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570章 回憶抹不去

第570章 回憶抹不去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28 03:17  字數:2459

真的啊?

管清興奮的跳起來,小腦袋撥浪鼓似的左右看,師娘在哪兒呢?在哪兒呢?

唉,周軒嘆口氣,摟住他瘦弱的肩膀,「你師娘,隨著大海,飄向了遠方。.請大家搜索看最全!」

「還是死了唄?」

啪!一巴掌打在腦門,周軒訓斥道:「這麼不會說話,你師娘還活著,只不過被沖走了!」

「沖,沖哪裡了?」管清愣愣問。

「我不知道。」

「師父,你別自欺欺人了,過去這麼久了,師娘要活著,為啥不從海里爬出來見你?」管清頭向後縮,壯著膽子又說道:「師父,師娘已經沒了,你醒醒吧!」

「本事不到家,從明天開始,我教你看相!」

周軒把管清頭的白布條扯下來,又三兩下把他身的麻袋片子脫下,用力扔進大海,一個浪頭過來,這些東西一樣不落的推回沙灘。

管清搓搓鼻子又哭了,師娘沒被浪花推到岸邊,說不定已經葬身魚腹了,好慘。

「師父,俺也要學開車!」等劉浪離開後,管清說道。

「你不夠年齡,開車違法。」周軒拒絕了。

「二伯住的地方那麼遠,天天來接你多麻煩啊!」

「是你師父無能,需要人的保護。」周軒慘然一笑,說過很多次要保護苗霖,都成了空談。

「師父,那你教俺武功吧!俺學好了一樣可以保護你。」

「慢慢來!」

屋內收拾的一塵不染,這是管清的功勞。

「師父,你想吃點什麼,儘管點菜!」

「沒胃口,你自己吃吧。」

「那俺給你放水洗澡吧?」

「不洗了!」

「師娘最討厭又臟又臭的男人了。」

周軒身體一顫,皺眉扔下兩個字,放吧!

管清很講規矩,從不進主卧室,推門而入的那一刻,淡淡的幽香飄入鼻腔,這是苗霖身的香氣。走得匆忙,被子沒有整理,隨意放在床,窗帘拉了一半兒,或許苗霖曾在那裡佇立良久。

里側是衣帽間,每件衣服都疊的整整齊齊,苗霖是個完美主義者。而地卻凌亂的放著幾雙登山鞋,其一只歪倒著,周軒看到這一幕,再也忍不住哭了出來。

可以想像,當時苗霖接到周軒的電話急匆匆拿出幾雙鞋子,挑了一雙離開家門,以至都沒有把其餘的鞋子放回原處。

苗霖的鞋子很多,各種款式各種顏色,周軒努力回憶,竟然想不起來,那一天苗霖腳的鞋子是哪一款。

倚靠著牆坐下來,周軒哭到心口疼痛,管清說得對,是他害了苗霖。

咚咚咚!管清敲門,「師父,水放好了!」

「知道了。」

過了一會兒,管清又敲門,「師父,水要涼了!」

周軒擦把眼淚,走出卧室,豎起眉毛,「你可真煩人!」

「不是怕你哭壞身體嘛!師父,要不,晚俺跟你一起睡啊?」

管清往主卧室里探頭,被周軒用巴掌推出去,這裡的一切他都不想破壞,直到女主人回來。

管清很討厭,洗澡的時候也要搬個小凳子在門口等著,他說看出周軒面色疲憊,怕他睡過去出意外。事實也是如此,周軒身心疲憊,真泡澡睡著了,只是在水裡做夢,夢境更為真實,醒來後更加痛苦。

被管清叫醒,周軒深深嘆口氣,躺到床後,將頭深深埋在枕頭裡,卻發覺那縷幽香離他更遠了。

為避免無謂的恐慌,周軒和苗霖墜海之事並沒有傳播,後來人們得知周軒住院,也順理成章認為他與黑勢力頭目段辰惡戰一場所致。

關於準新娘突然失蹤,還是引發了不少猜測,有人聽到風言風語,說是苗霖掉到海里淹死了。還有的說,兩人鬧了彆扭,周軒身邊換了新的美女總經理,苗霖因此生氣,這才離開。而賢士公司對外的說法是,苗霖因公出國,婚期延後,具體時間再定。

「小軒,怎麼說好了結婚,又不結了?」得知了消息,母親孔玉慧打來電話,十分焦急。

「哦,苗苗出國培訓了。」周軒按照統一口徑說道。

「怎麼不能等等再出國?小軒,你別跟媽打馬虎眼,說實話,你們是不是鬧彆扭了?」孔玉慧追問。

「真沒有,本來該我去,可是苗苗替我去了。」

「唉,你們年輕人的事兒,我算是管不了了!小軒,你是沒到媽這一步,家裡孩子老不結婚,做家長的心一直揪著啊!」電話那頭孔玉慧哭了,不停數落周軒。

「媽,對不起,讓你傷心了。但我們,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也不想這樣。」周軒黯然失色,語氣也有幾分哽咽。

小兩口一定有什麼問題,但兒子不說,孔玉慧問不出究竟,再說也管不了了,只好勸說他多謙讓著點兒。苗苗這孩子也可憐,是個孤兒,心理別的孩子敏感,得哄。

把父母這一關應付過去,周軒並沒有絲毫輕鬆。

虞江舟已經接替了苗霖的職務,成為賢士投資公司的總經理,苗霖墜海這事也只有公司管理層知情。

「江舟姐,苗總辦公室里的那些辦公用品,要不要給你重新換一套?」姜靚私底下問虞江舟。

「不用了,苗苗眼光好,我用著很順手。」虞江舟搖頭道。

「用故人的東西,你不覺瘮得慌?」姜靚又問。

「周軒說苗苗沒死。」

可是,姜靚欲言又止,周軒自然是希望保留苗霖在時的一切擺放,如果虞江舟此時更換辦公傢具的話,也會讓他心有不滿。

這天午,周軒正在辦公室出神,虞江舟敲門進來,「軒,有個人想要見你。」

「誰?」

「白雄起。」

周軒的眼睛眯起來,冷冷道:「此時,他不應該被警察抓起來嗎?」

「看來並沒有。軒,要不要見他?」

「讓他進來吧!」

虞江舟打開辦公室的門,白雄起腳步慌亂的進來,看到周軒落淚了,「周軒,對不起啊,我真的不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。」

「你知道什麼?你怎麼會知道?」周軒淡淡問。

「我剛從警局回來,張組長跟我簡單說了下,真是沒想到啊!」白雄起捶胸頓足,表現很悲傷。

扒、書』小『說『網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