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550章 純度九個九

第550章 純度九個九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22 05:50  字數:2410

管清大有上當受騙之感,抱怨幾聲還是研究菜譜去了,這可不是輕巧差事,得先挑好食材,然後再做嘗試,找到最佳的火候。

最後嘛,師父拿來主義直接顯擺討好師娘去了。

「唉,要是離開這麼差勁的師父,上哪裡去找這麼好的師娘!」

管清嘟囔著翻開書,單看菜名就剔除一部分,師娘不喜甜食,口味也不是太清淡。

和苗霖商量下這個日子,她也很喜歡,雙十一被校園文化冠以單身節的稱號,這天結婚代表脫單,直誇管清選得好。

令周軒暗自驚喜的是,結婚日期前後,管輅祠也會修葺一新,或許就是冥冥之中的定數,這個日子好得不能再好。

周軒毫不猶豫將日期告知劉浪,就按著這個來。

「三弟,婚車從哪裡出發?」劉浪問。

「我從租房出發,去苗苗那裡接她。」周軒張口就來。

「又不是你的房子,你樂意,房東還不見得同意呢。我跟大哥都可以給你提供房源,再就是從酒店出發。」劉浪又說。

「怎麼都行!」

「這話才是最坑人的,全靠俺自己琢磨。」劉浪學著管清的鄉音,哈哈笑著去婚慶公司。

周軒親手設計的婚紗也已經定圖,短款薄紗螺旋款式,採取層層疊疊的花朵造型,卻又看不透其中的神秘,簡練又不失唯美輕盈,想必穿上這款婚紗的苗霖十分驚艷。

時間倉促,手工串珠和刺繡都要免除,退而求其次可採用成品材料,一個月時間就可以製作出來。

而周軒要做的,便是出其不意的求婚,然而他還沒有想好有什麼點子。

那就先完成老師交代的作業,打開郵箱,周軒內心滿滿感動,他曾經發過去的資料被閆平川逐字逐句批閱過,有很多細節的補充,還有註解。

都是力求完美的人,周軒用了一周時間反覆修正,最後正式向閆平川提交了定稿,經過兩人商議,這本書籍的名字定為,《增補論語》。

「老師,這個名字太吸睛,或許有人會認為我們嘩眾取寵。」周軒不無擔心。

「哪怕是全是負面抨擊,但如果能引起人們對古文化的興趣,也不枉身為教育人。」閆平川對此不以為然。

「老師,我可以保證,這些增添的內容真實有效。」

「只是,這一回,風口浪尖上的人,還是你。周軒,會不會覺得老師在利用你?」閆平川擔心道。

「不,跟老師的名譽比起來,我不值一提。」

閆平川重重拍著周軒肩膀,面色凝重,有心疼也有驕傲。這將是一場學術風暴,同樣會造成慘烈的衝擊,他希望學生能夠挺得住。

《增補論語》,顧名思義,是對現有論語存文的補充和修正。哪怕是只有一句話被證實,也將會引起學術地震,何況周軒增加的不只一條。

有些篇章只知道有名字,但裡面的具體內容無從得知,專家給出的定論是,早已失傳。周軒對此作了補充,還對當代論語的斷句和字眼的修正,也讓閆平川震驚無比,這將是不一樣的論語,只怕教科書都要隨之修改。

經過兩千五百年的傳承,論語被改動修正,流傳至今,便有了很多的爭議,許多專家學者認為有些句子不像是孔聖人的作風,但卻是無從考證。

「唉,有時真想回到古代,親自問問孔老夫子。」閆平川苦笑。

「老師,我也曾有過這個念頭。」周軒笑道,在他讀到三國時流傳的論語時,師父管輅就常批判有些人把論語改動的面目全非。

「出版的事情我來聯繫,對了,婚禮的事情準備的如何?」閆平川問道。

「總覺得有疏漏,現在是想起什麼做什麼。」周軒自嘲。

無法掩飾的幸福,閆平川沉吟片刻,開口道:「說實話,你比我強,沒有留下太多遺憾。喜歡的就去追,去愛,也去承諾一生。」

「老師,我會照顧好裴阿姨和勝男的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你裴阿姨好說,勝男嘛,總該經歷些風雨,但我想,她最終會戰勝自己的。」閆平川語氣堅定道。

一代大儒要出書,還是因為書名遇到點阻礙,出版社反覆諮詢,是否使用這個名字,閆平川都給予了肯定答覆。

與婚慶公司核對婚禮當天流程,以及婚房的重新布置,周軒忙的每天晚上倒頭就睡,迷糊糊感覺一隻手在輕輕撫摸他的頭髮,趴在床上含糊道:「苗苗,我怎麼感覺房子在晃動?」

「呵呵,是你累暈了。」苗霖又好氣又心疼。

「不,是房子飛起來了。」周軒翻過身,仍舊是閉著眼睛,將苗霖小手拉在胸前,「苗苗,跟我一起飛,咱們去尋找天堂瀑布。」

「好,一起去探險。」苗霖輕輕靠在他的肩頭。

「嘿嘿,我做好了!」周軒笑道。

「做好什麼?」

沒有回答,周軒已經發出鼾聲,苗霖笑著搖頭,替他蓋好毛毯,幸福的閉上眼睛。

這是個暫時還不能公開的秘密,周軒夢中做好的是一對戒指,等醒來時記憶猶新,上班後便給鄒小康發過去信息,得知他要的東西已經弄好了。

九個九純度的鍺!

「鄒哥,我給你發張設計圖,麻煩你把這些鍺做成一對婚戒。」周軒發過去信息,又附帶一張設計圖。

拿著手機的鄒小康真沒看懂,男款戒指上面有些紋路,不乏藝術氣息,但非常奇怪,從沒見過。女款戒指有個渾然一體的凸起,狀如寶石,但卻不規則。

「這是什麼造型?」鄒小康問。

「看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