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603章 海上醫院

第603章 海上醫院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06 23:48  字數:2706

這種說法,又是這種環境,連周軒身上都起了層雞皮疙瘩,呵呵笑道:「老大哥,晚上開這種玩笑會嚇著女孩子的!」

「你們知道這個小島原來是幹什麼的嗎?」漁民問道。

「曾有人居住?」周軒道。

「落戶的沒有,島上肯定是來過人啊!」

「那就是旅遊島?」

「不對?」

「基地之類的?」

漁民猛拍大腿,答對了,「看這個位置,再往東就快到爭議海域了……」

「什麼爭議,我們的就是我們的!」另一位漁民不滿糾正。

「對,對,咱們的海域。原來,這裡曾經是個海上醫院,打戰可不只是挖戰壕,還有海戰。這叫白島,就是用來醫治那些傷員的。」漁民解釋道。

「原來如此,那麼,那些房屋就是搭建的醫院了。」周軒分析道。

「不錯!」

「這麼說,海上死過人?」裴勝男戰戰兢兢問。

「當然了,哪家醫院不死人,何況還是打仗受傷的傷員。跟你們說啊,最多的時候,這裡鋪滿了死人,來不及運走的就直接火化了,盛在骨灰盒裡……」

裴勝男眼睛都瞪直了,連忙打斷他的描述,質疑道:「你見過啊?」

「我上哪裡見過,我二爺爺家的三叔就看見過,滿滿一層啊,島上都快放不下了!」

「那你怎麼知道我看到的是護士?」裴勝男又問。

「死過那麼多人,當然會有傳染病,我也是聽說,有一次,爆發了瘟疫,包括醫生護士也都得病了,都隔離在島上了。唉,真不容易啊。」

一位漁民手電筒朝上照,這樣看上去臉部猙獰,裴勝男眼白一翻,軟綿綿的倒在周軒身上。

按理說,裴勝男是個大膽的,有時也會在家裡悶自己房間看鬼片,一個人看,還挺樂呵。現在之所以被嚇到,是因為錯覺和現實聯繫在一起,而且,島上的夜晚實在是太陰森了,如果沒有照明設備,什麼都看不見。

狂風還在吹,嗚嗚作響,停靠在海邊的船被推到岸上或者拉向大海,在上面不會睡著,大家決定還是在島上湊合一夜。

漁民們也不在乎什麼環境,找個背風口三人靠在一起就閉上眼睛打盹,累啊!管清給爹媽守孝,天天就住在墳地里,對於死人毫無恐懼感,再說這裡也沒有。

「軒,你說我怎麼看到了女鬼?」裴勝男還在糾結那個問題。

「看錯了。」周軒攬著她安慰道。

「我真的看到了,就從手電筒光前面跑過去。一身的,血。」裴勝男打了個寒顫,努力睜眼想要看清島上到底藏著什麼。

「別怕,就算是有,也是善良的護士,她曾救治過很多人。」

周軒無奈勸說,只是這種說法還是不能平復裴勝男的心情,腳下踩滑,裴勝男驚得叫出聲來,又撲到周軒懷裡,壓抑的哭了。

「軒,我不怕,我,我就是想哭一會。你別說攆走我的話。」裴勝男上氣不接下氣。

「不說,不說。」

輕輕拍打後背,周軒用手電筒照著周圍,尤其是裴勝男第一次看到有人跑過去的地方,那一片光禿禿的,連棵樹都沒有,到底看到了什麼呢?

「又一個!」裴勝男剛睜開眼睛,就看到亮光處跑過去一個身影。

周軒呵呵笑了,那是正在島上溜達的管清,裴勝男剛經歷了一場海上風浪,心理正處於非常脆弱的時期,登上每寸腳下之地都躺過死人的孤島,已經讓她的精神瀕於崩潰。

「軒,我透不過起來,是不是得了病了?」裴勝男全身發抖。

「那是一種心理暗示,勝男,抬起頭來,看著我,你,沒有任何疾病。」周軒聲音不大,但語氣十分肯定。

裴勝男含淚強笑,但瑟瑟發抖的身體遮擋不住她內心的驚恐,雙手扣在一起,想要放鬆非常困難。越是這樣,裴勝男越害怕,說是嗅到了奇怪的味道,很臭,是那種腐爛已久的味道。

輕輕嘆口氣,周軒抬起裴勝男的下巴,將自己帶有溫度的嘴唇貼了上去。裴勝男全身僵住了,卻有熱流開始在全身遊走,僵硬的肌肉終於可以放鬆下來,最終身體也變得格外柔軟。

這個吻持續了足足十分鐘,裴勝男還有些戀戀不捨,輕輕靠在周軒肩頭,很快,周軒耳邊傳來均勻的呼吸聲,這傢伙,舒服過後就睡著了!

等到呼吸變得均勻,裴勝男睡熟了,周軒才輕輕抱起她,將管清拿來的睡袋裹在兩人身上,倚在一塊大石後面睡著了。

裴勝男醒來後,神清氣爽,周軒卻是周身酸痛,站起來走路都費勁。

「嘿嘿,軒,你昨晚為什麼吻我?」裴勝男問道。

「不那樣,你能清醒嗎,精神都要崩潰了。」周軒鄙夷道。

「嘴硬,淘氣!」裴勝男嬉皮笑臉用手指就要戳,被周軒扒拉開,又追問:「感覺怎樣?」

「什麼感覺?」

「啵啊!」裴勝男壞笑著擠眉弄眼噘嘴巴。

「好多了!」

「比誰好多了?」

裴勝男眼睛瞪得溜圓,心情那叫一個激動,是不是比苗霖的吻還要甜美?可惜,她想錯了。

「比額頭好多了,要知道上面沾過鳥糞,味道很難除掉的。」

周軒呵呵笑著,裴勝男這才反應過來,追著周軒打,兩個人都是好體格,圍著小島跑了兩圈,這才氣喘吁吁停下來。

「軒,我害怕!」裴勝男小鳥依人,其實還想索吻。

「我已經給你治好了,以後少惦記。」周軒不客氣打斷,「走吧,去那些屋子裡看看。」

還是有些發懵,天氣依舊陰沉著,但視線足夠好,裴勝男也不想留下心理陰影,挽著周軒的胳膊小步挪了過去。

平坦之處有幾間破損的房屋,門窗全都壞了,還有的幾間已經倒塌,成為一堆散發霉味兒的垃圾。

看到了紅十字,證明漁民的話靠譜,隔著窗戶往裡看,空蕩蕩的,還有些銹跡斑斑的鋼絲床,在海風的腐蝕下,都失去了使用價值。

今天的風勢還是很大,但航行安全還是可以保障的,看著一排排雪白的浪頭,周軒突然想到,或許裴勝男看到的其實就是浪花,誤當做是身穿白衣的女孩子。至於還看到什麼紅色,其實就是礁石的影子,又在自我暗示之下,認為是紅色。

儘管如此,裴勝男還是催著離開,幾位漁民也要回家報平安,家人一定擔心壞了。

「兄弟,什麼時候回來,我們好去看你啊!」一位漁民想要周軒的地址,送些禮物表示感謝。

「歸期不定!」周軒已經啟動了帆船。

「對了,兄弟,怎麼稱呼啊?」

「周軒!」

,!

如果您發現章節內容錯誤請舉報,我們會第一時間修復。

更多精彩內容請關註:扒、書』小『說『網』新域名天才1秒記住www.8shuw.com,的免費小說閱讀網!

扒、書』小『說『網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