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04章 鯨魚群

第604章 鯨魚群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08 22:08  字數:2583

哦,周軒!

怎麼聽著這麼耳熟?

大早上的看,長得也挺眼熟的。

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,三人碰頭商量一會兒,突然激動起來,是臨海的周軒!戰勝機器人還出書的周軒!

三人想要追趕,已經來不及了,海面上留下一道長長的痕迹,隨風了無痕。

漁民們清早出來打漁,還沒有聽到周軒另外一個消息,在日本一個火山島上,得到了圍棋大師的禮待。

宣揚中華文化的周軒一夜之間又變成了救人的英雄,三位面對鏡頭的漁民你一言我一語描述那天晚上的經歷,感謝周軒無私的幫助,連條魚都沒拿!

漁民將遇到周軒消息告訴了家人,激動的家人四處宣揚,又驚動了媒體。

周軒接連出現在頭條上,熱度不減,英雄事迹也在添油加醋的冒出很多版本,周軒傲立船頭,從容不迫引領眾船脫離險境。

後來演變成漁船翻了,周軒勇跳大海,救人救船。

玄幻版本,海浪激將吞沒一切時,電閃雷鳴,淅瀝啪啦,頓時間海浪平穩如鏡,漁民們看到了背手而立的周軒。

究竟怎樣的救人方式並不重要,周軒揚名四海,脫離陸地之後,又成為海上名人。

不要說是大風大浪,就是日常航行,也需要固定,嚴格意義講,需要時時穿上救生衣,背手而立只會被甩入大海。

陸地上的熱鬧,周軒並不知曉,一路向南。裴勝男嘗試找各種樂子,還是在出海第五天蔫了,抱著雙膝無聊的看向遠方。

什麼都沒有,除了海就是海。

「裴阿姨,該做飯了!」管清提醒道。

哦,裴勝男無精打采,什麼娛樂都沒有,連吃飯都失去了胃口,而且連續的陰天讓人心情也非常壓抑。帶來的直接後果,就是帆船搖晃加劇,吃飯還是實行管清的做法,大鍋炖,一人一碗,連吃帶喝。

「軒,讓我開會兒。」裴勝男主動要求。

把舵讓給了裴勝男,看著她面無表情的樣子,周軒又心疼又好笑,問道:「怎麼沒聽你說粉絲增長情況?」

「哦,過一百萬了。」裴勝男直勾勾看著前面。

「勝男,管清的英語水平怎樣了?」周軒又問。

「和你後期表現差不多,突飛猛進,我這個當老師的感覺很失敗。」

周軒笑起來,來到現代後,什麼都要從頭開始,過目不忘的本領也都莫名消失了,直到現在才恢復得差不多。

「不如,你做管清的學生啊?」周軒又說道。

沒話找話,裴勝男知道周軒是哄她開心,不以為然道:「我的特長就是外語,什麼天文地理星象風水的,一竅不通,有你們兩個懂就行了。」

「我說的就是外語。咱們告別小林先生時,你聽到管清說什麼了嗎?」周軒問道。

「聽到了,和老頭告別。」

「他可是零基礎。」周軒點撥。

裴勝男愣住了,轉過頭,一臉驚喜道:「你是說,管清有可能是個語言天才?」

「我的徒弟有什麼好奇怪的?勝男,我倒是覺得,海上航程無聊,與其坐著發獃,還不如記錄沿途各族語言,爭取做個語言通!」

「這個主意好!」

裴勝男立刻興奮起來,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還能有效打發時間,開心不已。

「師父,有鯨魚!」管清指著遠處一片汩汩冒出的水汽歡呼道。

「哈哈,追過去!」裴勝男來了興緻,臨海海域較難發現鯨魚,迫不及待就要趕過去。

周軒連忙阻止,「最好不要,一下就能把咱們的船打翻的。」

「遠遠看而已!」

不算太大的一頭深灰色抹香鯨,體長五米左右,不緊不慢的在海水中游著,有船靠近也不驚慌,性情非常溫順。

帆船跟在旁邊,也沒有影響鯨魚的前行,有時游得高興,會縱身躍起,大腦袋和龐大軀體多半露出水面,然後扎入水中,揚起扇形尾巴。

「哇,好經典的動作啊,就是長得太丑了!」裴勝男不忘拍照,很快這些照片就會成為更新內容。

嘩啦啦,身旁也發出聲音,繼而一道灰影在旁邊躍過,裴勝男笑的聲音更大了,嘩啦啦,又是一條,裴勝男笑完了腰,大概是老天爺看她悶,才讓這幾條小鯨魚來陪她。

周軒往船下看了一眼,臉色突然變了,咳嗽聲清清嗓子,「勝男,速度降下來。」

「為什麼啊?我還要追過去呢!」裴勝男不聽。

「還有更好的風景!」周軒說道。

「真的?」

「嗯,保證刺激!」

裴勝男嘿嘿笑著放慢了速度,眼看著前方等待好戲,然而很快她就笑不出來了,前方海水顏色很深,猶如水下一塊巨大的黑布飄過。

什麼情況?裴勝男想要低頭,周軒卻扶住她的肩膀,「不要往下看。」

「軒,是不是?」

「對。」

「怎麼辦?」

「生死有命。」

裴勝男又開始緊張起來,但忍住不敢說話,因為,下方經過的,是鯨魚群!周軒只是掃了兩眼,能看到的身長就在十米,應該還有更大的跟在其中。

鯨魚優雅而又安靜的通行,可是裴勝男此時此刻最怕看到它們拍打海水的尾巴,重則將帆船打碎,輕則帆船顛簸晃動,更容易觸動它們的感知。

不堪設想的後果沒有發生,鯨魚群旁若無人的通過了,裴勝男深吸一口氣,立刻駛離這片海域,等到安全了,一屁股蹲在甲板上,「嚇死我了!大海太可怕了。」

「大海的可怕在於未知,不知道下方是否會有暗礁,當然還有這群海洋生物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你怎麼不跟我說聲啊。」

「怕你嚇著。」

「嘿嘿,俺剛才也看到了。」管清插嘴道。

「說實話,你害怕不?」裴勝男歪頭問。

「念頭一閃而過吧,跟著俺師父運勢這麼旺的人,不會出危險的,就算有,也會逢凶化吉,遇難成祥。」管清自信道。

「還真是你師父的鐵杆!」裴勝男也笑了,這句話管清就是說給她聽的,讓她吃顆定心丸,丑是丑點,心腸還不錯。

連續幾天,三人都想嘗試夜間航行,但因為各種原因沒有成行,今天應該不會出意外了吧?

正想著,虞江舟打來電話,讓周軒傍晚在前方的延礁停頓下,會有興凱集團的貨輪經過,已經打過了招呼。

「虞江舟怎麼一直盯著咱們的定位啊?」裴勝男鄙夷道。

「是為了給咱們補給,等著吧,這回能吃好的。」周軒笑了,心裡也非常感激,他想要的東西都提前跟虞江舟說了,這麼快就準備完畢,還專門運送過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