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575章 一直等下去

第575章 一直等下去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30 04:44  字數:2437

唐濤升來到賢士公司,是虞江舟先接待的,兩人提起地震屋的進展,虞江舟就把這部分資金的管理情況不見外的說了。73483

唐濤升記到了心裡,忽悠著周軒同意把這筆錢的支配權給了科研所。

「軒,怎麼了?」虞江舟不解問。

周軒嘆口氣,然後將事情大致說了下,虞江舟立刻臉色變了,這麼大事,稀里糊塗就承諾出去,如果在興凱集團,只怕這人都要被她炒魷魚!

「江舟阿姨,忍住。」管清用書擋住臉,小聲提醒。

「別叫我阿姨!」虞江舟沒好氣回了一句。

「姐姐?」

「亂了輩分!」

「嘿嘿,江舟師娘,有話好好說。」

虞江舟這才不吭聲,和管清達成默契,私底下還是可以叫師娘的。虞江舟不想跟周軒翻臉,深吸一口氣,商議道:「只是口頭約定吧?跟唐教授好好溝通下,以後科研所也要建立完善的財務管理機構,控制好相關的費用。」

「可是,我都已經答應老師了。而且,實驗室目前花費極高,也得有固定的支出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軒,興凱集團同意把這筆錢放在賢士公司,是希望以後能達成合作的。懸磁浮屋售價不低,回報資金不可估量,起碼資金要統一管理,而不是直接就放在實驗室。」虞江舟據理力爭。

「江舟,這樣行不行,我可以將自己的股份分給你一部分。」

你?虞江舟氣紅了臉,不悅問道:「苗苗活著的時候,你也是跟她這麼共事嗎?」

「苗苗沒死!」

咬了咬嘴唇,虞江舟冷哼一聲,踩著高跟鞋離開,很快便是她摔辦公室門的聲音,大小姐脾氣犯了。

「苗苗在的時候,從不會跟我這樣。」周軒悠然長嘆。

「師父,這事兒就你不對,你把江舟師,阿姨的錢擅自做主給了別人,她當然會不開心。」管清說道。

「實驗室那是用錢堆起來的,賢士公司的錢就是為它準備的!」

「哦,俺懂了,師父,你是不想被興凱集團控制對不對?」管清眯著小眼睛笑嘻嘻問道。

「小人精!」

周軒戳了下他的腦門,也有他自己的擔憂。興凱集團把錢交給賢士公司,是看在虞江舟的面子上,儼然把兩家公司當做一家來看待。

苗霖不在了,虞榮卻替女兒看到了新的機會,所以想到了這麼個辦法。

沒想到半路殺出個唐濤升,卻讓虞榮的計劃破滅了。虞江舟自然也不高興,覺得周軒對她有戒心有防範。

錢沒什麼,如果有人接手投資公司,周軒會表示感謝,從此卸去肩頭重擔。他最為放不下的,是苗霖。

未婚妻生死未卜,周軒沒有放棄希望,也不能給別人希望,界限越清楚越好。

「兄弟,明天塗瓊就要回國了,早上十點到臨海!」喬三興奮地給周軒打來電話。

「派人在機場盯緊了,我會親自過去。」周軒連忙說道。

「綁也要把她給綁住!」

讓管清把劉來,周軒將這個情況說明,劉浪立刻挽起袖子,「這個臭老娘們,終於出現了!兄弟,你放心,她要敢跑,我就打死她!」

「暫時不要通知警方,出了任何問題我來承擔。」周軒沉聲道。

「我多叫些人來,大哥那裡最近收編不少小弟呢!」劉浪說道。

「什麼小弟?」周軒立刻敏感起來。

「不知道,也沒什麼文憑工作經驗什麼的,大哥居然照單全收,都給他們安排了活干。對了,還有幾十個暫時安排不了,正好喬三那裡開工需要人手,讓他們幹活去了。」劉浪又說道。

怎麼會突然冒出這麼多閑散人員來?周軒想了想,很快捋順了,這些是段辰手下的人,段辰被抓後,他們無處可去。

由此說明,劉志跟段辰一定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,否則不會在段辰倒下後替他打點。

「三弟,想什麼呢?」劉浪問。

「沒什麼,明天在機場還有三哥的人,人數不用太多,咱倆十點前趕到就是。」

和劉浪商量好,周軒想了想,還是來到虞江舟辦公室前,敲了敲門。

過了幾秒鐘,裡面才有聲音傳出,進來!

推門而入,虞江舟正在低頭整理資料,辦公桌上擺放了好幾摞,上面還有張苗霖和周軒的合影,虞江舟一直沒有拿開。

「這張照片,怎麼還擺在這裡?」周軒拿起水晶擺台,輕聲問道。

「你怎麼來了?」虞江舟抬起紅腫的眼睛,裡面還有淚痕,令人心疼。

「來跟你道歉。」

「你是老大,把我開除了才有意思呢!」

「唉,江舟,興凱集團前途無限,為何非得來賢士公司呢?」周軒嘆口氣,插兜倚在辦公桌邊緣,背影看上去有幾分落寞。

周軒第一次主動登門,虞江舟氣消了不少,直言道:「從利益角度考慮,賢士公司規模發展驚人,這樣下去,一年後上市的可能性非常大,而興凱集團卻處於穩定期,也需要有力的合夥企業。」

略微停頓下,虞江舟又說出第二天原因,語氣卻有些哽咽,「從私人角度講,我這人沒志氣,把大把追求者晾在一邊,卻心甘情願來這裡受你冷落!」

回過頭,正對那雙美麗的大眼睛,下方積聚一汪清水,已經有兩滴沾在了下睫毛上。虞江舟努力睜大眼睛,卻驚動了那兩滴淚珠,形成兩道水簾傾瀉而下。

周軒伸出手,將淚痕抹開,卻又有新的淚水沖刷,一遍又一遍。

「軒,我只是在說自己的心聲,沒有逼迫你必須要做什麼。」虞江舟哽咽道。

「我知道,只是,賢士公司還有我,都具有極大的危險性。苗苗便是個慘痛的例子,江舟,何苦要趟渾水呢?」

「軒,還記得我問過你,如果沒有苗苗,我會不會是你的選擇?」握住周軒的手,緊緊貼在臉頰,虞江舟幽幽問道。

周軒點點頭,「記得,我說,是。」

「嗯,記著這句話就好。我等你,一直等下去,直到有一天,你會親手把桌上的合影收起來。」

兩人看向照片,周軒雙手環抱苗霖,兩人笑容燦爛,耳邊似乎還有當時的笑聲。

「江舟,我也想問你一句話。」

本站訪問地址p任意搜索引擎內輸入即可訪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