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538章 知父莫若子

第538章 知父莫若子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18 10:52  字數:2398

又回到衛生間,將小石頭仔細刷洗幾遍,漸漸的露出了本來面目。

周軒沒有開燈,坐在客廳里的苗霖突然覺得裡面有光芒閃現,連忙沖了進去,「出什麼事兒了嗎?」

「沒有啊,怎麼了苗苗?」周軒還在清理小石頭上的污漬。

「剛才看到屋裡有光,難道是因為它?」

苗霖湊過來,周軒也覺得很詫異,此時小石頭已經被洗得乾乾淨淨,說是圓的,那是大概形狀,該是不規則形體。

而要說是不規則,有些角度又像是刻意而為。

嘗試關燈開燈,小石頭也沒有再發光,苗霖卻堅稱自己沒有看錯,剛才屋裡不僅發光了,還像是彩色光芒。

連忙走到客廳打開所有燈,兩人仔細觀觀察,相比同等石頭,質地較輕,裡面透出八個條紋,對應八種顏色。

試著用指甲在上面划了下,什麼痕迹都沒有,可以感受到質地非常堅硬。苗霖乾脆拿來首飾盒,挑出一粒小小的裸鑽,在上面划了一道。

驚呆了,有劃痕!

但卻出現在鑽石上。

鑽石除了欣賞以及收藏價值外,因為質地堅硬被商家比喻為堅定不移的愛情,然而在這枚小石頭面前,鑽石卻變成了石頭,這讓兩人都震撼不已。

「這確實是個寶貝。」周軒做出結論。

「是的,但是我擁有很多種類的寶石,卻沒見過這種。鑽石硬度高,質量卻輕,一克拉也不過零點二克,這塊石頭就是鑽石中的鑽石。」苗霖分析。

「如果真是那樣,就太珍貴了,明天去醫院問問老人。實在不行,就還回去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也好。」苗霖也同意了。

工作照舊,每天周軒和苗霖都會提前趕往公司,卻發現姜靚和丁衛已經到了,兩人正輕聲聊著天,好像感情增進了一步。

「周軒!」丁衛喜氣洋洋過來打招呼。

還是昨天那身衣服,連鞋子也是昨天弄髒的那雙,現在卻是乾乾淨淨,離一米遠都能聞到洗衣液的香氣。掃了一眼姜靚,周軒懂了,這是姜靚替他洗好的。

「衛哥,那麼早?昨天睡得可好?」周軒笑問。

「太好了,非常美妙,意猶未盡。」丁衛聳著肩膀壞笑。

「喂,胡咧咧什麼呢。軒哥,我倆可什麼都沒有!」姜靚連忙過來解釋。

「欲蓋彌彰,小妖精。」丁衛又換了稱呼。

「狗屁!咱倆在公園動物園,哦,也就是你踩糞的那裡約法三章。晚上可以去租房住,但是,沒有三餐,互不侵犯,每天十萬,幹活另算!」姜靚辯解道。

哈哈哈,周軒笑出聲來,丁衛這是被宰了,還花錢買面子吹牛。

丁衛訕笑,自己擁有女人無數,一個姜靚都搞不定,太特么沒面子。嚷嚷道:「你急什麼啊,這是心虛,我又沒說和你怎樣!」

「我們都是成年人,你暗示的小孩子都聽懂了!」

「我高興那是因為老爸表揚我了,去去,上你班去!」

丁衛一手摟住周軒的肩膀,一邊打開手機讓他看,愛心富二代讓世人刮目相看,污水裡走出來的富二代,浩宇繼承人肩膀上的老人,深挖富二代好友圈,居然有周軒!

滿網都是丁衛和老人的照片,當然還有和周軒的合影等等。照片中的丁衛一本正經,眼裡似乎還能看到憂愁,周軒啞然失笑,當時情況他最了解,丁衛很煩惱,但沒這麼高尚。

上頭條,丁衛不是第一次,但多數是和女模特鬧緋聞,私生子傳言等等,全在娛樂版。這次以正面形象出現在公眾視野當中,關注人數暴增三百萬,熱度極高。

「呵呵,是不是感受到被尊重了,特別開心?」周軒問。

「嘿嘿,有比那還開心的事。」看看四周沒人,丁衛扒拉出來一條簡訊,嘻嘻笑道:「看,老爹給的獎勵金。」

周軒掃了一眼,一大串數字,果然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。這些錢不要說是普通人的終生奮鬥,就是企業家也難以擁有的。

丁衛輕輕嗓子,背起手,換了副嚴肅的表情,感慨道:「小衛終於長大了,我也可以放心將集團交給他了。」

「得了,你家老爺子看到這一出,非得沒收財產不可!」周軒好笑道,丁衛這是在模仿丁昌松,知父莫若子啊。

「嘿嘿,其實家長總是自以為聰明,其實孩子早就揣摩好了他們的心思。」丁衛還在得意。

「我要忙了,你還是跟姜靚吹牛去吧。」周軒建議道。

「別以為不能吹,陪聊也可以花錢買她洗耳恭聽。」

丁衛炫耀資本的力量,但還是滿臉無奈,花那麼多錢了,連手都沒有拉一下,太虧了!

午飯之後,周軒提前打了個電話,得知老人還在醫院,提出要去探望,譚尚文當然是非常歡迎,只是他不在醫院,不能見面了。

病房外看到了主治醫生,周軒詢問老人的狀況,得知情況良好,目前神識也清醒了,之前癥狀確實有些突然,屬於老年病一種,不算太大問題。

推門進去,發現付慶順還躺在病床上,顯得有幾分虛弱,但狀態還好,陪同老人的正是賽貂蟬。昨天她也留了下來,兩人安排在一個病房。

看到有人進來,兩位老人往這邊看了一眼,都笑了。賽貂蟬起身,笑道:「是周軒和苗苗來看你了。」

「就是個老毛病,還麻煩你們來一趟。」付慶順也客氣道。

周軒和苗霖相視一眼,有些納悶,昨天他們表現的像是老頑童,稱呼苗霖為苗氏,姜靚為姜氏,一晚上就變了。

付慶順要起來,賽貂蟬扶不動,又去搖床,也沒那麼大力氣。

「賽奶奶,我來。」周軒先把賽貂蟬扶到一旁坐下,把床搖到舒適的高度。

「周軒,昨天真是謝謝你了。唉,老了,也容易糊塗,記不清為什麼走到那裡去。」付慶順搖頭嘆息。

「老人家,昨天的事情什麼都不記得了嗎?」周軒又問。

「怎麼走的不記得,後來的事情全都記得。對了,還有小丁,替我謝謝他,才知道,人家是大企業里來的。」付慶順說道。

思維正常,周軒點點頭,「我會轉告的。老人家,此次我過來,還有件事需要確認。」

「你說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