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05章 遠洋貨輪

第605章 遠洋貨輪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08 22:08  字數:2506

來到目的海礁島,光禿禿的裸露在大海上,沒有碼頭,甚至轉了一圈,連停靠的合適地點也沒有。ziyouge

最後,周軒將帆船停在了海里,剛剛喝了杯熱茶,便看到一艘巨型貨輪迎面駛了過來,長度在二百米以上,船頭一側噴有興凱集團的圖標和興凱環球貨輪的字樣。

「哇,給咱們送來這麼多東西?」裴勝男貪婪道。

周軒和管清互視,無言以對,這都什麼腦子啊。

貨輪停下後,沿著繩梯走下來一位五十歲左右的男人,身材結實,臉上布滿滄桑,「我是船長,請問您是賢士公司的周董嗎?」

「是的,周軒!」

「船上有您需要的貨物,您還需要上來用餐嗎?」對方客氣問。

「那就不必了,我們還要趕路。」

船長十分穩重,讓人把東西都搬下來,此時管清喊道:「船長,有大白布還有顏料什麼嗎?」

船長呵呵笑了,問道:「怎麼,你還想畫畫?」

「太無聊了!」

「我盡量給你找找。了不起,這麼小年紀就出海遠行。」

船長由衷讚歎,每個人都喜歡被讚美,管清呲牙笑了,但是船長接下來的一句話,讓他立刻閉上了嘴巴。

「長得挺高,有十歲了吧?」

哼,管清斜著眼睛鼻孔朝天,周軒卻不以為然,這位船長將青春大部分時光用在海上,或許是對於孩子的成長沒有概念,何況管清長得還比較瘦小。

一艘小船放下,載著周軒所需要的東西過來,對方工作人員還負責抬上來並且安置好,並且將帆船燃料倉又加滿了。

「周董,如果有什麼需要也可以直接聯繫我,興凱和其他公司合作的船隻也很多,都可以提供服務。」船長說的很客氣。

「那就多謝了!」周軒遙遙拱手。

「見到您本人,我也很榮幸。」

裴勝男踮著腳尖往上看,什麼也看不到,其實她倒是想感受下貨輪在海上的平衡性,可惜讓周軒給拒絕了,好奇問道:「船長,你們船上拉的什麼東西啊?」

「哦,是進口轎車。」船長輕描淡寫。

「一定值不少錢吧?」裴勝男又問。

「肩頭擔子也很重。」船長和氣一笑,周軒這才發現帽檐下方的頭髮都是白的,憂心操勞所致。

船長對周軒客氣有加,不只是有集團老總的安排以及老總千斤和周軒的關係,更多是因為周軒是個值得尊敬的名人。

隔著海,周軒請教了一些航海安全問題,船長回答非常詳盡,還送他一本個人的經驗總結,這是他從水手做起,近三十年來的寶貴經驗。

「只是二副這個職務,我就做了十年,升任船長後安全航行十幾萬公里,依然是每次都會遇到突發事件,偶爾還會碰到暗礁。大海,是個很難捉摸的存在,有時會打擊人的自信,變得很沮喪。」船長善意提醒。

「比起船長的經歷,我也只不過是個海上的過客。」周軒謙虛道。

船長呵呵笑了,揮手道別,各自繼續遠行。

打開箱子,一些國家國旗,還有些新鮮食物等等。

「軒,就這點東西啊?」裴勝男大失所望。

「知足吧,咱們出來後,幾乎每頓飯都能吃到新鮮蔬果,在海上已經很奢侈了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唉,忘了要一副撲克牌。」裴勝男懊惱道。

「那還不簡單,俺就能給你做一副出來,不就是撲克牌嘛!」管清不以為然。

「好,你什麼都會,最厲害行了吧?」裴勝男看著管清那塊大白布,不解問:「你要這些幹什麼?」

「做帆旗啊!」

「嘿嘿,白色的,到哪兒都代表投降!」

「俺不會再畫上底色和圖案嗎?」管清攤開顏料盒。

「一下雨就掉色,還有風吹日晒也容易壞。」

「裴阿姨,你怎麼迷糊了,無聊的時候,巴不得重新做一個呢!」

裴勝男恍然大悟,樂顛去找針線包,又想起來白布需要裁剪,等回來時卻發現管清有模有樣的在布上畫好了線,拿著一把小刀沿著線用力一划,整齊剪裁下來,邊緣也很光滑。

周軒也注意到這點,非常精緻的一把小刀,只有小拇指那麼寬,銀光一閃,刺痛了他的眼睛,身體跟著打了個寒顫。

「管清,從哪裡弄來的小刀啊,都嚇著你師父了。」裴勝男見狀立刻抱怨。

「師父才不會那麼膽小,就是從海上醫院找到的,在石頭縫隙中間,卡的很死,但俺還是摳了出來。」管清解釋道。

「陰氣太重,你師父都害怕了!」裴勝男上來就要奪,難說不是死人用過的東西,帶到船上也會遭來晦氣。

周軒當然不是這麼想的,他想起在手術台上被滿宏控制,正是陶寶兒讓這種手術刀飛舞起來,控制住了滿宏,最終殺死了他。

周軒也因此獲救,不會被人剃髮開顱。

想到這裡,周軒不由往後看去,陶寶兒一直在跟蹤自己,九泉山也是她報的警,難說不會從海上追來,對於一個女孩子實在是太危險。

其實,周軒還真猜對了,等陶寶兒得知周軒遠航的消息,果真就雇了人追來,只是大海茫茫沒有目標,只有放棄。

周軒去享受孤獨,而陸地上圍著他的事轉的大有人在。

這天,審訊再度陷入僵持的張磊一籌莫展,用手捋了捋頭髮,掉了十幾根,惱恨的使勁砸了下桌子。

魅音的骨頭,實在是太硬了!無論如何開導勸說,她都不肯多說一個字。張磊曾勸說她,不要頑固下去,在這種組織里,一旦人被抓,就意味著成為棄子。

魅音卻不以為然,她早就料到了這個結局,碌碌無為的一生想想就可怕,成為魅影組織成員那一刻的回憶,依然讓她怦然心動。

嚴重被洗腦。

「庄小艾,你的父母要來看你。」張磊說道。

「來了除了哭還能做什麼?不見。」庄小艾冷冷道。

「你以為自己誰都能見?我只是告訴你這個事實!」張磊拍案而起,卻又無可奈何,這個女人異常淡定,軟硬不吃,比起曹蔭天難對付多了。

「呵呵,張組長眼睛裡全是血絲,就不要搞連夜審訊了吧。」

張磊惱羞,庄小艾身體素質極好,把大家都搞得疲憊不堪,她卻不見一絲倦意,這可不是裝出來的。

「你們,都給我想法子,怎麼讓魅音開口!」張磊召集小組成員開會,大家都是蔫頭巴腦,要有好主意早就說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