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568章 一條不歸路

第568章 一條不歸路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28 03:17  字數:2619

「告訴張警官,平時傳達命令的都是誰?」展英問那群還在地上蹲著的手下。

「是展秘書!」

「對,對,就是她!」

異口同聲,都承認展英才是唯一碰頭人,展英苦澀一笑,對漲紅著臉的張磊說道:「張組長,我還有一個請求。」

「只要你放下槍,可以考慮!」張磊沒好氣說道。

「辰爺的腿不好,天一冷就會疼,不能受涼。下山時,還是讓人抬著吧。」展英輕聲叮囑,段辰掙扎幾下,被警察按住肩膀,展英沖他笑著搖頭,「辰爺,下輩子,別再見了。」

砰!

槍響了,展英應聲倒下,雙眼微睜看著段辰的方向,裡面還有定格的柔情。

展英!

段辰悲慟無比,失去才懂珍惜,為了風燭殘年的自己,展英搭上一條命!早知有今日,為何要拒絕那一片真情。

段辰!

張磊用槍對準段辰,咬牙切齒,幾次想要開槍打死他,被其他警員拉開,不能衝動。

「帶走,全部帶走!」張磊咆哮道。

展英一死,死無對證!

十幾分鐘後,山頂恢復安靜,朝陽再度冉冉升起,光芒卻刺入心中,灼痛。周軒坐在懸崖邊,無比頹廢。

「怎麼,又想不開了?」

張磊坐在他身邊,撿起身旁一枚小石頭,拋了下去,看不到蹤跡也聽不到落水的聲音,這是做給周軒看的,人,沒有石頭硬,放下吧!

「我提供給你的名單,都去調查了嗎?」周軒幽幽問。

「公安局你家開的啊,這種口氣很討厭知道嗎?」張磊很是不滿,把手腕放到周軒鼻子底下,「看看,現在幾點,多少人因為你的失蹤沒睡覺?警察也是肉長的,調查總得給我們時間!」

「你說,人落水多久會死去?」周軒突然問。

嗯?張磊一愣,看看下方大海,「幾分鐘吧,當然了,在暈厥的情況下,不會有太多的痛苦,很快就,解脫了。」

周軒回頭看著他,皺眉道:「張組長,安慰人可不是你的強項,還是回去辦案吧!」

「也就是你!」張磊瞪起眼睛,看他心情不好,還是壓下火氣,「對了,我們局長的嫌疑解除了。局長比較配合,但對我的態度也很不滿,事後把我罵了一頓。」

周軒和苗霖約定在九泉山見面,當時正好有警方五百名警員在此訓練,無形中為他們提供了最大的安全保障,這也是周軒放心留下劉浪的原因。

然而,訓練進行到一半兒,警員突然被撤離,打電話的這個人是市局局長。市局通話都有錄音,張磊通過比對,立刻斷定就是局長的聲音。

而那天,根本沒有什麼其他活動,這個局長嫌疑巨大。張磊帶著十幾號人,牛氣衝天的闖入局長辦公室,就差把他當場給拷了。

局長惱怒的程度可想而知,然而,經過詢問,他也是接到了政法委書記的通知,說是臨海有不法勢力潛入,希望得到公安配合,在局裡待命即可。

「竟然是政法委書記?」周軒錯愕不已。

「我當時也是這個表情,唉,局長把我那通臭罵啊,最後是把我踢出辦公室的。現在,這邊屁股還疼呢!」張磊欠身,指著左邊屁股。

「那個書記到底怎麼回事?」周軒追問。

「真沒同情心,自私!」張磊翻下白眼,臉色變得凝重起來,「這便是問題的關鍵,那個電話不是邢書記打的!但是,聲音卻是他的!」

魅音?

周軒腦海中閃過一個名字,張磊接下來的話證實了他的猜測,「有人模仿了邢書記的聲音,還偽造邢書記家裡的電話號碼。」

「膽子太大了,竟敢蔑視官員?」周軒氣憤不已,這些人無所不用其極,甚至連政府都沒有放在眼裡。

「邢書記把辦公桌都掀翻了,市裡對此高度重視,已經做出指示,限期破案,一定要找到魅音的藏身之處。」張磊說道。

「有線索嗎?」

「有!我們查到了那個電話的信號,確定了通信基站的位置。雖然覆蓋面較大,但那裡多為工廠還有交易市場,凌晨歇業。居民區卻是有數的,總人數也不多,我們估計,這個魅音就隱藏在一個家庭當中。」

周軒點點頭,魅影組織暗中監視他,精心籌劃要將他活捉,然而卻被警員的訓練活動打破。

失不再來,魅音狗急跳牆,只能冒充政法委書記的聲音給公安局長撥打緊急電話,最後導致五百警員全部撤離,那十六名黑衣人才能上山偷襲。

說起來,還是周軒選擇的這個時間,讓魅影組織露出了重大破綻。

「會不會是魅音正好躲在這片區域?」周軒猜測。

「不是沒可能,但魅影組織行動極為縝密,從不冒失出手。現在城市道路到處都是監控,魅音要是凌晨出動,很容易被察覺到,不得已在自己家中打了電話。」張磊說道。

「這麼多人調查起來也不容易,何況,我一直以為魅音是女性,但卻不知道魅音還能模仿男音。」周軒搖頭,畢竟確定了性別,就可以排除大批人,大大縮小範圍。

「不,我現在非常肯定,魅音就是女人!年齡,二十到四十之間!」張磊確信道。

「為什麼?」

「你想,他們想要撤離警員,完全可以直接給指揮官打電話,何必再牽扯上邢書記和我們局長?原因是,我們局長的聲音太難模仿了。」張磊伸長脖子,嘴巴張大,又用手捏住一側嗓子,學了幾聲嘶啞粗獷的男音來,自己不太滿意,「很難聽吧?他本人的聲音比這還要難聽好幾倍!我們局長聲帶受過傷,聲音悶啞,又是個暴脾氣,嗓門大,語速快,聽他講話是種折磨。不是誇張,這聲音太有殺傷力了,那年剛分配來一名警校大學生,聽他訓話一個小時,直接犯心臟病了!」

又列舉了其他例子,張磊背後說局長壞話非常過癮,意猶未盡擺擺手,「下次再給你講,先說魅音。所以,我們局長是非常特殊的男聲,魅音模仿有很大難度。而邢書記恰恰相反,文質彬彬的,聲音偏中性,語速也比較緩慢。為了你,魅音鋌而走險,所以才冒充邢書記。」

至於究竟是哪個基站發出的信號,張磊沒說,周軒也沒追問。

「回去吧,一切都會好起來的!」張磊拍拍他的肩膀。

「我只是想來坐坐,他們再次失手,短期不會有行動。」

「段辰的人會暗中保護你的,周軒,我可要提醒你,千萬別走他的老路,那是一條不歸路。」張磊起身,拍打幾下土,又問:「對了,你那套白大褂誰送的?」

「偷的。」

「真他媽實在!」

≥↖扒≥↖書≥↖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