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572章 人有旦夕禍福

第572章 人有旦夕禍福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28 03:17  字數:2553

鄭向北正在收拾東西,隱約聽到身後有腳步聲。zi幽閣om

「鄭伯伯,真要走啊?」管清嘿嘿笑著站在門口,牙齦都露出來了。

鄭向北回頭看了一眼,更覺心煩,擺手道:「你師父都發話了,我難道還厚著臉皮留下來等著他第二次攆我走?」

「俺師父天天后悔收留俺,俺不是還留了下來?」管清不以為然,臉皮值幾個錢!

鄭向北一愣,手下動作沒停,但速度卻慢了,他也不想走,且不說這裡待遇豐厚,只是這充滿人情味的工作方式,就是其他地方見不到的。

干好了律師這行,不愁吃穿,但也看透了世間冷暖,做什麼都習慣落實在合同上。

「鄭伯伯,俺師父就是一時氣話,你不能當真。俺師娘走了,師父的魂兒丟了一半,你們要是再離開,他也沒幾個朋友了。」管清繼續勸說。

鄭向北終於放下了箱子,管清說得對,周軒現在的狀態,是會做出一些衝動的決定,他哼笑著點了管清一下腦門,「你啊,猴子托生的!」

「嘿嘿,你見過有俺這麼聰明的猴子啊!」

「不得了,說真的,小管清,有沒有興趣學法律啊?」鄭向北期待問道。

「都是死記硬背的東西,看一遍就會了,有什麼好學的!」

「好大的口氣!」鄭向北只當做管清在說笑,又問:「那你該上學的年紀,混在成年人的世界裡,不太妥當。」

「學校里的俺都會了,去了就是浪費時間。俺還有幾年也是成年人了,鄭伯伯,你得努力了,小心被俺比下去。」

鄭向北開心一笑,這孩子天資聰慧,模樣差了點,看問題卻很透徹,再由周軒親自調-教,將來必成大器。

看著面前的財產轉移協議,周軒難掩悲傷,看來,苗霖自從跟他在一起,就已經做好犧牲的準備,要用生命去保護他。

好半天,周軒才從恍惚中清醒過來,這才記起剛才盛怒之下牽連了鄭向北,甚至將他攆出了公司。

「師父,鄭律師俺已經勸他留下來了,覺得多管閑事,您就打我。」管清進來說道。

「管清,做得好。衝動是魔鬼,一念之差,可能失去一個人才。」周軒欣慰道。

「嘿嘿,良禽擇木而棲,真正的人才知道該留在什麼樣的人身邊。鄭伯伯就是沒面子,真離開公司,哪天想明白還會回來的。」管清搖頭晃腦,像個小大人。

「管清啊,師父最近腦子很亂,你多提醒我。」

「俺知道師父這是以身作則,用親身經歷教給俺,這麼對待員工是不對的!」管清倒是給了周軒一個台階。

「小滑頭!」

周軒被逗笑了,這是苗霖失蹤後第一次露出笑臉,管清也笑得大嘴咧到耳後根,姜靚阿姨偷著給的紅包沒白收,可以給她個交代了。

想了想,周軒還是來到了鄭向北的辦公室,此刻的鄭向北雖然已經恢復了平靜,但眼中的淚光還是掩蓋不住。

「鄭主任,對不住了,我剛才太衝動了。」周軒抱拳道。

「我能理解,周董,這件事兒上我也該道歉,擅做主張,害了苗總。」鄭向北揉了揉濕潤的眼睛。

自從苗霖出事兒一來,鄭向北也很後悔,關於這份協議,他還應該早早通知另一個人,如果這麼做了,就不會出現今天的狀況。

而這個人,他不敢見,更不敢說,只能寄希望於周軒也能替他保守秘密。現在,這個人已經在這場衝突中拔槍自盡了,這是鄭向北也沒有預料到的結果。

「周董,苗總早就預料到了危險臨近。當初簽訂這份協議,我也很猶豫,問她需不需要報警,苗總說,她才是你身邊最大的保障,那神情,我永遠也忘不了。」鄭向北嘆口氣說道。

「是我害了她。」周軒黯然道。

「周董,苗總除了有你的協議,還有些東西交給虞總。」鄭向北又試探說道,同樣,這也是需要保密的。

周軒已經猜到了,應該是對賢士公司的管理總結,讓虞江舟以最快的速度接手她的職務。苗霖已經把所有後果都考慮到了,而周軒卻對這一切渾然不知,還差點罵走鄭向北。

「按照你和苗苗之間的約定,去交給江舟吧。」周軒點頭道。

因為虞江舟的出現,公司日程按部就班,歐強等人比平時更努力,都懷著同一個念頭,盡量替周軒多分擔。

婚禮被延期,大家並沒有太多意外,名人的感情多變數,周軒年輕有為,過早結婚才是怪事。

但苗霖墜海的消息還是在小範圍傳播,當時在首陽的虞江舟得到了姜靚的消息,然後又告知了裴勝男。

母女之間無話不談,很快,裴亞茹知道了消息,然後又傳到了閆平川的耳朵里。

得知這個情況,閆平川心情很沉重,更多的卻是對學生的關愛。

閆平川無法想像,周軒竟然每天都生活在危險當中,牽動了多方勢力的角逐和爭鬥,如此看來,倫敦遇襲,也是一種必然。

裴亞茹的描述支離破碎,閆平川還是決定把周軒叫到家中好好聊聊。

雖然心情沉悶,不願意見人,但閆平川的邀請,周軒還是要去的,無論什麼情況下,都不能冷淡了恩師。

幾個小菜,兩杯酒,師徒二人碰杯之後,周軒也不隱瞞,將事情經過描述一遍。

聽完後,閆平川無比震驚,「朗朗乾坤之下,臨海竟然還潛伏著這麼危險的人物?」

「實際情況,比這還要兇險。」周軒說道。

唉,閆平川搖頭長嘆,由衷道:「周軒,難為你了,應對學業工作,還要對抗邪惡組織勢力。」

「包括上次的機器人大賽,也是專門針對我的。」周軒如實道。

「早知道如此,就不該贏那場比賽。」閆平川有些後悔了。

「沒有那場比賽,還有其他試探。老師,這跟您無關。」

「周軒,我只是一名教育工作者,能幫助你的實在是有限。這樣吧,你抽出些精力,把畢業論文寫一寫,我盡量幫你爭取提前畢業。今後,願意做什麼,那是你的自由,我不會再干涉。」閆平川說道。

周軒很受感動,起身鞠躬,又敬了恩師一杯。

縮短學習時間提前畢業的國內外優秀學生不少,鑒於周軒在增補論語以及學業上的傑出表現,是有資格申請的。

閆平川也曾提及此事,但從內心深處,還是希望他能在校園多待兩年,成為一名資歷較深的學者。

「關於苗霖的事情,我不想多說,你是研究相學占卜的,人有旦夕禍福,有些事非人力能扭轉,我們通常悲觀的用一個詞來表述,叫做宿命!」閆平川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