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555章 輪番轟炸

第555章 輪番轟炸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24 06:49  字數:2375

午飯期間,大家也是各聊各的,高經緯還給周軒夾菜,埋怨他吃得太少。

周軒習武,又常盤坐調息,對於食物要求不高,見高經緯和藹可親,周軒問道:「高校長,恕我冒昧,不知身體是哪裡出了狀況?」

「別提了,腫瘤是良性的,也不大,但是長在腸腔里,而那個位置又不適合微創,要開刀的。」高經緯搖頭嘆息,吃飯的**也少了。

「老師,我相信您會很快康復出院的。」閆平川連忙岔開話題,不要哪壺不開提哪壺。

「高校長,」周軒還想說些什麼,見閆平川瞪了自己一眼,改為以茶代酒,悶悶喝了一口。

飯後也有其他專家學者過來打招呼,都非常隨和,讓周軒有種錯覺,他只是來旁聽的,大會針對的並不是他。

「老師,咱們是不是想多了?」

「是你太年輕了,等著吧,下午的時候,這些老專家們就憋不住了。」閆平川打破周軒幻想。

稍作休息,下午繼續開大會,還是以一些學術討論為主,大家各抒己見,一些觀點爭執也比較激烈。

盯著手錶看,兩點,三點,三點半,周軒心中竊喜,大會就只召開一天,熬過六點,就可以回臨海了。

「關於論語的討論,我們還是改時間再談吧,其內容博大精深,不是一時半會兒可以說完的。」來自孔子協會的齊副會長終於將話題引了出來,一拿出《增補論語》這本書,所有記者的眼睛比攝像頭還亮,紛紛對準他。

「有幸讀了臨海大學閆平川校長及優秀博士生周軒聯合撰寫的這本書,感慨頗深。這本書對於論語的理解更具有時代性,也偏向於教育性,甚至可以作為專業研究的教科書。」齊副會長先是做了肯定,話鋒一轉,「然而,這本書的缺點也非常明顯,直接將一些未得到學術證實的古文,不,確切說是文言文搬到了書里,還謊稱是孔老夫子所言,貽笑大方!」

話音落下,眾人都變得有些激憤,簡直就是對於聖人的不敬!

各大電視台紛紛改為直播,而一直在直播的網路平台,人流量也快速飆升,還有網友戲謔留言,終於等到重頭戲了。

「商業化運作嘛,可以理解,庄某不才,同時也是企業家儒學協會成員。」庄學文沖周軒抱拳,又自嘲道:「我這人是個直腸子,喜歡有話直說,這本書沒看完,實在是看不下去啊。」

「為什麼?」閆平川冷下臉來,他本就不喜這些附庸風雅的企業家,如今還被當眾嘲諷,壓抑不住內心的火氣。

庄學文嘴角一抽,連脖子都紅了,反駁道:「閆校長,一本隨意編造的書,有內涵的部分在其他書籍中可以找到,剩下的糟粕簡直是天方夜譚,難道還要強迫別人去拜讀嗎?」

「增補論語出版後,短短時間,已經加印兩次。總銷量自然比不上暢銷書籍,但同類學術出版來講遙遙領先,這個怎麼說?」閆平川又問。

「嘿嘿,在座的每人一本,下面的學生們三人中就會有一本,我想,很多人的心理和我一樣,好奇書中到底有什麼錯誤。」庄學文笑道。

「老師。」坐在閆平川身邊的周軒輕輕喊了一聲,公眾場合,沒必要爭個臉紅脖子粗,閆平川悶悶端起茶杯,卻發現是空的,連服務人員都忘了續水。

學生受氣,當老師的也看不下去,高經緯擺擺手,替學生辯解道:「平川現在的工作重心為學校行政,對於書籍出版監管不嚴吧。」

「老師,這本書我跟周軒反覆核對過多次。」閆平川堅持說道,輪到高經緯面上掛不住了,質問道:「既然如此,為何書中過錯沒有糾正?平川,你這就是失職!」

「高校長,增添部分都是我寫的,當時老師也不同意,但經過一番論證之後,這才公開出版。」周軒也替閆平川說話,將所有責任攬到自己身上。

「那麼,請問周軒,這些增添的新內容,從何而來?」開始發言的齊副會長追問。

「民間書籍以及口口相傳!」

周軒擲地有聲,眼睛都不眨一眼,連閆平川都暗中捏了一把冷汗,一番狂轟亂炸即將到來。

「什麼書籍?」

「孔子及弟子家語、論語古今,還有三國時期管輅著作的論語修正等等。」

周軒正襟危坐,對這些書名張口就來,但在座的卻都沒有聽說過,更別說是後世人又對論語的補充解析。

「這些書籍在哪個圖書館或者網站可以買到?」庄學文又發難。

「已經失傳!」

一片唏噓,還有的學生吹著口哨豎起小拇指,太能扯了,怎麼說都是周軒的理。

「那麼,口口相傳,又是從何處聽來?」

「有人推崇孔子,說是半部論語可治天下,可見此書影響之大。歷代帝王,王公大臣包括私塾學子,哪個沒有熟背若干?古書尚可流傳大部分,口口相傳便是最好的補充。」周軒又說道。

庄學文冷笑,還拍了兩下巴掌,好口才,但都是歪理!「好,我們暫時相信你。試問,你是聽哪家名門望族之後背誦的?又怎麼知道他們說的就是對的?」

周軒刻意避開第一個問題,他實在是答不上來,「眾所周知,論語為記錄孔子及其弟子言行的一部書,不知經歷多少幾代多少徒弟,成書之時,也早已註定了偏差。」

「周軒,可以為自己的話負責嗎?」高經緯有些不高興了,這個時候保持沉默,然後將書下架即可,何必要據理力爭。

「可以!」周軒回答乾脆。

高經緯不悅看向閆平川,希望他能教訓下自己的徒弟,只是讓他失望的是,閆平川並沒有這個意思。

「你既然這麼喜愛古文化,想必也是博覽群書,不只是論語才有增補修正吧?」高經緯冷著臉問道。

閆平川倒吸一口涼氣,這才問到了點子上,周軒對答如流可以理解為把功課做足,提前做好了準備。然而,將知識面擴大,難免會露出馬腳。

「諸位,增補部分,我反覆閱讀過,可以說是真知灼見。」閆平川強調。

「平川,如果是無名氏古人至理名言,那另當別論,絕不可與論語混為一談!」高經緯猛拍桌子,這下是真怒了,胡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