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580章 調虎離山

第580章 調虎離山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31 23:08  字數:2448

車裡的女人驚恐的尖叫,計程車司機也嚇得瑟瑟發抖,「你,你們想幹什麼!」

女人的聲音不像是庄小艾,但她擅長偽裝,周軒使個眼色,劉浪立刻將女人的圍巾扯了下來,露出一張清秀的臉龐。

周軒一驚,根本不是庄小艾。

「你怎麼在車裡?」周軒問。

「我去醫院啊!」女人指著臉上一塊紅斑,「這裡過敏了,去晚了整張臉就毀了,多虧好鄰居提醒。」

「庄小艾?」

「對,你怎麼知道?」

周軒凜然一驚,調虎離山!一定是庄小艾有所察覺,讓劉浪趕緊開車回去。計程車內的女人半天沒反應過神來,這些人怎麼又都回去了。用手摸了把臉,好奇怪,感覺好多了,也不癢了。

「小姐,還去醫院嗎?」計程車司機戰戰兢兢問。

「去啊!」

等周軒趕回去,看到樓上的燈光還亮著,裡面還有個女人的影子,不禁狐疑,難道是自己想多了,那名去醫院的女人只是個巧合?足有半分鐘,窗戶上女人的影子一動不動,而客廳里的燈卻關閉了。

不行,先上去看看!

周軒拉開車門就往外走,管清說道:「師父,俺也跟你一起上去!」

「你留在車裡,等著張組長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不,你去哪裡俺就去哪裡!」管清倔強道。

周軒懶得囉嗦,三人乘坐電梯來到項雷家門口,劉浪掄起鐵拳就使勁砸。

誰啊!

項雷的聲音從裡面傳出來,不滿的拉開門,睡衣睡褲趿拉板,手裡還拿著本書。見到是周軒,項雷眼睛立刻亮了,熱情招呼道:「周軒兄弟,你怎麼過來了,快進屋!」

房間足有二百平,乾淨利索,很像是庄小艾的風格。環顧一圈,周軒冷冷的問道:「嫂子呢?」

「剛出門!」項雷說道。

劉浪立刻憤憤罵了聲娘,著急問道:「庄小艾去了哪裡?」

「怎麼了?」項雷愣愣問。

「快說!」劉浪催問。

「跟我兒子去旅遊了。」

什麼?周軒臉色都變了,推開那個有女人身影的房間門,卻發現窗口處立著個一架,上面搭了件衣服,猛地看上去,就像是個人!

「庄小艾是不是還去鄰居家一趟?」周軒追問道。

「是啊,說是送點水果去。」項雷腦門冒出了細細的汗,客廳電視的微弱光線下,發出幽幽的亮光,「兄弟,小艾,她,她怎麼了?」

「來不及解釋,項大哥,找件外套跟我去追,你兒子有危險!」周軒正色道。

「小艾是不是也有危險?」

直到此時,項雷都沒有想過妻子的另外一種身份,還在為她的安全擔心。

「要害你兒子的,就是庄小艾。」

項雷臉色慘白,他當然不信,結婚後,庄小艾視自己的兒子為己出,比親生母親做得都好,兒子對她也非常依賴,每每開家長會都讓她去,然後驕傲地告訴同學們,這是自己的媽媽。

但是,周軒不會平白無故大晚上來家裡說胡話,一定是發生了什麼誤會。項雷慌張張找來外套,剛下樓便聽到警笛長鳴,下方來了七八輛警車,真的出事了。

項雷嘴唇翕動著卻說不出話來,兩條腿直打顫,褲襠里有液體在滴答,不由打了個激靈。一頭是心愛的妻子,一頭是兒子,他們誰都不能有事兒。

「周軒,早就跟你說了,等我們來!」張磊下車就埋怨。

「張警官,庄小艾已經跑了,還劫持了項大哥的獨生子!」周軒說道。

「跑了!」

張磊氣急敗壞,下意識摸了下腰間的槍。項雷腿一軟癱了下去,被劉浪及時扶住,顫聲道:「這,這到底是怎麼了?」

「項大哥,你要穩住,庄小艾他們去哪裡了?」周軒問。

「說,說是趕飛機。」項雷目光獃滯的回答。

「那就肯定不是去機場,這裡只有兩條路,應該去了郊區。」張磊立刻做出判斷,還是讓一輛警車往機場方向追。

通往郊區的路人稀車少,有利於庄小艾趁著夜色逃離,張磊早就料到這一點,已經通知片警進行攔截。

項雷坐在車上,哆嗦的不成個,他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什麼,但卻開不了口講話。

追捕過程中,張磊接到了局長電話,說是有緊急任務,讓他們抓緊時間歸隊。張磊冷笑,他跟局長打交道多年,局長的破鑼嗓子一般人模仿不了。魅音狗急跳牆,可惜破綻百出,何況又是在這個時刻。

「就算真是局長打來的電話,我也不會回去的,開快點!」張磊下令。

很快,前方看到了庄小艾的車,張磊在後面用喇叭提醒道:「庄小艾,你已經被包圍了,最好束手就擒,不要做無謂的抵抗。」

前方轎車稍微減速,又加快速度朝著一條小河駛去。

終於,警車追上了庄小艾的車,警察舉槍喊道:「不許動,快些下車!」

「不要開槍,不要開槍!」項雷急的大喊出來,打開車門連滾帶爬趕過去,顫聲道:「警察同志,別開槍,別開槍,我兒子還在裡面哪!」

「項雷,庄小艾涉嫌犯罪,你心裡該有數了。」張磊冷臉說道。

「我跟小艾是真心相愛,我去勸她,放下槍,放下槍。」

項雷淚流滿面,步伐異常沉重的走向妻子的小轎車,在門外哽咽道:「小艾,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,但不管你被判幾年,我都等著你,這輩子不再娶別的女人。」

轎車紋絲不動,裡面也沒有任何動靜。

「小艾,你先把兒子放出來,別嚇著他。你,你不是最疼他的嗎?」項雷試著拉車門,卻是鎖著的,靠近車窗眯起眼睛往裡看,空空如也,庄小艾已經帶著兒子下車了!

「小艾,兒子,你們在哪裡啊?」項雷慌了,高聲喊道。

「他們跑不遠!」

看著河邊一排稀疏的樹木,周軒斷定,庄小艾就以某株大樹作掩護。四周靜悄悄的,可以聽見風聲,大家都有些著急,庄小艾可以一言不發,為何那個孩子沒有動靜呢?

噗通!一聲悶響,然後便是撕心裂肺的呼救聲,「爸爸,救我呀!」

扒、書』小『說『網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