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530章 各自有秘密

第530章 各自有秘密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16 06:32  字數:2460

曾宇是行業內的投資明星,澤邦有意拉攏使喚,但此人自負傲氣,又有自己的投資公司,不為所動。

於是瑪麗被選中,被派去接近曾宇,專找曾宇感興趣的話題。但是關係升級,曾宇卻不好女色,反而很喜歡這種與紅顏知己談心的感覺。

瑪麗有些著急,最後只能將其灌醉,製造證據,無中生有。負責和瑪麗接頭的是澤邦的工作人員,但授命於湯姆,幕後主使昭然若揭。

瑪麗將會接受法律的制裁,警方也第一時間知會湯姆所在國籍大使館,並且通知其國籍警方要求對他實施聯合抓捕。

只是,並沒有直接證據指向是湯姆指使,而且他本人已經回國,調查取證十分困難,案件只能暫時擱置。

也因為湯姆以及投資團隊的全部撤離,放棄了對洛能礦業單方面毀約的追究,讓陶寶霞夫婦開心不已。

鄒小康親自到臨海找到周軒表示感謝,「澤邦撤訴了,洛能虛驚一場啊!」

「沒想到澤邦這麼快認輸了,人去樓空,基本等於是垮了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那是因為澤邦不是賢士的對手!」鄒小康喜氣洋洋。

周軒可不這麼認為,澤邦來臨海開投資公司,就是要和賢士對著來,用以削弱他的實力。五百個億花去了大部分,沒有達到預期效果,澤邦不會在無謂的事件上浪費時間,忍痛割肉,又去圖謀新的方案。

「對了,金礦的事情怎樣了?」周軒問道。

「勘測過了,專家估計能有六十噸左右,這個規模在全國不算很大,但是金子純度很高,自身價值並不弱。現在寶霞牛大了,整天橫著膀子走。」鄒小康好笑道。

「哈哈,很像她的作風。對了,寶霞姐這次怎麼沒跟著過來?」

「嘿嘿,可能是有了,還不確定,只是自測的,因為比較忙還沒去醫院。」鄒小康說道。

子孫宮微凸,出現亮黃之色,從鄒小康面相上能看出來,他們就要升級做父母了。

周軒十分羨慕,倒不是妒忌人家有孩子,而是官司纏身,兩口子還能勤於耕種,境界很高,由衷祝福道:「恭喜了,多年願望成真!」

「要不是你提醒寶霞她有病,我們也不會有針對性的去醫院檢查,還真是你說的那樣。」鄒小康一再表示感謝,又說道:「對了,你上次交代我的事情……」

吱呀,此時辦公室屋門打開了,苗霖走了進來,彼此打過招呼後,鄒小康接著說道:「那件事,可能……」

咳咳,周軒打斷鄒小康的話,問道:「苗苗,有事兒嗎?」

嗯?苗霖一怔,「哦,這是曾宇確定的兩家投資企業,拿來資料讓你看看。」

「好,我找時間再看。」周軒停頓片刻,又問:「還有事兒嗎?」

「沒有了,你們聊。」

苗霖悶悶不樂,然而前腳剛離開辦公室,虛掩的屋門就被關上了,心裡很不是滋味兒。她與周軒情深似海,但還是有事瞞著自己,隨後又自嘲搖頭,她心裡何嘗不是裝著更大的秘密。

「怎麼,做不好嗎?」周軒擔心問。

「那倒不是,但是費用太高了,即便是這樣也無法做到世界最高水平。國內需求暫時不高,只是為了這幾克下這麼大本,合適嗎?」鄒小康問。

「當然!」周軒催促道:「需要多少錢跟我說,最好能快點搞定。」

「數額太大,我沒法替你承擔,這樣吧,假若以後這台進口設備回本,我再退給你,另外再算你的股份。」

鄒小康一臉真誠,周軒卻哈哈大笑,他只想花錢買到想要的東西,並不在意是否盈利。

與澤邦一戰大獲全勝,本以為接下來便是軒霖夫婦的結婚典禮,周軒卻好像不著急,也不催劉浪操辦。苗霖笑模樣也開始少了,臉上總是罩著一層愁雲。

大家猜測,或許是倫敦的官司還沒弄利索,也就沒人追問原由。

這種事情擱以前,數姜靚最八卦,但現在她卻是最有正事的人,從辦公室重新規划到標識牌的制定,全都一人包了。

每天一早就自己開車趕往平原縣,晚上十二點才能回來,人瘦了一大圈,可還不覺累,每天都是精神飽滿。

「靚妹!」

早上上班時,看到背著雙肩包,穿著運動鞋的姜靚又要出發了。

「軒哥,我去平原看看。」姜靚說道。

「你來我辦公室下,我有話要說。」周軒招招手。

「我迴避下。」苗霖淡淡道。

「苗苗,怎麼突然生疏了?」周軒連忙問。

「有嗎,投資公司那邊也挺忙的。」

苗霖輕描淡寫,周軒這才察覺幾天來,她對自己有些冷淡,晚上總是背對自己,好像有心事。想了想,周軒又說道:「靚妹,我跟苗苗有事情要談,你等我會兒。」

哦,姜靚聽話的先回自己辦公室,苗霖卻皺眉不悅,「幹嘛啊!」

「苗苗,為什麼不開心?」

「沒有!」

「沒說實話!」拉住苗霖,周軒一隻手打開辦公室,「這下可以說了吧?」

「真沒有!」

苗霖一邊嘴硬,大眼睛裡居然有淚珠滾落下來,讓周軒心痛難忍。苗霖向來堅強,讓她流淚,一定是遇到了什麼。

更不放心了,周軒固執道:「苗苗,你不說清楚,我就不放手。」

任由眼淚滾落,幾分鐘後,苗霖恢復到從前冷漠的神態,「周軒,我不想因為你讓自己變成一個俗人。就像那些怨婦一樣,多疑猜測不安!」

「苗苗,我實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。」

「我本不想結婚的,你知道我的身體情況。為了你,我可以討好你的父母,可以向你所謂的師父磕頭,但是做過這些後,你卻沒了下文。我整天在猜,你為何不帶我去領證,真是好失敗!」

「呵呵,原來是這件事。怎麼,急著嫁給我?」

「別跟我這麼說話!」苗霖生氣了,「還有公司的事情,各盡其職,保持距離,這是我一貫的作風。是你每次都拉著我參與,可是守著鄒小康就盼著我出去,知道我當時多尷尬嗎?」

「哦,我家苗苗還是玻璃心呢!」

周軒嬉皮笑臉,苗霖更生氣了,豎起一根食指指著他,「不要以為降住了我,只要對你對生活失望了,我照樣可以離開,讓你永遠也找不到!」

,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