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584章 夢中的呼喊

第584章 夢中的呼喊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31 23:08  字數:2490

是啊,去哪裡?大家都豎起耳朵,姜靚還美滋滋的,她的時間最自由,可以陪同嘛!

「我,要航海遠行!」

周軒擲地有聲,大家卻全都愣住了,虞江舟痛苦的低下頭,久久不語。

「那,得去多久啊?」商玉紅問道。

「不知道,如果找到苗苗,很快就回來。」周軒回答。

「如果,找不到呢?」虞江舟幽幽問。

「那,我也會回來,只不過時間會稍微長一點。」周軒雙手撐住桌子,有些費力的站起來,「我已經做出決定,希望大家不要攔著。現在的我,可能連管清也打不過,你們可以攔住我的人,但會讓我的心一天天死去,直到這具軀殼的腐朽。」

周軒再次抱拳,緩緩走出會議室,管清直摸後腦勺,又彎曲臂彎,還是有一點肌肉的,師父幹嘛拿他做比喻!

會議室展開了激烈的討論,拋去航海出行的危險因素,大家普遍認為可行。周軒堅信苗霖未死,如果讓他尋跡大海的話,信心一點點被磨光,雖然很殘忍,但可以讓他逐漸清醒過來。

「多派人跟著就是了!」姜靚積極贊成,又笑道:「你們都脫不開身,伺候軒哥的活就交給我了!」

「影業公司正在簽約藝人,怎麼能少得了你?再說了,周董既然做出決定,那就是做好了獨自航行的準備。」歐強提出反對,姜靚直撇嘴,她才不管,可以私底下跟周軒商量,萬一答應了呢!

虞江舟一直沒有說話,散會後默默回到自己辦公室,她也想跟著周軒一起經歷風雨,但如果周軒離開,公司就變成一盤散沙。

「苗苗,軒要去大海找你了,但他不能沒人照顧,該怎麼辦呢?」摸索著照片,虞江舟輕聲問道。

出海航行成為定局,現在大家更為關注的是,誰能跟著周軒一起去。

此時,周軒房間里傳來哭聲,很賴皮的那種,管清正掛在周軒身上,哭得眼淚鼻涕一起流,「師父,俺要跟你一起出去玩兒!」

「傻孩子,那不是玩兒,可能還會遇到惡劣天氣和海盜,小命都保不住。」周軒試圖推開,管清卻摟得更緊了。

「俺不管,你要是死了,俺活著還有啥意思啊?」

「呵呵,也可以給我守孝三年。」

「守個屁啊,俺從周家寨搬出來的時候把話都說絕了,要沒了師父又成為孤兒,他們不得笑話俺啊?」

周軒哭笑不得,也不理他,繼續研究航海路線,直到管清眼淚流不出來,變成了乾嚎。可是這小子太有毅力,嗓子都嚎啞了,還不肯下來。

「管清,聽話,師父很快就回來。我不在的時候,江舟阿姨還有姜阿姨都會照顧你的,另外我給你存了一筆錢,等你成年了,就可以自由支配。」

「俺都那麼多錢了,要錢有什麼用啊!」

「呵呵,多少錢?」

「二十多萬了。」

周軒笑出聲,管清卻不以為然,「師父,俺才來多久,就賺了那麼多錢,等俺像你這麼大的時候,也是大富翁。」

「等我考慮考慮,你要再耍賴,我絕對不帶你走。」周軒板起面孔,管清怏怏下來,卻是寸步不離,就不信師父能把自己甩掉。

唉,看著徒弟,周軒嘆口氣,也想帶著他,省得在這裡到處打著自己的名義忽悠紅包。但大海是危險的,且不說風起時會波濤洶湧,即使於無聲處也是暗流涌動,可以吞噬一切,他無法保證別人的安全。

「師父,俺這是長命百歲的面相,肯定死不了,帶著俺唄。」

「才學了幾天,就賣弄,那你給師父看看相,能活多久?」周軒伸長脖子,也有意要考考徒弟的水平。

「看不出來!」

「還是學藝不精!」

「不對,師父的面相很奇怪,俺怕說錯了。」

「不說就是不會!」

「哼,說就說,師父眼皮上有細紋,下巴飽滿,這都是長壽之相,臉龐骨肉均勻,卻比常人要厚重,非常特別。俺琢磨過很久,只有一個解釋,那就是師父福祿壽比一般人多,或許能活兩百歲呢!」

管清說完,見周軒直盯著他,吐吐舌頭摸著後腦勺嘿嘿傻笑,能活兩百歲的老人從沒見過。但周軒心中卻掀起波瀾,這徒弟,天資過人!

但這個秘密周軒並未打算公開,管清看他不說話還以為自己說錯了,沮喪的垂著小腦袋,眼珠卻嘰里咕嚕亂轉,心想該如何換個點子讓師父同意。

「軒,晚上一起吃個飯吧。」

下班時,虞江舟發出邀請,周軒胃口不佳,還沒想好,管清卻搶先答應下來,「好啊好啊,不去外面吃了,俺給你們做好吃的!」

虞江舟從興凱辭職,還從沒去過家裡,說道:「軒,如果你同意我去,其實在家也很好,再說管清還知道你的喜好。」

「好吧。」

虞江舟喜出望外,其實周軒有自己的打算,還要拜託她幫忙。

回到家中,管清就系好圍裙有模有樣的在廚房忙碌,虞江舟跟著幫忙,心裡卻有些酸楚,難怪性情高冷的苗霖也喜歡在家做飯,一家三口,非常溫馨的感覺。

「江舟師娘,你去陪俺師父聊天吧。」管清小聲說道。

「我很想這麼做,但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」虞江舟嘆口氣。

「嘿嘿,俺教給你說什麼,就勸師父同意俺跟著一起去!」管清壞笑。

「我還想去呢,你師父可是個倔頭!」虞江舟翻白眼,就知道這小子沒安好心,還是為自己考慮。

「江舟師娘,你想啊,俺師父那麼消沉,萬一在大海里想不開跳下去怎麼辦?再說,他身體現在不是太好,出現幻覺跳海怎麼辦?還有……」

虞江舟全身起雞皮疙瘩,不聽管清說完,連忙洗手就出來了。管清說得對,必須有人跟著他,這樣才不會胡思亂想自殺。

此時,周軒卻像個孩子,蜷縮在沙發里睡著了,嘴裡還含含糊糊說著夢話,英俊消瘦的臉龐被淚水打濕,偶爾身體抖動令人心疼。

夢中,周軒努力划船朝著一個小島,苗霖孤零零站在岸邊看向大海,眼神非常茫然。周軒大喊苗苗,她好像聽到了,獃獃看了眼周軒,卻不認識。

「好像誰說我太聰明了,該變傻一點?」苗霖喃喃自語,就當周軒靠近她時卻轉身走了,海水退潮,將周軒又重新打回大海。

苗苗!

周軒驚坐起身,這是他最近常做的夢,苗霖在一個孤島上等著他!所以,周軒必須要去找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