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520章 回家見父母

第520章 回家見父母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7-08-11 01:42  字數:2408

白銀出售非常便利,即時到賬後,早有心理準備的商玉紅還是流下了眼淚。

跟著周軒,她成為千萬富翁,丈夫也有了自己的成就,《天象鑒》入駐各大書店的熱賣,獲得了不少物質收益,也得到了上級領導的認可和嘉獎。

而且,《天象鑒》的翻譯工作已經進入尾聲,安如山這個名字,將要隨著周軒,被世界所熟知。

人有成就就會變得更加自信,夫妻二人感情更勝從前,安如山出了名,但回家照舊洗衣做飯接送孩子,商玉紅不覺他是窩囊廢,而是極品好男人!

賢士公司上下歡欣鼓舞,也分到一百八十萬的喬三面朝大海哭了,黃毛湊過來問道:「三哥,你不是說每天看著廣闊的大海開悟了嗎,怎麼分錢還哭了?」

「你懂個屁!我是高興啊,不光是有錢了,咱們周董真仗義,真把我當兄弟,好事兒都沒忘記我。」喬三感慨道。

「有什麼樣的三哥,就有什麼樣的周董。三哥對我們哥幾個也是不離不棄,要不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在哪裡搬磚呢!」黃毛動情道。

「算你小子有良心,但以後多看點書,你剛才誇的那句話不對,不能把我放前頭。」喬三笑著捶了黃毛一拳。

歐強原定周軒分大頭兩千萬,被他拒絕了,理由是他跟苗霖是一家人,總數加起來並不少。

「周董,公司發展是你用命換來的,怎麼能跟我們一樣呢?」歐強有些激動。

「錢對於我不過是數字,何況我又不用買房子,厚著臉皮和苗苗擠一起就行了。」周軒不以為然。

歐強笑了,搖搖頭,「不過從咱們私交講,男人還是得有點主動權。現在的錢都給了媳婦,房子又是人家的,萬一吵架了,只能流落街頭。」

「這話敢不敢對芳菲說?」周軒壞笑。

「不敢!」歐強回答很乾脆,「但是,我的一部分錢會給老媽管理。老媽只有一個,媳婦還是有可能再換的。嘿嘿,這話有點不地道,但是實在理,你說,是不是?」

周軒咳嗽兩聲,翻看手中資料,歐強以為他聽心裡去了,又說道:「要不說大部分男人總會有個小金庫,要都讓女人管,只能下班就回家,其他什麼都幹不了。」

「歐總,你還想幹什麼啊?」

「嘿嘿,你有這麼多紅顏知己還問我。」歐強笑著笑著,臉上的肌肉就僵硬了,說話的根本不是周軒,而是後面傳過來的。

「怎麼不說了,我也聽聽你們男人的世界該是怎樣。」苗霖倚在門口淡淡道。

歐強的冷汗都冒出來了,沖周軒直眨眼,唉,天生怕老婆,沒有幫腔的打算。訕訕轉過身,咧嘴笑了,「苗總,我跟周董開玩笑呢。」

「工作時間閑聊,不是歐總最厭惡的嗎?自己制定的自己打破,歐總,該怎麼辦?」苗霖又問。

「罰!」

「多少?」

「半個月獎金。」

歐強蔫了,這條還真就是他制定的,為的是鞭策員工充分利用工作時間,結果今天自己就犯規了。

「哦,我就是問問而已,畢竟咱們不是一個公司嘛。」

「沒有老闆娘不能問的事!」歐強笑道。

「什麼老闆娘,太難聽了!」

苗霖擺擺手,也沒憋住笑,歐強看她終於有個笑模樣,連忙找借口跑了,這個老闆娘太霸道。

「歐強說得對,瞧你,真正的十億身家了,還開著輛二手車,也好意思。」苗霖埋怨道。

「媳婦,你想換什麼車,都依你!」周軒認真道。

「我無所謂!」

「我何嘗有所謂呢?」周軒反問,朝苗霖勾勾手指,她抿嘴一笑,還是乖乖坐在他的腿上,「苗苗,周末跟我回家一趟好嗎?我是說平原老家。」

「不會是祭祖吧?」苗霖有些不情願,自由慣了的,不喜歡見不熟悉的人,儘管是周軒的親人。

「我認定了你,哪怕是現在不能舉辦婚禮,但是父母要見。另外,師父也要見。」周軒說道。

哦?苗霖一愣,總聽周軒提起師父,但卻從沒見過,也沒聽說過他的名字。

「我的師父是個高人,只是他和我的相會只發生在夢裡。」周軒柔聲道。

苗霖更迷糊了,周軒與眾不同,他的師父莫非是個老神仙,可以在夢中點化?不過,見父母還是見師父,都是對婚姻和妻子的尊重,苗霖還是答應下來。

父母一定會喜歡苗霖,其實周軒更想帶她去管輅祠拜祭師父,讓他老人家知道,徒兒長大了,要娶妻了。

另外,周軒還有一個心愿,這次一定要完成。

井德善接到周軒的電話,立刻趕了過來,進屋就緊張的問:「兄弟,怎麼回事兒啊,看新聞怎麼還被外國警察給帶走了?」

「一言難盡!」周軒擺擺手,讓井德善坐下,「井大哥,咱們還是說點高興的事兒吧。你去年在我這裡放了五百萬……」

「兄弟,說什麼呢!我可沒要退!真是氣死人,我介紹過來的有兩家退了,氣的我把他們給罵了一頓。有個詞怎麼說,這叫落井下石!兄弟你有難,他們不幫也就算了,還想著撈本!」

井德善一口南方口音,語速又快,他的話周軒聽了個大概,反正就是替自己打抱不平,「井大哥,你能這麼相信我,那就是最好的證明。至於別人,非親非故,只是利益連在一起,遇到特殊狀況,力求自保很正常。這次叫你來,是想徵求下你的意見,錢是繼續放在這裡,還是提走。」

「不是說了嘛,都放你這裡。」井德善嗓門沒那麼大了,其實來的路上也有過念頭,不好全部提走,但取一半兒更穩妥,畢竟是大半生的積蓄。

「沒說實話。」周軒笑了。

「嘿嘿,兄弟,你可別生氣。外面說什麼的都有,澤邦那邊又有錢,我也怕你撐不住。兄弟,我是個商人,咱們明說了吧,我取二百萬,剩下三百萬還是放你這裡。賠了,按照之前的說法,算我的!賺了,咱們平分!」

這話仗義,比起虛情假意的客套更要打動人。

「呵呵,先別表態。」

周軒將一張表格遞給他,看到上面的數字,井德善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,「不,不可能吧?」

,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!