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543章 樂觀的孤兒

第543章 樂觀的孤兒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20 04:04  字數:2633

那人連忙向旁邊跳了幾步,可憐周軒的跑車為了躲避他,狠狠擦在牆上,刺啦啦,聽聲音就知道,要蹭掉一大片漆。

停下車,劉浪連忙下去檢查跑車,嘴裡罵咧咧的,不僅蹭掉漆,車頭還塌陷一塊。

回頭再看那人,劉浪更氣的鼻子都歪了,上前一把抓住他,口不擇言的罵道:「你他媽是不是你媽故意派來陷害我們的?」

是個半大孩子,十幾歲,頭髮很有個性,根根直立,相貌不容恭維,大額頭,蒜頭鼻子,薄嘴唇。衣服還打著補丁,腳上布鞋一個露出大腳趾,一個露出小腳趾,一看便是窮人家的孩子。

劉浪也惱在這裡,雖然是二手車,但修車費用不低,就算是降低要求,只是表面恢復個囫圇個,也得花好幾萬。

劉浪給周軒開車這麼久,從沒出過刮碰,今天栽在一個小毛孩手裡,擺明他還賠不起!

「放俺下來!」小男孩一開口,滿嘴鄉音。

「賠錢!」劉浪瞪起眼睛。

「俺有錢,一會兒就賠給你。」小男孩鎮定道。

「真的?至少得幾萬塊,你可忽悠老子。」

「俺沒老子,你忽悠俺。俺不撒謊,俺很快就有錢了,幾百萬都拿得起。」

小男孩一本正經,不像是說謊,但怎麼看他也不像有錢人,但多掃了幾眼,周軒驚愕不已,這小男孩長相不一般!

很醜!

這只是特徵之一。

額頭高隆而光潔,智慧過人,鼻大卻有樑柱,做事果斷,耳白高過眉,眼雖小卻有神光,這是難得的土星貴相。如果在古代,這樣的長相多為謀臣,官居至少二品以上。

「二哥,先鬆開,我來問問他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別讓他跑了,我先把車停一邊去。」劉浪嘴裡罵著,將車開走,停好便又跑回來,唯恐這個男孩耍賴跑了。

「多大了?」周軒問。

「十八!」

周軒眉毛一揚,看著孩子就是十二三歲的樣子,絕不是十八歲,心下狐疑,問道:「戶口本有嗎?」

「沒帶!」

「身份證呢?」

「丟了!」

呵呵,周軒笑了,來了個查無實據,又問:「哪裡人氏?叫什麼名字?」

「平原縣周家寨的,俺叫管清!」

哦?周軒心頭一動,是個老鄉,還跟師父一個姓,連忙問道:「那你跟管輅祠里的那個管輅什麼關係?」

「不知道啊,等哪天被人盜了墓,做個DNA鑒定就是了。」

周軒又笑了,「你懂的還真不少。」

管清笑嘻嘻呲著大門牙,「俺認識你,你叫周軒!」

「幸會,幸會。」受其樂觀情緒感染,周軒心情也不錯。

「誰不知道,在自己家裡看電視就行了!」劉浪撇嘴,他更關心賠償問題。

「不是俺家看的,是村長家裡的電視,俺從窗戶外面看。他可真笨,俺看了好幾年了,他都沒發現,就是他媳婦太膈應人了,老讓他抱著親嘴……」

周軒連忙擺手,不用描述那麼清楚,少兒不宜,但小男孩不以為然,「男歡女愛,大道倫理,有什麼好遮掩的?」

「小傢伙,你這些都從哪裡學來的啊?」輪到周軒吃驚了。

「書上啊,書中什麼都講,看一遍就會了。」

「哦,原來常去圖書館。」

「沒去過,都是垃圾堆里撿的,要不就是地攤上拿羊毛跟人家換的。」

周軒無語,這樣的地方能有什麼好書,多半是低級趣味的書籍,孩子看多了也學不了好,真不知道他的父母是怎麼教育的。

衣服破舊,家裡連電視都沒有,所學知識都是撿來的書看到的,周軒斷定他沒錢賠償,安慰劉浪一句,還是算了吧,不要跟個孩子過不去。

「他都十八了!」劉浪堅持道。

「謊稱,十五都不到!」

周軒苦笑,看看時間,耽擱太久,大家都等著開會,也沒再多聊,和劉浪並肩離開了車庫。小男孩就在後面跟著,戀戀不捨的樣子,總是歪頭看周軒,回頭看他一眼,就呲牙笑。

上電梯時,周軒先進去,小男孩也要往裡鑽,被劉浪摁住了腦袋推到一旁。電梯關閉那一刻,周軒於心不忍,還是沖他擺擺手,回去吧!

十九樓到了,電梯門一開,劉浪剛跨出去一步,立刻又縮回來,「卧槽,電梯壞了,沒動啊?」

「這不是到了嗎?」周軒指指指示燈。

再看外面,管清在外面站著,肥大的袖子蓋住手背,笑嘻嘻看著他。別看瘦小,跑得還很快,追上了十九樓,難怪劉浪以為電梯沒動。

「臉皮真厚!」劉浪摸出二百塊錢,扔在地上,「走吧,走吧,小叫花子,我們認倒霉!」

「君子不食嗟來之食!」

管清語出驚人,對於地上的錢看也不看,周軒不由停下腳步,笑問,「這話是老師教的嗎?」

「書上看的!」

「書上也有聖人言?」

「嘿嘿,垃圾堆里扔的書,一種是黃書,一種就是聖人書。」小管清說完話,總是習慣咧嘴笑,儘管他那兩顆大門牙一點都不好看。

「你跑上來,到底想要做什麼?」周軒摸摸他的腦袋問道。

「應聘!」

周軒被逗笑了,搖頭道:「你並沒有說實話,你沒有十八歲。」

「還有一個月十四歲整啦!」

「哦,都已經十四了,看起來也就十二歲左右。」周軒疑惑道。

「真的十四啦,俺不會做飯,吃飯湊合,營養不全,發育也不好。但是俺爹個高,俺娘也不矮,根據遺傳學,俺也會是大高個兒的。」管清信誓旦旦。

「對了,你父母呢?」

「剋死了!」

「什麼?」

「都說我克父母,還真准,七歲死了爹,家裡剛賣了羊買棺材,八歲娘又死了,只好把兩間小破屋也賣了。」管清嘻嘻哈哈,好像在說別人的故事。

「你,不覺得悲傷嗎?」周軒問。

「悲傷啊,按照書中寫的,我給爹守孝三年,幸虧娘死的近,倆人我整整守孝四年啊。那時候就天天哭,躺在倆墳頭中間睡,當他們還活著。後來,就想通了,人死不能復生!」

周軒心中最為柔軟的部分被觸動,這是多麼無奈的開悟,這麼小年紀就要接連承受父母的離世,看著星星月亮想明白了人生的道理。為父母守孝已經成為過去式,沒想到現如今還有人在父母墳前守了四年,只是這份執著,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。

應聘不可能,會議室已經準備好了,周軒乾脆拉著他先去開會,到時候再看看怎麼安排這個苦命而又陽光的孤兒。

扒、書』小『說『網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