艾面無波瀾,沒有感*彩的說道:「項陽,那天是我不對,對不起。」

項陽一直躲在項雷後面,眼睛裡卻滑出淚水,低著頭不說話。

「你爸媽我會照顧的,在這裡好好改造。」項雷瓮聲說道。

「他們有收入、房產還有親屬,用不著你做好人吧?」庄小艾嘴角揚起輕蔑的笑容,能打動她的只有收穫,不是這些煽情的道義。

「小艾,我也不是什麼好人,如果是別人的爸媽,死了我都不管!」項雷也惱了,聲音提高很多,卻又莫名心疼,只怕是認識以來,頭一次這種口氣說話。

庄小艾不以為然,隨意擺擺手,「隨你便吧!」

「小艾,我也就無所謂了,那可是你爸媽啊。」項雷不甘心問道。

「這輩子是一家人,死了什麼都沒有。」庄小艾微微皺眉,她早已厭倦了那種中規中矩的生活,每天都束縛在父母量身打造的框架中,她做了二十年聽話的乖乖女,似乎只有在組織里,才找到了真正的自己。

「好吧。」

又是沉默,庄小艾抬眼看了看項陽,他嚇得又往後縮,庄小艾更加不耐煩,「沒事兒就回去吧。」

「還需要什麼嗎?」

「不需要!」

庄小艾伸了個懶腰,起身就要往裡面走,身後傳來怯怯的聲音,是項陽,「你,會被槍斃嗎?」

「不知道!」庄小艾隨口道。

項雷蹲下身子安慰,「兒子,不會被槍斃的,不會的。」

庄小艾又往裡走,項陽又問,「你,會很長很長時間都在坐牢嗎?」

「怎麼這麼囉嗦?媽媽告訴你多少次,男孩子要有勇氣,做事……」庄小艾轉過身,滿臉怒氣,但說著說著就說不下去了,她還沒忘掉自己的身份,媽媽。

項陽哭了,聲音很大,堅持又提出問題,「是不是等你出來,就變老了?」

庄小艾露出凄楚笑容,每個女人都是愛美的,她不怕死也不怕坐牢,只是想到老態龍鐘的從監獄裡出來,就有想碰死的衝動。事實上,她也有這種打算,一死百了,只要想死,像她這種受過專業訓練的,有的是法子。

「有些人或許就不會老,定格在最美的時光。」庄小艾幽幽道。

「我們搬家了,在育新街63號,八號樓2081室。」項陽又說道,項雷輕輕推了他一把,說這些有什麼用。

庄小艾轉過頭,笑了,「不想住在原來的地方,又為什麼告訴我新地址?」

「是爸爸要換的。」項陽蚊子哼哼似的,顯得不情願的樣子,項雷很是無奈,他換新家也是為了兒子考慮。

「你呢?」

「我?」項陽局促的搓著衣角,「我不知道,但我怕你出來後找不到家。」

家?庄小艾冷笑,時到今日,她已經無家可回,只有牢房。

「知道了,走吧!」

「還有。」項陽鼓足勇氣,艱難的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,媽媽,「不管你多老,我都願意養著你。」

項雷捂著臉哭了,庄小艾依舊是冷笑的姿態,她的內心如何爭鬥就不得而知了,就當項陽要消失在拐彎處時,她問道:「知道我為什麼會在你身上綁石頭嗎?」

小艾!項雷頓時火冒三丈,不要再刺激孩子了。

項陽看著庄小艾,含淚道:「爸爸說,你想淹死我,還怕我飄上來。」

「嗯,有這個原因。」庄小艾點點頭,抿了下嘴唇,又說道:「其實,那天風大浪急,我覺得你要是被沖走了,可能很難找到你。」

聳聳肩膀,庄小艾頭也不回的進去了,一縷陽光照在項陽的臉上,和他揚起的微笑融合一起,分外燦爛。

眼淚從項雷眼中奪眶而出,人非草木!

這天早上,周軒被裴勝男替換下來剛躺下睡著,張磊的電話到了,魅音招了。

提供的信息不足以撼動魅影組織的基礎,甚至沒有很大價值,但是有一條對周軒特別有利。那就是,事發當天,除了山上的圍捕行動,魅影組織還在海水中還準備了一艘潛艇。

因為如果周軒被抓,很難將他從九泉山大搖大擺的帶走,唯一的法子便是押到山下,推入大海之中。

沒想到的是,那天周軒玩浪漫,升起了愛的小屋,打亂了計劃,墜海後苗霖落水,被下方接應的人匆匆帶走,以至於都沒有看清是誰。

「我們從海警處得知,當天確實發現一艘可疑潛艇,但在追捕的過程被它逃脫,最後不知去向。如果漁民所言屬實,就是被那艘小型貨船帶走了。」張磊說道。

周軒激動起來,「太好了,這樣更能證實苗苗沒有死!」

「是苗霖當時沒有死。」張磊糾正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