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567章 大海的誓言

第567章 大海的誓言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28 03:17  字數:2531

周軒一把抓住段辰的手腕,嘶吼道:「老子也活夠了,開槍啊,不開槍你是孬種!」

「敢在我面前自稱老子,你是頭一個!」

段辰怒目圓睜,掄起拐杖狠狠打了過來,周軒不躲不閃,任由拐杖打在身,仰天大笑,揚起雙臂道:「來啊,再打啊!」

「打死你這個騙子相師!」又是一拐杖落在身。.請大家搜索看最全!

周軒冷冷地推開拐杖,直盯著段辰冒火的雙眼,「我是相師不假,但從未騙人!苗苗面相併沒有短壽跡象,我相信自己的眼睛。」

掄在半空的拐杖停了下來,段辰鼓足勁,顛顛腳又想砸下來,最終放下,氣喘吁吁問:「你什麼意思?」

「我說,苗苗不會這麼早離開,她應該還活著。」周軒一字一句。

「可是,人呢?」

「不知道!」

「臭小子,你敢耍我?知不知道,我身後這些人,能把你撕碎!」段辰高高揚起拐杖,周圍的人立刻齊聲發出吶喊。

「你有什麼了不起,賺夠黑心錢躲在幕後不敢露頭的老狐狸罷了!名為養父,可是你給了苗苗什麼?明知道我有危險,還讓她靠近,明知道富通天下背後與邪惡組織有勾連,還要參與其。」周軒嘲諷,立刻有無數雙眼睛瞪著他,恨不得一人一口分吃了!

「不,不是這樣。正是因為疼愛她,我才沒有讓她過多參與我的事,如果不是你把苗苗弄丟了,臨海沒人知道我們的關係!」段辰嘶吼道。

「呵呵,連關係都不敢公開,讓她活在高傲的自卑當!段辰,我瞧不起你!」周軒不客氣打擊道。

段辰臉罩著一層寒霜,冷冷問:「周軒,臨死前跟我說句實話,苗苗真的還有可能活著?」

「對!」

段辰腿腳不好,拄著拐杖走到懸崖邊,望著前方大海,留下兩行清淚,喃喃道:「那天是東南風,只會離臨海越來越遠,我可憐的女兒,哪裡有她的停留之地?」

周軒走過去,和段辰並排站立,語氣沉重道:「我不會看錯的。」

段辰轉過身,再次用槍頂住他,冷聲問:「再給你一次看相機會,看看今天自己會不會死在我手裡?」

警笛長鳴,山下停滿警車,還有武警出動,舉著手持防彈盾牌,快速向山頂聚攏。頭頂還有轟鳴之聲,兩架直升機盤旋空,張磊的聲音響起,「段辰,你們已經被包圍了,放下武器,放下武器!」

「我既然敢來,把後事料理好了。回答我。」

「不會!」周軒斬釘截鐵。

「事到如今,我還怕死嗎?多年來,警方一直沒有放棄搜集我的罪證,這一天早晚會來。」段辰獰笑。

「你殺了我,苗苗回來,會恨你。所以,你不會。」周軒從容道。

「你發誓,一定要把苗苗找回來!」

噗通!周軒面向大海雙膝跪地,豎起三根手指,大聲道:「蒼天在,周軒在此立下毒誓,定要找到愛妻苗霖!若有違背,願受五雷轟頂之刑,剝皮剜心之苦!」

哼,段辰扔掉拐杖,雙手緩緩舉過頭頂,手槍掉落在地,慢慢朝著間走去。

「承蒙各位抬愛,段某才能苟活到今天。但是大限將至,不要再抵抗了,以後各奔東西!」段辰拱手道。

「辰爺!」

千人齊刷刷跪下來,那名年女人更是抱著段辰的腿泣不成聲。

「辰爺,你走了,誰來照顧弟兄們?」一名年壯漢紅著眼圈問道。

「他!」

段辰手指周軒,一字一句道:「我已經做好安排,以後周軒將接受一切,他,是你們將來可以依靠的人。」

所有人都沉默了,還是那名問話的男人高聲喊,軒爺!

軒爺!

聲震九霄,周軒愣神之際,張磊已經登到山頂,「手放腦後,都蹲下!」

段辰點點頭,千餘人都扔掉木棍大刀,蹲在地抱住了頭。段辰伸出雙手,立刻所有的槍口都對準他,張磊喊話道:「段辰,不要妄想逃走,這裡已經被我們控制了!」

「張組長,鬥了這麼多年,你贏了!」段辰還保持雙手前伸的姿勢,一名警員立刻前給他戴了手銬。

「段辰,你為何這麼容易放棄了?」張磊舉槍問道。

「累了,煩了!」段辰不以為然,「販毒、販槍、強收保護費,哦,還有毆打澤邦全公司下,都是我乾的。張組長,你可以結案了。」

張磊冷笑一聲,朝後甩頭,「帶走!」

段辰被兩名警員推搡著下山,不忘回頭看著周軒,「小子,記住你的誓言!」

「我不會忘記的!」

「辰爺,走好!」不知誰喊了一聲,立刻千人響應,段辰眼眶潮濕了,「這幫兔崽子,沒白得了我的好處。」

慢著!

年女人突然衝到懸崖邊,將段辰扔下的手槍撿起來,張磊立刻提高警惕,高聲制止,「你不要胡來,頑固抵抗只會送命!」

「如果辰爺沒命了,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?」年女人將手槍對準了自己的太陽穴,段辰呵斥道:「小英,你想做什麼?」

「張組長,我坦白,剛才辰爺所說的一切,都是我做的。我跟了他幾十年,名為秘書,其實是真正的老大,他不過是我的一枚棋子,一個傀儡。」女人冷靜說道。

「展英,你要為自己的話負責任。」張磊提醒。

「當然,每個字都是真的。」展英說道。

「哼,不要侮辱我們警方的智商,段辰罪惡滔天,誰都清洗不了!我知道你對他痴情一片,這是替他頂罪!」

「不,我恨他!幾十年了,他從不把我當女人,不管我如何積極主動,他從來都不碰我。」展英的聲音無凄涼,讓周軒想起苗霖的話,這是個可憐的女人,「每天夜裡,我都是抱著套他襯衣枕頭入睡,一晚流的淚,能讓枕頭濕透。可是,我付出那麼多,他依然不會愛我,哪怕是敷衍都不肯。」

「這不是理由!」張磊強調。

「怎麼不是?你不是女人,你不懂女人!段辰,我恨你,所以我要毀了你,我假借你的名義傳達指示,在外面敗壞你的名聲,只為彌補我幾十年的青春!」展英痛哭流涕,握著手槍的手在抖。

「你,撒謊!」

張磊十分惱羞,平地起波瀾,抓了段辰,又冒出來個頂罪的,讓明朗的案情變得曲折。段辰隱居多年,調查取證非常困難,將來再想定罪,只怕是查無實證。

扒、書』小『說『網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