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595章 現學現賣

第595章 現學現賣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9-04 20:40  字數:2488

早餐也很豐盛,蔬菜水果還開了兩個罐頭,看小米粥的色澤,至少熬了一個小時。

「瞧瞧我的手藝!」裴勝男得意洋洋炫耀。

「還真不錯,花了很長時間吧?」周軒坐下來,笑問。

「唉,昨天下午睡多了,今天早上不到三點我就醒了,猛不丁閑下來,真是無聊。」

裴勝男噘著嘴,管清卻哈哈大笑,他早就料定裴勝男耐不住寂寞,會把船上所有的活都攬到自己身上的。

只是才一天就妥協了,管清還是高估了她。

管清不怕暈船,閑余時間可以用來讀電子書,積累知識儲備。

飯菜香噴可口,事後,周軒還是提醒道:「勝男,從現在起,一定要養成勤儉節約的習慣。燃氣還有電力等等,否則等我們到了補給困難區域,就會遇到大麻煩,這些習慣不好馬上改正。」

「好吧。」

裴勝男答應了,但心裡不以為然,不就是昨晚天氣冷開了暖氣,然後早上熬小米粥費了點燃氣嘛!

早飯後略作停頓,裴勝男拍下一張小島前的合影照片後,三人告別了這個小島,繼續遠航。

裴勝男沒事兒找事兒,用清澈的海水洗碗,還是一個碗用一桶水。跟節約無關,主要是打發無聊時光。

學習靠主動,周軒駕駛時,她就在旁邊看著,商量著每隔兩個小時就替換他,這樣都不會太閑或者太累。

今日風勢較大,但卻讓帆船的優勢發揮了出來,猶如離弦的箭一般南下!

裴勝男的體格沒得說,在搖擺的帆船上做了半小時的伸展鍛煉,又原地跑步一個小時,清冷的海風中一件件脫衣服,最後只剩下襯衣襯褲,還直嚷嚷熱的想要跳到海里沖個涼。

旅行見聞更新少不了,粉絲暴漲的驚喜好比浪濤,一波又一波,此時粉絲量已經達到了五萬,裴勝男樂不可支,進行了帆旗圖案的徵集活動。網友參與十分活躍,提供了不少方案。

「軒,你看這個帆旗怎樣?」裴勝男打開一張照片問道。

「你和管清看著辦吧,反正都沒有我的名字。」周軒不以為然。

「哈哈,誰讓你是大公無私的船長呢!」

叫來管清,裴勝男和他嘁嘁喳喳認真商量起來,還會發生爭執,把一個突然冒出來的想法當成了正事干。

綜合各方面意見,最後帆旗的草圖出爐了,拿給周軒一看,不由笑了起來。

金色的老鷹展翅,飛翔在藍色的海水上,當然都是線條圖形,簡單明了,很符合兩個人的性格。裴勝男把這張照片發出去,虞江舟看到後老大不開心,玩得這麼嗨皮,太氣人!

根據海圖,周軒還是將精力放在那些無人島上,只是一些荒島連植被都沒有,一眼就能看穿,連停下的必要都沒有。

看周軒情緒低落,裴勝男和管清就輪流過來哄他開心,「師父,俺說等咱回去的時候,俺英語水平超過裴阿姨,你給俺們作證!」

周軒笑了起來,苗霖在時,已經給管清打好了基礎,以他的記憶力和理解力,精通一門語言並不困難。

「吹牛吧!我才不信!」裴勝男直搖頭,記憶力好是一大優勢,但掌握一國語言,還需要多方面的知識。

「嘿嘿,俺一定會超過你的!」管清信誓旦旦。

「咦,軒,你怎麼改變方向了?」裴勝男突然問道。

「不錯,會看儀錶了。」周軒贊道,又點開海圖,指著東邊一片區域,「你看這裡,有好幾個無人島,既然來了,就上去看看。」

「可以啊,回來的時候,可以在寄舟島過夜!」裴勝男立刻雙眼放光。

「還是找一處無人島吧!」

周軒否了,裴勝男卻不死心,勸說道:「軒,聽說上面的黑豬肉很好吃,咱們可以帶一點,當做是,補給嘛!」

「罐頭足夠,什麼肉都有。」

周軒皺眉道,一開始他就想從這條路線進入太平洋,但張磊不同意,這才有了南下的航程改變。

裴勝男怏怏閉上嘴巴,回到艙內又把衛生打掃一遍,她已經看到了將來的日子,都會這麼過。

每隔兩三個小時,裴勝男便搶過舵盤讓周軒去休息。小意外必不可少,弄不清風向,小帆船最嚴重的傾斜達到了四十五度,嚇得裴勝男哇哇大叫,隨著帆船自身的矯正,又大笑起來,直呼刺激。

夜間還是在無人島停留,這次周軒卻沒有心情登島散步看星星看月亮。因為夜間停留的緣故,使得行程比預期延長至少三分之一,讓他頗感焦躁。

裴勝男和管清在島上喊了兩嗓子,也覺得無聊,回來坐在周軒身邊,逗趣道:「軒,咱們去撈海鮮吧,不用花錢!」

「我已經吃飽了。」周軒悶悶不樂。

「去嘛!」裴勝男拉著周軒的胳膊,帶著撒嬌口吻。

將胳膊抽回來,周軒頭也沒抬,隨口道:「讓管清和你一起去吧!」

周軒不開心,裴勝男心情也很沮喪,一時間找不到共同話題,還是各自忙各自的。

然而,第二天早上周軒還在夢鄉,便覺得船身晃動加劇,連忙披上外套跑上來,卻發現裴勝男一臉緊張的打舵,全神貫注的盯著前方,周軒來到身邊都沒發現。

勝男!周軒喊了一聲,裴勝男嚇一跳,直拍胸口,「嚇死我了!」

「只是學了個皮毛,就啟動帆船了?」周軒不滿道。

「嘿嘿,現學現賣!」

「開什麼玩笑,你以為開帆船隻是打舵嗎?」

周軒不滿的將裴勝男推開,主帆都沒有拉緊,哪來的動力!正因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