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534章 尋找老人

第534章 尋找老人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16 06:32  字數:2524

周軒心頭一沉,連忙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因為要在原址重新修改宿舍,譚尚文暫時將這些老人轉移到別處安頓。其中兩位腿腳利落,譚尚文便將他們安排在自己家中,反正離養老院不遠,每天可以走路來回。

只是,其中一名叫做付慶順的老人突然不見了!等到譚尚文發現時已經是接近中午,找了一下午,還沒有見到人,心裡著急,這才想到了周軒。

「譚院長,別著急,你不說這位老人神志清晰嗎?也許只是在不遠處走走。」周軒安慰道。

「唉,怪我心存僥倖。付慶順老人已經快九十歲了,前幾天就有些忘事,老是一個人嘀嘀咕咕,可能已經出現了老年痴呆癥狀。怪我,心存僥倖,把他弄家裡去不管!」譚尚文懊惱道。

「報警了嗎?」周軒又問。

「報了!警方已經在查,可是這裡偏僻,連個監控都沒有,得慢慢排除。」

「譚院長,你們繼續找,我這就趕過去。」

「真是對不住,老人這麼大歲數了,走遠可就回不來了。說不定,說不定,唉!」譚尚文唉聲嘆氣,不敢往下想。

「二哥,你把衛哥先送租房去吧,我跟苗苗去看看什麼情況。」周軒對劉浪說道。

「軒哥,我要跟你一起去!」姜靚立刻說道。

「養老院有個老人走丟了,我可是去找人。」周軒擺擺手。

「人多力量大,我跟著你一起去找。」姜靚苦苦哀求。

看她跟丁衛水火不容,周軒點頭同意了,沒想到丁衛也舉起手來,「算我一個!」

「衛哥,這可不是去玩兒!」周軒皺眉。

「念大學時,我可是尋人志願者,但凡有這種事兒,我都會去的。」丁衛顯擺道。

「軒,就讓他們一起去吧。」苗霖說道,夜色已經深了,多一個人就會多雙眼睛。

開上房車,一路直奔天沐養老院,譚院長並不在那裡,又去別處找了,只有一名新聘用的工作人員在那裡焦急等候。

「是周董吧?」

「我是周軒,現在有什麼線索嗎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沒有啊!真是怪了,快九十歲的老人了,怎麼跑得沒邊沒影的!」

工作人員一頭大汗,時間過去越久,對於老人越不利,而且,也會影響養老院的名聲,給譚尚文扣上一頂沉重的帽子。

只怕是老人找不到,譚尚文就要垮了。

看到一名警察正在做筆錄,周軒上前詢問:「警官,警方這邊有什麼突破嗎?」

「很奇怪,我們調取了附近有監控的地方,都沒有發現老人的影子。」警察直搖頭,「目前兩種可能,一種是監控覆蓋不到的盲區,就是向陽路和安育路岔路口,還有就是花園路。這麼算起來可能出走的方向有五個,需要逐一排查。另外一種可能,就是老人並沒有走那麼遠,就在附近,但是上百人找過一圈了,就像是憑空消失!」

「我怎麼聽迷糊了?」丁衛嘟囔道,姜靚白了他一眼,指向遠處,「那裡,還有那裡,就是老人有可能走失的方向,因為監控里沒看到他。」

「哦,門童神探!」

丁衛嬉皮笑臉,引來眾人側目,十萬火急之時,怎麼還有人說笑?姜靚站的離他遠點,跟這種人在一起,丟人!

「警官,指條最有可能的路線吧,我帶著房車呢,找到老人也有個好的休息環境。」為了證明自己也有愛心,高高挺起胸脯的丁衛自告奮勇。

「說實話,我們無法確定。從此處到監控盲區,需要繞行,不得不說,老人走失具有極大的巧合性。」警察客觀道。

「是否發現了可疑車輛和人員?」周軒又問。

「重點排查了並沒有。老人只有一個兒子,是個漁民,身體一直不好,這才把他託付給譚院長,每月繳付幾百塊錢,有時也會停。去年老人兒子去世了,對他的打擊很大。除此以外,沒有發現與誰有仇。」警察說道。

說完,警察又去附近居民區,或許走累了,被哪家好心人收留也未可知。

「我覺得是朝向陽路方向走了。」丁衛分析道。

「為什麼?」姜靚問。

「你想啊,九十歲了,可能還參加過戰爭。向陽路嘛,聽起來很有號召力的名字嘛!」丁衛嘿嘿笑。

「想當然吧你!老人走丟,難道是你指使的?警官,這裡有個可疑人員,他知道老人走丟的方向!」

姜靚嚷嚷起來,丁衛連忙捂住她的嘴,「姑奶奶,我就是那麼一說,跟我可沒關係,今天才到的臨海好不好?」

「靚妹,你別吵嚷,衛哥,你鬆開她,都聽我說。」周軒擺擺手,皺著眉頭說道。

哼,姜靚推開丁衛,站到周軒身旁。

周軒認為,老人只是普通家庭出身,平時生活又節儉,加上年齡大,如果走出這片區域,很可能是朝著另外一個盲區,花園路走去,這點和丁衛的估計截然相反。

理由是,向陽路和安育路岔路口相對繁華,車流較多,一般這個年紀的老人不敢獨自上街,即使有輕微的頭腦不清晰狀況,潛意識裡也會排斥那個地方。

丁衛分析也靠譜,那就是名字對於老人的吸引,花園路。聽起來悅耳,想像中也是繁花似錦,天沐養老院正處於新舊替換的時期,老人或許厭倦了叮叮噹噹的聲響,想要找個安靜地方休息下。

「花園路上有個公園,規模挺大,原來是面向市民收費,之後卻沒搞起來,折騰幾次就荒廢了。這也是花園路名字的由來。」苗霖解釋道。

「附近人手不少,咱們就去那個公園看看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走,都上車吧。」丁衛張羅。

「我也去!」

一個聲音突然冒出來,嚇了眾人一跳,卻看到一個小腳老太太,滿頭銀絲,左右搖擺著點著小腳走向他們。

「老人家,您是?」

「賽貂蟬!我還是小付的好朋友!」老人說話漏風,嗓門卻不小。

「老人家,您還是在家裡等著吧。看,已經很晚了,該休息了。」周軒勸說道。

「哪裡睡得著,小付這人倔啊,就聽我的話。其實啊,有件事我沒跟警察說,上個月他發神經,要跟我領證結婚,我沒瞧上他,肯定是因為這個鬧情緒了!」

賽貂蟬語出驚人,丁衛沒撐住,到底笑出聲來,老人卻白了他一眼,撇嘴道:「怎麼了,就興你們小年輕談情說愛,我們老頭老太太就該等死?口口聲聲說關愛老年人,知道我們想要什麼嗎?」

,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