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565章 痛失吾愛

第565章 痛失吾愛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26 06:52  字數:2612

兩人接連落入水中,身體有種撕裂般的劇痛,周軒憑藉最後一絲意識,朝著苗霖游去,看見了,看見了!

一隻無力的玉手就在前方,無名指上的小煤炭戒指正發出羸弱的光,苗苗,我來了!周軒伸出手,可是那隻玉手卻輕飄在海水中,無力的下沉!

苗苗,游上來啊,我馬上就要夠到你了!周軒心裡著急,但戒指上淡淡的光正被海底的黑暗吞沒。

苗苗!周軒高聲大喊,卻沒有聲音,冰冷發鹹的海水灌入口中,讓大腦變得渾濁。還在下沉,下沉,很快,他看不清了,也看不見了。

呼!腰間一緊,背後突然有東西扯住自己,周軒如同一片漂浮的樹葉升起,用手一摸,腰帶上連接的是漂浮毯。

什麼時候繫上的?吐出幾口海水,周軒失去了知覺。

正在返回的那五百名警員剛剛分組坐上車,突然接到通知,九泉山有人打來報警電話,卻突然中斷。指揮員納悶反饋,自己是接到了局長通知,緊急撤離,到底是撤還是不撤?

救人要緊,回來再說!

五百名警員全部下車,一百名封鎖各個出口,其餘分兩組,將那十六名黑衣人全部抓獲,其中一人拚死抵抗跳入海中,重傷!

彷彿有一個世紀那麼漫長,又像是穿過了茫茫的時空隧道,周軒的眼前,一直閃動著戒指微弱的光亮。

昏睡中的周軒,只覺得一直在水裡尋找那隻帶著戒指的手,只要抓到它,就能把苗霖從水中救起。

掌中終於傳來溫熱,周軒喜極而泣,猛然睜開眼睛,苗苗!

確實是一隻女人的手,卻不是苗霖,面前坐著的是雙眼紅腫的虞江舟,黑衣打扮,臉上沒有半點妝容,不見半件首飾,這分明是出席葬禮才穿的衣服。

周軒掙扎著坐起身,茫然四顧,發現自己在病房裡,還打著點滴。全身都在痛,每一處關節都在提醒他,這不是夢。

虞江舟看到周軒醒來,淚流滿面,柔聲道,「軒,我來了,以後再也不走了。」

周軒重重閉上眼睛,山頂,小屋,微風,大海!還有那漸漸隱沒在海水中的戒指光亮。

他懂了,苗霖,走了!天地無情,痛失吾愛!

「軒,我留下,好不好?」

「委屈你了,跟苗苗之前的待遇一樣,年薪五百萬。」周軒面無表情。

虞江舟一怔,沒有再多說,病房門外站著一人,是重案組的張磊。她輕輕嘆口氣,替周軒掖好被子,步伐沉重的走了出去。

張磊來到病床前,看著失魂落魄的周軒,沉吟片刻,還是吐出兩個字,節哀。

周軒周身一顫,冷靜問道:「找到了嗎?」

「沒有。」

周軒點點頭,閉著眼睛說道:「張組長,我知道你想要問什麼,但我也沒有頭緒。但這些可疑人名單你記下來,一定要查,嚴查,不管是誰,往死里查!需要我配合的,無論是人,錢,還是命,儘管提。」

「好,你說。」

「戒指在北寧溪川加工的,有洛能礦業的技術人員和珠寶師傅。」

「人數很多,鄒小康和陶寶霞能排除嗎?」

「能,但他們知道我的求婚計劃,無意說漏的可能性很大。」

「嗯,還有呢?」

「井德善,朋友中知道天堂瀑布的人,他還特意向我的徒弟打聽。」

「此人可靠嗎?」

「可靠,但他向來喜歡散播消息。」

「呢,其他人呢?最為可疑的人員?」

周軒面寒如霜,眼中升騰出殺氣,放在被子里的拳頭髮出咯嘣響聲,病房裡的氣氛宛如凝固,連張磊都覺得莫名心底發寒。

等了很久,周軒才說道:「白雄起,白芮父子,這個項目是他們最近才搞的。而我在英國演講時,白芮幾次搗亂,還將我與保鏢衝散。」

「周軒,看來你很冷靜,能想起所有細節來。我也就放心了!」張磊拍拍周軒的肩膀,合上筆記本,「這些我們會細查。」

「還有。」

「誰?」

「你們公安內部。」

張磊嘴角猛抽,這是他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,五百名警員訓練被臨時取消,就在謀殺周軒的關鍵時刻,而下達這個命令的人,在公安系統有著不小的權力。

「怎麼,怕了?」周軒嘲諷笑道。

張磊緩緩摘下警帽,托在掌心,臨走時,說出四個字,一查到底!

哼,周軒冷笑,張磊脫不脫這身警服,他不在乎,他要的是結果,是幕後真兇。

「對了,忘了告訴你,在劉浪報警之前,還有個人打了報警電話,應該是陶寶兒。發現你時,正半趴在漂浮毯上,重度昏迷,如果起風浪的話,還是很危險。」張磊提醒一句,大踏步離開。

陶寶兒還在跟蹤自己,看來她的病還是沒好,她又救了自己一命。

拔掉針頭,周軒走出病房,前來給她換藥的小護士攔住他,「你不能隨意走動,還得觀察。」

「讓開。」周軒目光冰寒,小護士打了個寒顫,連忙退到一旁,等周軒走遠,便跑去告知護士長。高處墜海,最怕大腦受傷,但目前來看,周軒已經受刺激了。

「軒,你要去哪裡,我陪著你。」虞江舟輕輕挽住周軒的胳膊,聽到他說出兩個字,劉浪。

「二哥被打傷了,皮外傷居多,頭部被砸兩次,腦震蕩比較嚴重,還在觀察。」虞江舟輕聲道,主動改口叫了二哥。

「去看看。」

重症監護室里,周軒看到了被綁成粽子的劉浪,監測器上的指標正常,沒有生命危險。玻璃反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