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537章 別弄丟寶貝

第537章 別弄丟寶貝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18 10:52  字數:2517

不由分說,周軒起身就往水裡邁,卻被姜靚攔住。巴掌照著丁衛肩頭一推,丁衛哎呀一聲,已經踩了進去,濺了一身髒水。

「臭娘們兒,你想害死我啊?」丁衛大怒。

「趕緊把老爺爺背上來!」姜靚叮囑道。

「憑什麼啊,我衣服還要不要?」

「老人快淹死了!」

姜靚誇張喊著,付慶順又累又餓,淺淺的水窪就站不起來,如果沒人發現他,真有可能溺亡。

你等著!

丁衛咬牙點指姜靚,還是走到付慶順身邊將他扶起來。看到有人來扶,老頭乾脆變懶了,丁衛又拖又拽,最後還是把他給扛起來,這才挪到乾爽地方,累得呼哧哧喘。

將手放在老人脈搏上,情況良好,周軒暫時鬆口氣。

「好人做到底,把老爺爺抬到房車上去吧。」姜靚說道。

「小門童,你別太過分啊。我這麼做已經仁至義盡了,你沒有資格要求我做更多!你這是典型的貪得無厭,道德綁架!」丁衛大聲吵嚷,原來是鞋子臟,現在全身上下沒個乾淨地方了。

「沒關係,譚院長他們很快就到了,應該有車的。」周軒說道。

大家合力剛把老人抬到岸邊,遠處傳來腳步聲,聽動靜人數還不少,應該是譚尚文他們到了。

何止!

足有二十幾號人,譚尚文以及養老院工作人員和熱情群眾等等。都這個時間了,居然還有跟蹤報道的記者!

譚尚文看到付慶順,眼淚就流了下來,雙手握住他瘦骨嶙峋的手,「付叔,這是怎麼搞的,我來晚了啊。」

「請問,究竟怎麼回事兒?」記者問道。

「老人迷糊了,坐在水窪里洗澡。浩宇集團的丁衛丁總卻不怕臟不怕苦,把老人給背了上來。」姜靚正色道。

話筒和照明燈都對準了丁衛,把他圍了個嚴嚴實實,丁衛清清嗓子,一本正經的點點頭,「沒錯,就是我乾的。」

「真的是浩宇集團的丁總嗎?」記者問。

「如假包換。」

丁衛面對鏡頭非常坦然,說話輕鬆隨意把大家都逗笑了,記者又問:「丁總,請問當時看到老人在這裡,你是怎麼考慮的?」

「還能考慮什麼,如果我的爸爸或者爺爺落在水窪里,我能不撲過去嗎?那一刻在我眼裡,老爺爺就不是陌生人,就像是我的親人!」丁衛大言不慚,說話還挺動情。

周軒看不下去,讓他對付記者吧,自己和譚尚文將老人扶起來,脫下外衣,暫時先換上乾淨衣服。

剛剛換好,老人卻突然拍了下腦門,又跑了下去。

唉!譚尚文急得跺腳,連忙追下去,付慶順卻忘了剛換了新衣服,又跳到了水窪里。所有人都愣住了,丁衛更是發獃,鏡頭又對準他,記者期待親眼看到富二代勇沖髒水窪的場面。

付慶順在水裡摩挲一陣,找到一個東西,樂得哈哈笑,嘴裡還嚷嚷,「哈哈,找到了,我的好寶貝,找到了!」

好在老人自己從水裡走了上來,沒用丁衛下去,手裡擺弄著一個小石頭,沾滿泥漿,也就是鴿子蛋大小。

「付叔,你又不聽話了!」譚尚文氣急敗壞,只能脫下自己的衣服來給付慶順換。

換好衣服,付慶順背著手走到周軒跟前,「小夥子,你救了我,挺有良心的。」

「老爺爺,是我救了你好嗎?」丁衛過來強調道。

「我知道是他救了我!」付慶順不領情,手裡的小石頭往周軒手裡一拍,「送給你,別客氣!」

感覺到手心的滑膩感,還有污水流淌的微癢,周軒起了一身雞皮疙瘩,還是應付道:「多謝老人家。」

「收好,千萬別丟了。」

「放心吧。」

「你發個誓!」

這?周軒一臉無奈,一塊小石頭讓自己發誓,丁衛卻催促道:「快點,老爺爺得趕快去醫院做檢查,你快點罵誓!」

周軒從不把誓言當做玩笑,為了能讓老人趕快離開,鄭重其事道:「我一定會保存好這個石頭。」

「什麼石頭,是寶貝,重新來!」

「我一定會保存好這個寶貝!」

付慶順這才滿意笑了,身形晃動,向後直直倒去,眾人七手八腳把他抬到路邊。守著記者的丁衛非常仗義,讓把老人抬到房車上去。

咔嚓嚓,閃光燈刺的眼睛都睜不開,房車終於啟動了,朝著中心醫院飛快駛去,譚尚文等人的車輛跟在後面。

賽貂蟬被吵醒了,睜眼看到對面沙發上躺著付慶順,嘲諷道,「真懶!」

翻個身賽貂蟬又睡著了,丁衛直磨牙,這老太太嘛作用也沒起啊,小聲嘟囔道:「老奶奶,您是來客串的嗎?」

「小丁丁,你跟姜氏能湊合。」

賽貂蟬含糊道,只有丁衛聽清楚了,撇撇嘴,胡說八道,但還是取過一塊毛毯給老人家輕輕蓋上。

早有救護車在中心醫院大門前等候,將付慶順和賽貂蟬一併接下去。譚尚文急著去給老人做檢查,匆匆感謝過後,又跑去照顧老人。

任務完成,周軒一行折返,還要面對居住問題。周軒路上小聲商量,苗霖卻不吭聲,途徑苗霖家附近,她直接拉著周軒下去,姜靚和丁衛都沒有提出強烈反對。

「呵呵,我懂了,得給兩人製造機會。」周軒笑了。

「哪有那麼簡單,兩人要想天長地久走下去,需要很多的磨合。丁衛是浪蕩公子哥,對姜靚的態度像是貓逗老鼠,玩心更重一些。而姜靚對他的反感還沒消除,這也需要時間去淡化。」苗霖說道。

剩下的話苗霖沒有多說,那就是姜靚心裡還有周軒,一個女孩子一旦付出了真心,只怕別人只能留存在角落裡。能否重新擄獲芳心,習慣了被追的丁衛並不是高手。

回家洗漱完畢,譚尚文打來了平安電話,老人一切都好,並且一再自責,都是自己疏忽造成的,願意接受公司的懲處,哪怕是換人。

「周軒,只要能讓我在這裡工作就行,發不發工資也無所謂。今天多虧了你,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。」譚尚文心有餘悸。

「譚院長,老人突發精神疾病,又是這個節骨眼上,所幸沒事,你也就別有那麼大負擔了。但是,以此為戒,不要圖省錢,該僱人的還得雇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唉,摳唆慣了。」

「譚院長,你也回去早點休息,只管安心做你的院長,費用由公司來承擔。」周軒安慰道。

這時,周軒才想起衣兜里還有付慶順送的小石頭,拿出來一看直皺眉頭,又臟又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